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五十四章 过门不入(二)

第五十四章 过门不入(二)(1 / 1)

凝望着佳人的背影,斋暗尘压力颇重。起码,他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娶一个悍妇、妒妇容易,要娶姒寒雨这样齐备的老婆着实不易收心。

晚饭前,房门被轻轻叩响。

“进来。”想着不是孤月影,就是小诗有事来找他。若是弟弟,一定会直接“破门而入”的。门被推开,却迟迟不见有人进来。倒在小榻上一手持书的斋暗尘将书从脸前移开,惊讶于来人是位“稀客”。遂放下书,笑而不起身相迎道,“不是说晚饭时相见,怎地,忍不住来见我了?”看见姒寒雨一脸不好意思地立在门外,斋暗尘情不自禁地想要逗逗她。

“我有事和你说。”回了房间以后才想起忘了嘱咐斋暗尘一句,别把今天她又听爹娘墙根儿的事儿说漏了。左右纠结一番,还是来了这一趟。

“嗯,进来说。”看着姒寒雨这么认真,斋暗尘也不闹了。彬彬有礼地做了个“坐我旁边”的动作,让出小榻上一半儿的地方给她。

“那个……”姒寒雨也不扭捏,大方地坐下倒是够洒脱。洒脱过后,底气全消。今天自己要说这事儿,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好意思也是情理之中的。

“是不是怕姒伯父知道你已晓得‘他’的事,会担心你?”思绪转了一圈儿便知道姒寒雨大约是为了这个名目来的,换了一个比较中听又顾及到她颜面的说法问姒寒雨。

“嗯,你真聪明!”欢喜的表情不掩于色,黯淡久了的眸子甚至溢出了光芒,‘认识了这么多人,还是斋暗尘心地善良。祝你以后一定娶到好老婆!’一高兴,就在心里暗暗地祝福起斋暗尘来。,

“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一丁点儿小事儿就能让她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若不是知道底细,还真是不相信她已经年方十八了呢!’斋暗尘温和地一笑,话也讲得云淡风轻。

“暗尘,你最好了~”大概是没有料想到斋暗尘会一点儿也不“为难”自己,就这么轻易解决了问题让她有些得意忘形。大大咧咧地一双小手扯住人家的大手,笑逐颜开地发出略有些嗲气如撒娇的语调都未发觉。

讲到这里发现人家也笑意很深地望着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些。立即放开那只温暖的大手,“那个,我先走了!别忘了一会儿出去厅里吃晚饭。”话一讲完便溜出门去,坐在小榻上的人笑而不语。因为姒寒雨娇羞跑出去的情态,像极了一个称职的小妻子。使得斋暗尘不由自主地开始憧憬,以后与姒寒雨生活在一起的日子。试问又有哪一个男人,能对这种“叮嘱”无动于衷呢?

翌日,他们再次启程,只消半日便到了醇国。

近日的醇国似乎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处在一处偏僻的街道上。姒寒雨遥指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宅,问斋暗尘那是哪个王爷的府邸?斋暗尘回望弟弟一眼,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一行人穿过无数的小巷,来到一处靠山的小院外。

“呃…这…是你家么?”指着面前这个与她想象中出入很大的院子回头问斋暗尘。

“没规矩的丫头,能成尘儿的媳妇么?”院内,一名身着白衣上绣一朵水墨莲花的中年男子悠然地负手而出。此男子虽至不惑之年,倒也不掩俊美之气。

“拜见青乐(yue)师傅。”见到了人,斋暗尘将姒寒雨一同带到马下。姒寒雨先没接话,偏过头看了看他们两兄弟才极有礼数的向那中年男子福了个全礼。

“你认得我?”环青乐的脾性怪,专门喜欢刁难人。这也是为什么斋暗尘的脾性也不大“正常”的缘由之一。惊讶的人不止环青乐,连斋氏两兄弟也奇怪着呢!

毕竟那日环青乐去看姒寒雨的时候,她还是昏死着,是不可能见到环青乐的。若说是她以前见到过环青乐,那就更不可能了。姒寒雨过了明年春天才十九岁,斋暗尘长她六岁。就算从斋暗尘母亲怀胎开始起,他不足三岁整那年遇见师傅后,师傅便一直住在这里,只前几日那次算是出了一次门。

“不认得。”姒寒雨微微摇头,诚实作答。一边讲还一边很乖巧地往斋暗尘身侧,自以为是很不着痕迹地躲。

“尘儿,是你告诉她的?”环青乐凌厉的目光扫到斋暗尘身上时变得柔和无比,若慈父一般。斋暗尘对环青乐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扯谎,所以他没必要拿出“杀伤力”来!

