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三章 大梦归(三)

第三章 大梦归(三)(1 / 1)

隋意觉得自己像只坐在井底的“小恶心”,透过那么一小扇窗去观看外面的一切。早知道夙渊一回来她就不那么自由了,真应该壮起胆子去外面看看,也不枉来这异世走一遭。(注:所谓“小恶心”就是蛙类,隋意极讨厌蛙类。是讨厌,不是害怕。)

面向床内侧的墙壁侧躺着,以背对着坐在她床不远处的桌边吃本应该属于她的点心的某人。心情极度不明朗,相当佩服夙渊“突如其来”的好性子。

‘吃吃吃!哪里那么多莺莺燕燕、花花蝶蝶心灵手巧,要吃去她们那里吃不行么?非得和我争一盘,好!我就不吃了,反正也不用浪费体力。你请便!哼,一盘糕点就那么几块儿,我看你能吃多久?’天色将暗,房间里虽然有电灯,但在此时也不过是个好看的摆设而已。

“都说了,床太小。你已经不是那时的你了,你先用眼睛看一下再挤上来行么?”隋意没有听见脚步声,但夙渊身上的味道,那淡淡甚至不可闻见的妖冶之气告诉了她。夙渊打算和她挤在一张她自己睡尚且嫌小的床上。忽的坐起身对上已经半坐在她身侧(床外侧)的夙渊的眼睛,难道是她讲的话他还听不懂?隋意自认已经很用心去拆开本可用两个字来说完的话,她尽力了。

谁知道夙渊用上了一贯在对付她生气时的做法,“置若未闻”、“自作主张”。

“你干嘛——”隋意被气得讲话直拉长音,为什么?夙渊把整个身体挤个仰卧的舒服姿势,而她被迫不得不侧起身子半伏在夙渊的怀里夹在他和墙之间。

“务碧。”完全不理会隋意微怒的模样,惬意地把隋意锢在怀里向门外唤了一声。

“主上。”声音有些远,不似在同一空间,倒像是在楼下应的声。

“让甲、乙、丙、丁把我书房的小榻抬来。”夙渊虽面上不服气隋意讲的现实,但怀里的不单单是个“疗伤和提升法力的好东西”,她还是个活生生的人。被夙渊这样戏弄了半天,她早就热的出了些汗了。夏天再凉快也是夏天,况且她似是因为夙渊十几天不再的缘故着衣十分“清凉”。夙渊得保证隋意是香香的,不然他怎么会有耐心去抱着她?即便是,她疗伤的速度太不可思议!

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夙渊忽然放开她。

“你……”与此同时夙渊还在解自己的外袍,再薄的也是袍呀!正讶异的时候,门外有一道男声响起。

“主上。”从声音听上去,这是个很阳光的少年,一点儿也不像他的主人那么腹黑、没心肝。

“嗯,去吧。”有听见夙渊开口,隋意才缓过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的外袍罩在了自己的身上。从肩到脚,像被塞进了小帐篷里。“别动。”方要把那淡紫的“小帐篷”从身上扯下来,就被向外走的夙渊出言制止了。隋意惊奇地看着那个背影,‘他都没回头,我也还没动,他怎么知道我会干什么?哦,天气热。’嘟起的唇在夙渊抬手去拨开推拉玻璃门的一瞬恢复原样。

奇怪,她为什么要听他的?

“我说不许脱!”开门的动作又停下了,面向隋意那只正努力尝试的小手断喝道。

“我热。”被夙渊吓了一跳,隋意微微鼓起腮“坚强不屈”地回了一下嘴。

“忍着。”夙渊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异类雌性”是在欠修理,他快要忍到极限了。

“凭什么?”隋意半仰起脸毫不畏惧地和“梦归谷”的主人“讲道理”。

“你数三个数。”夙渊拨开门,做出了最后的妥协。

“三、一。”隋意数数从来不数“二”,夙渊让她数她就数。谁怕谁?但听她两个数数完,夙渊又把门关上了,还泰然自若的回到床这边,‘难道他就是为了开关一次门?’隋意不解,而且他行动的速度好快呢!眨眼的功夫就立在距床约是他的一小步了。偏过头向他背后的手看过去,“小榻”?他手里拿着的分明是只小板凳,怪不得他不觉得挤,原来他都睡在这东西上面。

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把“小板凳”放在她床缘中间的位置,然后那“板凳”在她的注视下一点点变长、变宽,最后正好抵住相距两米的两面墙。

