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人别喊疼 > 10 周一然我喜欢你

10 周一然我喜欢你(1 / 1)

“周一然,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那晚从操场上回来,我给你信息。

“哦,说来听听,我帮你解。”这次,你的信息似乎回的特别快。

“你会解梦?别装了。”

“我姓周,大家都叫我‘周公’呢,周公当然会解梦啦!”

我笑着发短信:“我梦到下雨了,你要送我回家,结果你妈妈不让,你就跟你妈妈走了……”

其实,我对你隐瞒了,我羞于说,我梦到我吻了你这一段。

我很想知道你要怎么解这个梦。

你的短信终于来了:“首先说明,雨是联系我们友情的桥梁,其次说明,你这个梦故意丑化了我,我怎么可能那么不够义气,丢下你一个人呢!”

我哈哈大笑,你说的对,雨的确是联系我们友谊的桥梁。我很少碰到,喜欢雨的男生。

不过,我对你的解梦,很不满意,你没有说,梦中的我和你,代表了什么。

我发信息:“你看你解得多不专业,不要相信你了。”

这次,你的信息来的有点迟,可是,却说这样一句话:“赶紧睡吧,今晚你还会梦到我的。”

看到这句话,我的脸“刷”的就红了。

我颤抖着回你一条:“我不希望再梦到你了。”

“为什么?”

“因为我听人说,如果你一直梦到一个人,说明他在想你……”这条短信发出去之后,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动的厉害。

我又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呵呵,总之你今晚会梦到我的,相信周公~”

“你希望我梦到你?”我一直追问,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的短信来了,说:“赶紧睡啦,睡了就知道会不会梦到啊~”

你显然在兜圈子,我很着急,又说:“那你先说,想还是不想?”

“梦里花落知多少~”

这是你最后一条短信。

梦里花落知多少。

我在百度上查了一晚上,终于没有找到关于这句话的、让我满意的解释。

或许周一然说的对,梦里才知道,究竟花落了多少吧。

周一然,你到底想不想我梦到你?

*************************************************

“对了,刘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走了?什么也没给你留下?”莫梓涵轻呷了口咖啡,问。

我无语,难道,我要告诉她,刘洋为我留下了我的日记本?

“莫梓涵,谢谢你,我没事。我有点累了,想回去睡会儿。”我真的很累。

莫梓涵确定我没有轻生的念头之后,开车把我送回家。

“千万别犯二哈,有事给我电话,明天我再来看你哈。”临走前,她还不忘交代我。

我冲她笑笑,然后转身上楼。

我又打了一遍刘洋的电话,还是关机。

我打到他爸爸妈妈那里,说:“刘洋已经消失24小时了,我们报警吧。”

接电话的是刘洋妈妈,她听说我要报警,才吞吞吐吐的说:“别了孩子,洋洋他平安无事,今天早上,他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

听到这一句,我突然泪奔了。

我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失控,语气还算平静的跟刘洋妈妈说:“他都说什么了?”

刘洋妈妈在那边哽咽,说:“他交代我说不能让你找到他。孩子,阿姨代他向你道歉,这孩子从小被我宠坏了……”

我抹着眼泪打断她的话:“麻烦你转告他,我压根没找他。”

我硬生生的挂断了电话,然后蜷缩在窗帘里,嚎啕大哭。

书桌上,我的日记本安静的呆在月光中,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翻开日记,第一篇,2010年1月16日。

2010年1月16日,这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自从那晚周一然说了“梦里花落知多少”之后,我们很少再联系了。然而,没有他的日子,我每天都过的很煎熬。我总是试图找个话题,跟他搭讪,可是,这个时候让我发现了自己是多么的知识匮乏。

事实证明,要好好学语文,因为它可以让你的话语变得生动而富有情趣,还要好好学政治、历史、地理,它们会让你视野开阔,这样,你就会有很多话题可聊了。当然,如果是男孩子还最好要好好学数理化,因为这样,关键时刻你就可以英雄救美,然后让人刮目相看。

总之,我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所以,我没有话题可跟他聊。

这个时候,让我看到了一部电影《他没那么喜欢你》。男人是一种最不善于隐藏感情的物种,所以,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你,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你,那么他一定会急于表现出来。电话、短信、qq、MSN……总之,沟通的途径这么多,就算是你玩消失,如果他愿意,也一定会把你找出来,告诉你他喜欢你。如果很多天,那个男人都没有主动找你,那么,只能证明,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我赶紧看我的手机,突然发现,我和周一然之间的对话,全部是我主动的。

那么,他其实不喜欢我的是吗?

如果他喜欢我,肯定也会像我现在这样,一会儿没有他的消息,就坐立不安,没有他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他怡然自得的过着自我的生活,与我无关的生活,那么,他其实根本不喜欢我。

我似乎明白了。

可我宁愿自己很蠢,很不明白,更确切的说是不甘心。

因为不甘心,让我变得愚蠢。

我给周一然发了条短信,约他晚上一起散步。

他没有拒绝。

那晚的风很大,刺骨的冷。

我告诉他,我梦到他的那次,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情节,那就是,在梦中我吻了他。

他故作淡定的笑笑,但语气有些颤抖,说:“不是吧,你不要这样……”

我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我站在他面前,拉着他的手臂,郑重其事的、略带委屈的、还有一些些乞求的说:“周一然,我不想的,可我控制不住,我真的爱上你了。”

我听到,他声音很轻很轻,但却清晰的说:“我最怕的还是来了。”

周一然,你怕什么呢?怕我爱上你?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毕业之后,我就会回自己的家乡发展,我们一南一北,十万八千里……”他在试图找各种理由说服我。

我打断他,坚定的说:“我可以放弃我在这里的一切,我可以跟你一起回你的家乡……”

“不要,我承受不起,承受不起你这样的牺牲。”

周一然,那晚,你试图用各种借口打发我,唯独没说,你不喜欢我。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