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十五章 潭心落泉(二)

第十五章 潭心落泉(二)(1 / 1)

被救起的隋意愈发地觉得她的“异世观”被再一次打破了,没人告诉她死了的“鬼”还会这样?

“死…死色鬼,没有人告诉我,死了的鬼也会怕水?我…又…不是…淹死的。有…没有…可以晒太阳的…地方?好…好冷……”隋意颤抖着被羽落泉圈在并不温暖的怀里,由于“施救”及时,她并没有呛到水。只是,那里的水太冷了。

“你要…晒太阳……”试问有哪个冤魂敢挑战那么不可奢望的“壮举”?听到隋意“不要命的”要求,羽落泉最初是不可思议。可一转念,耳畔忽地回响起独行交差是的那句话,“亘古难见,独行佩服您的远见。”当时的他并没有认真地听这句话,现在想起来却是很诡异,‘亘古难见什么?风华绝代?不像!灵力超群?却也敌不过掩光帕!到底是什么呢?’冥思不得其解。

“喂…死…色鬼!我快…快冷死了!有没有什么‘油锅’可以下?烧点儿水洗个澡也行呀!”隋意颇“善解人意”地理解成羽落泉不讲话是他能力“有限”,不能送自己去“晒太阳”。所以,她觉得自己现在是鬼,又不怕死,就算是进了“油锅”都能凑合着当成是“洗热水澡”。

可惜了,“溺羽潭”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平时落入潭中的魂,多数被羽落泉化成潭水以充盈权力;再少的部分散到潭的周围扩大黑暗笼罩的范围;能留下“身形”的少之又少。在羽落泉的思绪里,“废物”等于无视,无视就不会让它存有“形骸”来碍自己的眼。兵贵精而不贵多,看森严和独行就了然了!

“都没有?你平时都不洗澡?”隋意无意间问了一个很“伤人自尊”的问题,但对方完全不必担心伤自尊,因为!他不是人!

“我不是人。”虽然没有感觉到自尊受损,但羽落泉还是会觉得从这个魂口中问出的话是怪怪的。

“鬼就不用洗澡么?”隋意持着“保守的怀疑”态度,她是“新来的”!鬼生地不熟,有必要先把诸多事宜打听清楚些。

“你叫什么名字?”羽落泉觉得再把她扔进“落泉”里一次是个不错的决定,然后趁机去查查她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他实在有些应付不了这个喋喋不休的魂了!若是讨厌也便罢了,可问题就在于,他开始对她好奇了。

“隋意。”‘这个鬼好奇怪。’隋意不喜欢羽落泉身上凉凉、不暖和的感觉,正努力“退出”中……

“你生前,爹娘都不取名字姑娘么?”羽落泉也不免因为“爹娘对她的不重视”才导致芳华早逝而多了几分同情。

“你爹娘才不给你取名字呢!”隋意彪了,罪不及父母!他死了还这样就太不厚道了吧?

“那你还说随意?”对于隋意的粗言相向,羽落泉也来劲儿了。用力困住隋意,不让她逃跑成功。

“本姑娘姓隋名意,取随心所欲的意思。”努力让羽落泉离自己远一些,仰视着瞪回去。爸妈给她取名字时有没有这一层意思她不知道,但人言有云“谁相信你的鬼话”,她就是鬼!

转念一想,不对呀!她为什么要把真实姓名告诉这个“男人”?

‘随便编个名字给他不就得了,反正也不会被查身份证!话说回来,鬼在地下有没有身份证?就算有也没关系,我又不是这边的人,他有生死簿也查不到我这个方外之人的头上!’后知后觉自己做鬼也不够奸猾,隋意暗地里自我反省着。

“死色鬼,你叫什么名字?”自己都把名字告诉对方了,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多吃亏?双臂撑在他的胸膛上,再次拉来那令人生寒的“近距离”。

“羽落泉。”他不是已经告诉这个“女人”好多次了么?只有三个字,难道她笨到连三个字也记不住?

“死色鬼,干什么随便编个名字糊弄我?”隋意没有察觉到,她的“冷”并不来自羽落泉,而是那些被羽落泉无声无息震开的水滴。它们像“恶鬼扑食”一样,一次又一次地不顾一直畏惧的羽落泉,飞出潭心落泉扑向隋意身上。贪婪的吸食,隋意身上吸引“它们”的气息。

“我就叫羽落泉,羽翼蔽天的‘羽’,飞花零落的‘落’,寒若此泉的‘泉’。”羽落泉一边说一边思忖,‘看来她的确是亘古未有的,必须离开这里了。’再次以戾气迫使那些“水汽”离开,声音不免因分心而有些不太“和气”。

“蛮不讲理是吧?哼!”隋意直性子素来“吃软不吃硬”,一气之下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脱了羽落泉的怀抱。

羽落泉本来想出于保护再纳她入怀,因为她身上的光亮越来越弱了。不想再他伸出手的“途中”,就见隋意浑身一震。随着那股冲劲儿,“水分”顿时全被“吓回”泉池里。

“笑什么?”现下,隋意周身的光在这黑暗中强若一个“小太阳”。却是也因为羽落泉所居之处实在可称得上名符其实的“暗无天日”,所以隋意身上的微光才异常夺目。

“不许笑!”被羽落泉那幽蓝的笑靥弄得心里毛毛的,小小的眉头皱成一团,扭过头到处走到处乱踢一通。隋意只顾着自己痛快,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会产生什么相应的变化。

羽落泉不管隋意怎么歇斯底里,就只是笑着凝视着她可爱的一举一动。目光也随着她胡乱踢过的地方而动,看着被她踢过的地方都开始若人世一般可以看清。某人“暴走”的愈来愈起劲,这开心的“娱乐方式”在“哎呦”一声中戛然而止。

“死色鬼,为何鬼也会疼?”被羽落泉接了个满怀,疼得眼眶中多出了些忍痛的“液体”。因为“生气”生生地为了自己穿得不是自己现代时候穿得那种“保护性能强得多的”鞋,一脚踢在大石头上,能不疼么?如果隋意看见那块石头那么大,她是断然不会踢上去的!

亲们可能觉得展颜这文有时候“恶搞”过度,但是,展颜就是不想大家在工作了一天累的要死要活的时候还看让人心情压抑的东西。不知道展颜的出发点对不对。

最新小说: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