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五十二章何以解忧,为之以醇(三)

第五十二章何以解忧,为之以醇(三)(1 / 1)

支开小诗,姒寒雨和斋暗夜相视一笑。

“寒雨姐姐原本就这样?”斋暗夜怕极了那些“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女人,他的性子也直爽,再加上“童言无忌”便问了。

“我自己也说不好,等你与我相处久了,自己找答案吧!”姒寒雨放下自己手里已经温下来的粥,淡淡地笑了一下才对斋暗夜作答。姒寒雨其实是不擅于与这种“关系”的小孩子相处的!

“大哥不允我在人前叫你姐姐,那又是为何?”有的女子回答过他“对”,有的则缄默不言,只有姒寒雨给了他一个与众不同地回答。如在平时,他定会将其作答看成是“城府”深的模棱两可作罢。但是兄长曾在信里面对他提及过这样的字句“此女子聪慧有余,但在许多事上都大而化之,对她之言不必做太伤神的思忖”。想起这话,他也就不再对姒寒雨的话做太多思考了。

“那是我们的相处方式,他像你这模样时才没你这么谦逊有礼。”姒寒雨轻轻地吞下一口粥,为的不是饿而是润嗓,随即又将端起来的粥碗放回方才搁碗的矮凳上。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自有“拍马屁”的嫌疑,但姒寒雨天生就让人觉得亲切,斋暗夜听得心里美美的。

“母亲也是这样讲,她常说大哥仗着自己惹人喜爱的童颜,对别人不客气……”斋暗夜觉得这个“嫂嫂”与娘亲的想法甚为相同,遂而把他从娘那儿听来的关于兄长许多异于常人的事都将给姒寒雨听。例如,娘亲怀胎两年多,众人那时的非议,兄长是怎么遇见他师傅的……

斋暗夜当然不是个爱张扬的孩子,只是他看出姒寒雨神情明明很疲倦,对他的叨扰竟一点儿烦色都没有,足以见得姒寒雨是个好性子的女子。未见到人时,他还生怕兄长是被人骗了。但想想,兄长何等机敏?见到了人,也正如姒寒雨所言,要自己去观察的才是真。

“他该不会,真的是个妖孽吧?那我可不敢嫁了,万一他要是一不高兴,吃了我,可怎么办?”听了“未来小叔子”那一席神乎其神的讲述,姒寒雨很配合地神秘兮兮地道了一句。

“不不!大哥就是性子怪了些!要是他真心相待的人,他是不会伤害的。”姒寒雨不过开个玩笑而已,许是她天生就不带“骗子”的长相,孩子还真的相信了他的话。反口讲出来的话,让人听了,还真觉得斋暗尘是有问题的。

“我可不敢以身犯险,我这就和爹娘说去,我不嫁了!”姒寒雨像模像样地掀了被子踩上绣鞋想下床转一转,大概是躺久了,她只觉得浑身无力还有些晕晕的。怎奈她就天生了一张闲不住的嘴,即便再没精神还不忘逗斋暗夜两句。她怎么还会怕呢?听了“小叔”给的“资料”,原本对斋暗尘不太感兴趣的心,一下子萌生了好奇。她上辈子最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事了,这辈子仍是如此。

“姐姐,别去!我可不想大哥讨个凶巴巴的女子回来当嫂嫂。”斋暗夜急了,上前去拉姒寒雨。一个小孩子,虽习过武,究竟也没有一个成人的力气大。只是姒寒雨本有些晕,被他这么轻轻拉一下,不知怎的竟重了些。眼前一花,顺势就倒了下去。

“夜儿,你怎么这么鲁莽,她的身子禁不起这样的折腾……”半昏半醒之间仿佛听到了斋暗尘痛斥弟弟的声音,努力睁开眸子发现他正从后面单手扶住自己在怀里。

“疾言厉色地干什么?原是我和他闹的,他一个孩子能有几分力气。暗夜别理他,去找小诗玩儿去,我没事!好得很!”姒寒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忽然身子弱成这般田地,只是无缘无故地让斋暗夜白白受委屈心里很过意不去。虽已极不愿意开口讲话,却还是迫使自己为“小叔”平反。自己讲话之前,先用手捂住了斋暗尘的嘴。她现下所剩气力不多,可不敢担保抢话能赢得过这个“别扭”的家伙。

被病人保护还稍带安慰了一番,斋暗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那滋味多数是窝心,他娘亲都没有在他受罚时这般为他据理力争过。所以,他暗暗许下诺言,定不许任何人欺负“嫂嫂”。孩子究竟是孩子,天下哪有母亲不疼自己孩子的?是他太小孩子心性罢了。