“我没有。”天地良心,斋暗尘平时再怎么痞气,到他师傅面前都会收的干干净净的。他一脸正经,不敢半分马虎。

“暗夜你过来!”姒寒雨原不知他师傅因何发难,现在摸到了些头绪。

轻唤了一下暗夜,将其与兄长并排对向环青乐才缓缓开口,“青乐师傅与暗尘、暗夜皆是人中之杰,初见暗尘对您的敬畏,寒雨还以为您是他们的父亲。可是仔细看过你们的容貌,若说他们像母亲多些,也断断不可能一点儿也不像‘父亲’。所以,寒雨想,能让他敬之超越生身父亲的人莫过于他总是挂在嘴边夸耀的师傅,您了。”看多了各种剧作中难摆平的“老顽固”,姒寒雨深知给环青乐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转弯抹角地把话讲得既好听又不是明显地“拍马屁”,对她而言是最明智的做法。

“嗯,尘儿。快让你未来的岳丈和岳母进来吧!站在外面招待客人,多失了我的待客之道?”环青乐转身向院内率先走去,这一次他没有负手。斋暗尘舒了一口气,想着怕姒寒雨的性子直,贸贸然的带回家会受欺负。却独独忘了他师傅才是最难打发的主儿,‘这女人行呀!真是看不出来她还有这本事?连师傅都摆得平,还怕家里那些……’本是“关心则乱”领错了路,不料还有意外收获。

待环青乐进了门,斋暗尘向姒伯年夫妇行了个大礼,身子躬得就差没九十度仿效日本人了。

“暗尘这是做什么?”“暗尘”这个称呼,是斋暗尘向姒伯年夫妇争取来的。此时他如此大礼,让姒伯年不禁讶异地开口问道。

“对不起二老了,我师父性子怪,但待我是不输给父亲的。望二老别放在心上,他待我爹娘的态度较之方才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斋暗尘处事周到,怕环青乐方才的态度开罪了岳父岳母。女儿还未嫁给他,他们现在反悔就不允这婚事了,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打紧!‘环天地之极,青穹下之生,悦己足已’的‘医仙’,有些仙风道骨之气,也实属常理。”姒伯年破例地向这个礼数谨记的“未来夫婿”劝解的言辞落入斋暗尘耳中,斋暗尘的眸子闪出了异光。

“伯父怎知我师父的名号?”自师父见到他以后,便再未扬过己名。斋暗尘自是知道姒伯年久居“忘忧”,所以不免惊讶。

若说姒寒雨知道他师傅的名字是他有一次偶然提起过,那这位未来的“岳父”是因何得知师傅名号的由来的呢?

“环青乐乃诸国有名的‘医仙’,知道也并不为奇。”姒伯年微顿一下,又向斋暗尘道,“我与妻女自有去处,便不在此处叨扰‘医仙’清修了。至于小女的病,每日会差人送她过来请环先生诊脉。”所以人看来姒伯年都不是因为不悦才提出要自行寻找住处,这样的结果是斋暗尘万万没有想到的。

斋暗尘在“忘忧”与姒伯年相商时,只说了他会给姒寒雨稳定而无忧的未来。

那时,姒伯年问他,“凭什么相信?放眼这忘忧之中,有谁能与休原争锋?”斋暗尘没料到一个普通人家,竟有如此锋芒的人。初闻此言,也是心中一惊。

定神之间,唇角含笑地回了姒伯年一句,“国不相邻,他昌我亦盛,天塌下来有国君顶着。”倒不是他爱推诿,只是姒伯年的问题他早想过也与姒寒雨讲过,没想到她爹还真的会问。

“哦?既不临,名为何?”姒伯年闻言便已决定了,倒终究不知道女儿心意如何?即便要嫁,也得求一稳妥之人。试想一个与皇家丝毫关系都没有的平民百姓怎敢如此“口出狂言”?

“醇国。”明人面前不需赘言,斋暗尘素来处事若此,拖泥带水不是他的行事作风。更何况,那时候时间紧迫,也容不得他们多言。

“好,即刻启程。”对于姒伯年如此痛快地答应了举家而迁,斋暗尘开始是没有时间想,后来是没有心情想。至此时,不思自通。是因为这个国度,他有家可归,姒伯年更是“自有去处”。看来这个姒家,正如姒寒雨本人一般,不容人小觑。

斋暗尘望着身畔的姒寒雨,见她闻言后也是意外的神情。显然她这种藏不住事儿的性子,关于此事也是刚刚知道的。

姒寒雨发现斋暗尘看她,推开暗夜,拉他的衣袖使他矮下身子。自己则踮起脚尖,双手拢在他耳边道,“我就那么几招,这样也好,无碍。”

斋暗尘无言,这样的十多个字,也算是对他有所交代了么?

++++++++++++++++++++++++++++++++++++++++++++++++++++===

继续求收藏。。。

最新小说: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