合好自己的嘴巴,一双闪闪动人、乌溜溜的大眼睛万分敬仰的仰视着夙渊。

‘原来他真是个精怪?太好了,他能带我来就一定能带我回去。’所以,方才还预备剑拔弩张的脸立即换上了谄媚的笑颜。基本上,像隋意这种人,根本藏不住心事,喜怒哀乐都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干什么忽然对我笑?’在夙渊的印象里,隋意似乎从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想要讨好过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夙渊,我饿了。”隋意一向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但这一次她决定小小的婉转一下。因为她直来直去总是坏事,这次她必须要耐住性子。就算要死乞白赖也没关系,只要夙渊送她回家就行。

“方才你没吃点心么。”夙渊一时间没适应的了隋意的“怀柔政策”,所以有些口不择言。

‘哎呀!软磨不成了是吧?那就硬泡吧!’隋意高估了自己脸皮的“厚度”,才一句不给面子的话她就败下阵来。

‘这女人吃错什么东西了吧?她从不直呼我的名讳,应该说她没有一次认真唤过我才对!’夙渊也纳闷不已,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受伤伤到了脑袋。

“你干什么?”在夙渊难得晃神的工夫,隋意已打开窗户把头探出去。夙渊以为隋意要做傻事,忙上前扯住隋意的后衣襟。宽大的T恤在这淡淡初夏露出了浓浓的“春光”。隋意只不过想伸出头去向务碧要些饭菜吃,这也很过分么?硬是被大手扯回房间里,气得她在床上站直面对夙渊双手叉腰,俨然一副“母夜叉”的经典poss。隋意并不知道,她小小的个子站在窗台下的床上将身子探出窗外去,在夙渊的角度看与跳楼无异。

“这话由我讲才对。”夙渊很佩服她“视死如归”的神气。一般的人“自杀”不成都会有“劫后重生”的后怕,这个女人则是完全没有的。

“我向务碧要东西吃。”隋意不明所以兼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气。照她以往的性子一定气得够呛也开不了口去面红脖子粗地回嘴。因为夙渊以人形来讲,对她来说还算是个初次相识的陌生人。

“你不能和我说么?”夙渊不得不承认隋意的胆子很大,纵观整个梦归谷有谁敢这样和他大呼小叫还面不露惧色?不知不觉间,夙渊开始在话语中加上了语调。

“你讲道理么?”隋意记得老师说过,要学会抓重点。她讲话一直是不饶人的,但是论真的胆气却没有这么大。

“我当然讲了。”夙渊也始终不明白隋意的思维逻辑,例如吃东西和他“讲不讲道理”有什么关系?

“你当然、讲了?桌子上的点心,我只吃了一块儿,剩下的都被你扫进肚子里了。我说我饿了,你说我吃过了。我从今晨到现在就只吃了一块点心,这就是你所谓的‘讲道理’?”隋意觉得自己都快委屈死了,对待陌生人即便她再委屈也一定吐不出“苦水”。她快气死了,近二十天里她一个人落寞的待在这个房间里,除去傍晚会悄悄地去楼口坐一下再不算走动。隋意就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电灯不能用,卫生间却能正常使用呢?本就孤寂无依之感溢于胸口,夙渊还敢来招惹她?给夙渊留一点儿面子,她就不是隋意!

“坐下。”夙渊真是开眼了,一个弱小的人站在矮床上也不过与他平视。她是向天借的胆,还是天生就不怕死?那强烈却掩不住有些童音的嗓音,根本营造不出让人想配合她一起吵架的气氛。最后,隋意习惯性地下达了命令。夙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大手在自己的脸上自左向右拂过,那张阴柔的面孔又呈现在隋意的眼前。一点儿也看不出“易容”的痕迹,他一本正经地给隋意时间让她服从命令。

“凭什么?”隋意“不买账”这事儿夙渊大概为了算进去,她的道理还没讲完呢!“你放开,你的伤都好了,别赖皮。”“和平”无果就只好动用“武力”的夙渊承受着根本没有什么效果的推力。隋意气得鼓鼓的,她的手已经快使不出力气了,拼了全力还是推不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两条修长的手臂像一对精铁打造的铁环,把隋意迎面扣在怀里,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我不讲道理,你忘了么?”配合了这张“脸”,他的声音略微柔和了三分。夙渊什么都没干,只是把她抱在怀里,怎么就赖皮了?他还真就不讲理了,怎么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最新小说: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