“发什么呆,快去吧!”‘臭小子,你再不去,我就撑不住了。’姒寒雨携带了上一世的记忆,所以在她的认识里,斋暗夜根本都还是个孩子。但这个时代,斋暗夜长及八岁时起就已经没人当他是孩子了。享受了近三年“非孩童待遇”,忽然有人如此呵护他,让他一时愣在那里。受罪的倒是姒寒雨了,她知道自己倒在斋暗尘怀里就已经很羞了,这“机灵鬼”还在这时候发呆?姒寒雨心里有些泄气,强烈怀疑这兄弟俩是故意的。

斋暗夜“哦”了一声,也不理微怒的斋暗尘便跑出房去了。

其实,就在姒寒雨和斋暗夜讲后面几句话的时候他就在门外了。他也对弟弟的心性心知肚明,姒寒雨逗暗夜的话他更是听懂了。只是还是忍不住因为弟弟的鲁莽而发了邪火,毕竟他事先已再三叮嘱过暗夜,对待姒寒雨要“轻拿轻放”的。但是,不可置否的是,他因为这场“小风波”也有收获。

看到怀里的人蹙眉斥责自己不应该“怎样”时,他…很开心!异样的情愫,再度莫名地攀上他的心头,若藤蔓一般一点点儿生根长叶在他心上依附并快将其整个包裹痴缠了。经过这几次,那感觉愈加明显。他知道他是喜欢上姒寒雨了,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完了!可就让他这么认命地对一个女子死心塌地,他又有些不甘心!他从没想过他这一生,还有谁能绊得住他!况且,他与姒寒雨事先已约好了,她都没有“越界”一步,自己怎么能先失了面子,失了分寸呢?

接下来的两天,姒寒雨知道他们一行人已经出了忘忧的管辖。但具体到了什么地方,小诗不知道,而知道的人又不告诉她。不就是个地名么?有什么好遮掩的?

这两天,姒寒雨渐渐能披着衣服到院子里转转,也能大大方方地晒太阳了!

秋高气爽,却“爽”到姒寒雨心里去了。她一面觉得阳光晒在身上很舒服,一面又感到秋之肃杀之气一点点地袭来很是浸骨。

“我又有些冷了,拿件黑披风来给我吧。”整个人侧躺在竹椅上,着的是玄色的衣裳。这是“黑色吸热”的原理,听见有脚步声走近,她以为是小诗去街上帮她买东西回来了。

“寒雨姐年纪尚轻,怎地着这么不合芳华的颜色?”宽大的披风盖在身上,顿时暖意倍增。听到熟悉的嗓音,姒寒雨微睁了双眼身子向一边又侧了侧。以手拍了拍为斋暗夜腾出的地方,暗夜则依她之意坐了下来。几日来,姒寒雨待他不似“叔嫂”、反如“姐弟”,他每每还拿这样的好“气氛”来气他兄长一番呢!

“我是觉得阳光和煦,这玄色吸阳光取暖最佳。”姒寒雨自不能和斋暗夜讲什么“原理”,只用浅显的寥寥几句让孩子明白她的意思便算是回答了。她也不必防备暗夜什么,就又将眼睛合好。

“姐姐懂得真多,想来真是这理儿!”小孩子若是崇拜一个人,嘴便如浸了蜜一般,蛰你一下都是甜到心里去的。

“这地方,离你家还远么?”这话姒寒雨似乎是曾经问过谁,如今问了暗夜,姒寒雨也是笃定这孩子不会如大人一样对她扯谎。

“略远些,我们醇国离忘忧甚远,中间隔了许多小国。现在咱们刚刚出了忘忧,邻国只越去了一个‘相南’,才算是第二站。大哥说怕路上颠簸,想让你好一些再赶路。”兄长再三叮嘱他再不可将其羸弱的病情让她知道了,只绕了“点儿”远,将她问的告知也便是了。

“是他想的周到,那暗夜可知忘忧有什么异动没有?”提到忘忧国,姒寒雨不禁有些害怕休原那些手段。姒寒雨不算了解休原,却也知道他的冷峻脾气。

“前两日似乎有些动静,好像是在找什么!这两日,没什么动静了。”斋暗尘没有对弟弟欺瞒关于姒寒雨为什么要逃命,斋暗夜也相当佩服兄长只两个人就敢在人家的地头上“抢人”的壮举。但这话听在姒寒雨耳中却又有一番别样的苦味,‘人心薄凉,男人亦是不可相信的!五、六日的功夫,便能在一个人的心里被剥离,也或者!根本就未入过人家的心!’关于休原对她的淡忘之快,说姒寒雨完全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她打从上一世开始就不是“花痴女”,这一辈子好不容易糊涂了一回,对一个男人一见倾心,却落得如此下场。忘忧之国,忧难忘;深情浅出,不了结。

之后的两天,本来有所好转的人,病情却反复了。斋暗尘与姒家父亲商量后,他们便启程去了醇国。

-------------------------------------------------------------华丽丽的分割线-----------------------------------

业绩不理想,不是展颜贪心,是真的很失望。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