05 生病(1 / 1)

叮咚~~

叮咚~~~~叮咚~~~~~~

“何冉冉,你是不是还活着啊?你再不开门,我打110了哈~”

莫梓涵的嚷嚷声让整个楼层都听到了。

为了不让恶俗的剧情扩大化,我只得乖乖开了门。

“你放心吧,姐姐活得*着呢!”

我没好气的说。

莫梓涵先是被眼前的杂乱无章吓坏了,然后又迅速恢复过来,恬着脸,一边帮我收拾杂乱成猪窝的屋子,一边陪笑说:“刘洋那蠢货,放弃你是他的损失,你难过什么啊,该哭的是他!回头让姐姐给你介绍个全面超越刘洋的哈!嫉妒死他!”

“得了,您老还是留着自己用吧,眼看就快成老处女了,怎么还这么没心没肺的。”我不忘挖苦她。

莫梓涵突然像禽兽一样扑过来,一边撕扯我的衣服,一边还不要脸的说:“我不想当老处女了,您老就成全我吧……”

她总是这么不要脸的公然占我的便宜。

我一把推开她,咳嗽着说:“您老饶了我吧,我未婚夫刚刚逃婚,我伤心还不够呢,可没心情拯救你这个大龄剩女。况且,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实在是没那功能!”

莫梓涵还是不死心,抱着我狂啃一顿,突然,她惊愕的起身,脸色刷白,惊叫:“亲爱的你发烧了?!我陪你去医院吧……”

*****************************************************

“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吧。”

那晚,你的手碰触到我滚烫的额头,惊讶的嚷嚷。

被你这一提醒,我突然意识到,原本白天我是去看流感的,结果还没走到诊室,就在妇产科门口撞见了刘洋,害的我落荒而逃,都没去看病。

带着高烧,我居然还在酒吧泡了几个小时,要知道,感冒的时候一定要禁酒的啊!该死的贱人刘洋,真把我害惨了。

更悲剧的是,我从酒吧出来之后,居然还又在雨中漫步了两个小时!老天,我居然对自己的病痛浑然不知,看来我一定是被烧傻了。

不过,你要带我去医院,这句话我还是很受用的。这个时候,我突然又发神经似的,想要考验你一下。

我表现出极其不耐烦和鄙视,说:“不就是发烧了吗,又不会死。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才不去医院呢,我对医院有阴影,以后再也不去了。”

周一然,这一次,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你异常顽固的连拖带拽的把我送到了医院,当时的体温是39.8

那晚,我挂了一夜的吊水,你守在床边,一眼都没眨。看着疲惫的你,我突然很幸福。

第二天,我再去挂吊水的时候,那小护士无不艳羡的说:“怎么今天你男朋友没来陪你啊?他对你真好,我见昨天他拉你进来的时候,满脸都是担忧,他一定很爱你……”

那一刻,我突然脸红了,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嘴角却挂着幸福而羞赧的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护士解释,你其实不是我男朋友。

躺在病床上,我总是歪着头,看着昨晚你曾坐过的椅子,想,我这个病,生的真是时候。

女人就是这么傻,永远都最最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我挂完吊水的时候,大概已经十点多了,以我往常的个性,肯回宿舍睡觉去了。然而今天,我却一反常态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我从后门进去,远远地就看到桌上一大堆的药,我心里一暖,偷偷的笑了。

原来,你还是很细心的嘛。

我看到你桌上放着还没来及吃的早餐,你有不吃早餐的习惯,总是拿面包牛奶在教室边看书边吃。这一刻,我突然又有一个小小的计谋。

所以说女人真的不好惹,鬼知道她们心里头究竟装了多少个小心机。

我扔下书包,指着那堆药,故作反感的说:“一大早去挂水,连饭都没吃,你好意思给我堆这儿这么多药啊!”

你憨憨的笑笑,说:“我不知道嘛,不过我也没吃早餐,你要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介意了!”还没等你说完,我粗鲁的夺过你的面包,强行掰走一大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周一然,你一定觉得我很粗鲁是吗?其实,我只是想跟你分吃一块面包而已,因为我觉得,这样,就可以证明我和其他的女生不同。至少,她们不会跟你吃同一块面包。

这样的特殊,让我很享受。

在后来的很久之后,每次想起这些,我还是会忍俊不禁。想想当初的自己多傻啊,每天像蜘蛛一样费尽心思的结了一张网,以为可以圈禁你,结果呢?到头来只是圈禁了我自己罢了。

我至今都不清楚究竟当时是怎么样一个心态,是已经爱上你了吗?应该不是,因为对你的砰然心动是在之后的某一次。那么那个时候,我又为什么要那么一厢情愿的要在你生命中扮演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呢?

我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个时候的我,一定给你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印象。因为不爱,因为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才敢漫不经心,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表露着自己的真实,然而,真实的我,就是那个贪吃、贪睡、八卦、热心肠的傻姑娘。我没有刻意的包装自己,所以在你面前我原形毕露。

正是这样的原形毕露让我曾后悔了很久很久很久。

当我爱上你之后,我就开始后悔,我应该一开始就是你喜欢的那种知性女孩的形象的,那样,或许我们的结局就会不同了。

这个想法曾主导了我很久的生活,直到某一天,你对我说:“我不喜欢你,跟你的形象没有任何关系,不管你怎么改,不管你身上有多少优点,我都不喜欢你。”

呵呵,周一然,你害我白白担心、白白后悔了这么久,最后,我终于知道,爱,和形象根本不是成正比的。

正如你说,莫梓涵的形象气质和你的择偶标准大相径庭一样,就算我是按照你的标准刻出来的,你照样还是不喜欢我。

如果我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或许我的生活就不会这么荒唐、这么累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