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四章 大梦归(四)

第四章 大梦归(四)(1 / 1)

把短靴一甩,拥着隋意倒回床上。

“哎呦!”随着夙渊侧躺下来,小手正巧碰在她外床缘夙渊的檀木小榻上。‘东西和人一样,又香又硬!哼!’吃痛地低呼一声,接着就不再开口了。与一个“陌生”男子相拥而卧,隋意当然会觉得十分尴尬。“你那小榻不是挺好的么,干什么又挤到我的床上来?”隋意还真是佩服这个可以委屈自己身体的男人,难道那小榻取来就是为了摆着好看的么?她可是一点儿都不这么觉得。

在隋意躺出还比较舒服的姿势后,夙渊腾出一只手在她的唇上轻点了一下。夙渊手指触到她的唇的一瞬,她就发不出声音来了。她当然知道那是夙渊在作怪,气得双手捉住他的衣襟直瞪他。宽大的手掌裹住胸前的一双小手,唇角露出邪气的笑。吓得隋意立即老实了,或许是她呆住了更确切。

“取两床被褥来,我的小榻太硬了。”背对着门口,夙渊的声音很低。隋意都怀疑有没有人能听见,但见他神态自若,想来也事不关己。忽然觉得好累仰面与他对视,做出了“我累了,睡会儿”的口型。至于夙渊会不会明白,那也全靠他的聪明才智了。倚在他的臂弯里,合上双眸,亦如在家中那时沉沉的睡去。

夙渊初见她的口型时也是愣了一下,并不是他不懂隋意的意思,是她的前后反差太……

夙渊不知道隋意是想以“假眠”来遮掩外人见他抱她的羞赧,还是真如她所讲因为吃得太少而疲惫的嗜睡。只几个眨眼的功夫,隋意的呼吸便匀称了,夙渊明了。

“主上,被褥送来了。”与此同时,门口又响起了务碧的声音。

“等一下。”夙渊本想放开隋意让务碧进门为他铺整床榻,刚刚一动怀中的隋意却不安的捉紧他的衣襟蹙了蹙眉。先应了一下,中指点上隋意的太阳穴。似是在帮她安神,见隋意的眉头舒展开来,也微抿了抿唇再次想放开她。衣襟上的小手较劲般的仍不肯放开,夙渊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打横抱起她转到床边凳上坐下。感觉到熟悉的温暖,怀中的人才安了心似的睡沉了。她的焦躁,仿佛是这初夏的“热”都会使人不安似的。“进来吧。”现在要尴尬的换成夙渊了,本来他抱着隋意也算是一种习惯了。但以人形相拥在一起更甚于外人见到,倒还是头一遭。介于他至高无上的身份,即便自己也觉得这种情况不自然,也只得强装得再自然不过。

务碧伺候夙渊多年,虽摸不清他的全部心性。可最起码的“非礼勿视”、“不该多事”还是明了于心的。

进了门只向夙渊施了下礼,便捧着被子向里走。后头还跟着一个粉色的小身影,那“小个子”捧着高过自己的头的被褥“规规矩矩”地跟在务碧的后面。

夙渊向来不大喜欢自己的榻上太软,那他口中的“两床被褥”里自有一副是给隋意的,务碧也深知这一点。将自己捧来的一床被褥都铺在隋意自己褥子的下面,而从上面看她的床还是原样。在为夙渊铺床时,本来预备给他留一条被子的,但身后的冒诗戳了她一下。务碧便鬼使神差地把被褥都铺好在榻上,两人才退了出去。

她们的小动作被夙渊尽收眼底,放下睡得安稳地隋意缓步走到门口。

侧耳倾听,这样的动作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

“冒诗,你要死么?”楼下,务碧的声音轻轻响起。

“主上才不会动怒呢,他没时间管咱们。”冒诗年纪虽小,但她的“一知半解”上还是挺厉害的。

“你又知道。”务碧倒不知道“冒失鬼”今日怎么来神儿了,尽干一些大胆的事。

“姑娘今日一定是见了主上才开怀的,你没见那一盘点心都没了?她这二十来日都没有这半日吃得多,看来这次主上是真的喜欢这姑娘了。”小诗机灵鬼一般地说着。夙渊闻言,‘真的吃得那么少,真是可怜。’他捡自己所谓的重点听了,忽略了后面的部分。侧目回望隋意床上睡得正酣,星眸眨了几下。

“人小鬼大,仔细主上听见了揭了你的皮。主上就没喜欢过谁!”这可是务碧的经验之谈,她跟了夙渊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

后面的话夙渊没多给务碧、冒诗二人机会说,他的日子还有劳床上那个“宝贝”呢!吩咐了她们准备各色小菜,故意要她们拖延半个时辰再送来。

这一觉大概是隋意来到异世睡得最踏实的一觉了,竟连身下厚了、桌上饭菜全部布好了的全过程都错过了。如果不是夙渊用手指戳她,她大约还是不会醒。隋意当然不知道,夙渊在她太阳穴上点那一下加了“料”,所以她才会如此好眠。

夙渊见她睁开了眼睛,也不开口。双臂一捞,就几步之间回到了桌边坐下。

“你不能放我自己坐下吃东西么?”似是终于睡了个好觉,心情也好了许多。很不好意思的仰起脸,目光并未放在夙渊的脸上道。

“这里只有一只凳子。”夙渊解释的既简练又清晰,仿佛在提醒怀里那脸红的厉害的人儿,他不是因为喜欢才这样坐的。

“把桌子移到你榻边上,不就行了。”隋意知道夙渊不会看上她,可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她不会不好意思呀?都二十五、六岁的人了,被人像孩子似的抱在怀里,有几个人会神态自若?脸上的温度她自己都感觉到了,一定是早就红透了!隋意才不想被夙渊误会,她还要回家呢!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她怎斗得过他?

“我嫌麻烦。”反指了一下自己的脸,夙渊低头对上隋意的眸子。

“那你去坐着,我来搬。”看见夙渊的脸又恢复真颜,隋意自告奋勇。她多少也明白一些,明白人家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不会事事躬亲。不像她,什么都得自己干。知道自己支使不了夙渊,所以她连尝试一下都省了。

“真麻烦,一会儿饭都凉了。”夙渊低语一声,把隋意放回床上。自己坐在桌边,双手在桌面下面一托,隋意都没看清,桌子就已经在他和自己中间了。

接着,夙渊先起筷后她才执起筷子跟着吃。大约是近一个月都没狼吞虎咽过了,所以她吃饭并不着急。

“你喜欢?”直到夙渊的尖与自己的相对,似乎想夹她欲夹的那叶菜。收回筷子,抬头对上夙渊的目光,很有礼貌的让他夹。

“你…左手执箸?”夙渊吃了几口菜总觉得自己在和对面的隋意“照镜子”,定神看过去才发现她拿着筷子的是左手。

‘箸?’隋意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左手,恍然大悟。

“嗯。”她微抿着嘴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开始盘算,‘该怎么开口呢?我现在好像对他还有点儿用,他会放我走么?可是这里他最大!不求他,别人还有这个本事吗?’边想,边向自己这侧的菜伸着筷子。完成了夹菜的动作送向唇边,‘咦?怎么没有?’口中没有出现预期的味道才醒过神来。

“看样子,你也不是很饿。”想桌上看去,那菜被夙渊撤离了好远。夙渊的脸色明显地很不好看,他难得主动和一个人讲话,那不识相的家伙居然在想别的事情?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夙渊霍然起身,走到榻边把本坐在那儿的隋意手中的筷子一夺扔在桌上,人则是向里一拨。“务碧撤膳。”夙渊微怒的声音一出,门外立刻有人应声。

他背向外侧躺在榻上,瞟了一眼坐在床内侧委屈地嘟着唇看着他的隋意。她有错在先,还敢满脸埋怨地看他?务碧他们一把门从外面合好,夙渊就翻了个身背对着隋意。

隋意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她的美味饭菜!呜呜……早知道她就快些吃了,她才吃了三口。难不成她躲得过饥荒的年代,却终究逃不过被饿死的命运么?

看样子,她想回家更是遥遥无期了!

以她的“能力”,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人不漂亮厨艺又等于没有。想要哄面前这个男人高高兴兴、心甘情愿地丢她回家去?机率恐怕不是负值也绝对超不过零,呜呜……她该怎么办?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