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七十章 垂死挣扎(八)

第七十章 垂死挣扎(八)(1 / 1)

唤小诗取了面纱,在庚光面前遮好,姒寒雨无奈地一笑。

‘一派天真的性子,倒是像极了她的姑姑。’庚总管思慕的那个人,就是姒伯年死在忘忧皇宫中的姐姐,姒皇后。姒寒雨的姑姑年轻的时候曾与庚总管两情相悦,却因为幺弟的手段与姒伯年一同流离在外,且在异国他乡含恨而终。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身心疲惫的姒寒雨借“身体有恙”之故而退出她不怎么喜欢的饭局。

“寒雨妹妹,我送你回小院吧。”闻言,姒寒雨又一次无声轻叹,她能拒绝不?未回绝,他们现在还在祖父母的院中,不是自己的地盘,不看僧面看佛面嘛!‘这一顿饭耗了一个时辰本来已经够让人闹心的了,他还敢跟来?呼,等着,看姐姐怎么收拾你?’姒寒雨不信姒风齐看不出自己不乐意搭理他,既然敬酒他不喝,那就别怪她了!

远处,一道身影闪过。醇国秋季的酉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寒雨妹妹午后吟诵的那两句诗,似是心境颇凉。”姒风齐与姒寒雨之间有半米的距离,这是姒寒雨最大的容忍限度了。姒风齐要是再敢靠近她一点儿,后果就很严重了。

“天呀~~”果然,在姒风齐又走近一些时,某某人狠狠地跳到姒风齐的一只脚上。整个人都砸了上去,吃奶的劲儿都没这么大,就不相信他还不怕了她。踩的过瘾了才从人家脚上下来,“风齐哥哥真是对不起,寒雨方才看见一个这么长的东西窜了过去。”用两只小手比量出十多厘米的长度,无辜的看着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的姒风齐。

姒风齐也无辜得紧,他是身怀武艺的一个“大男人”,竟让一个小女子给算计了。姒寒雨本来还心里乐呢!身子却一下子抽了力般,让她自觉虚脱的不受控制。

“妹妹没事吧?”见姒寒雨忽然不做声,还以一手伸向院墙,似是想扶住墙以稳定身形的意味。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她,晕眩之间姒寒雨便也抓住了姒风齐的衣袖。

“小诗!小诗!”他们已经到了院门口了,小诗应该不会听不到。姒寒雨却不知自己此时无力,所以自以为很大声,实际上却不尽然。

“小姐!”小诗见早上还好好的人吃了一顿饭回来变成这样,一直等在院子里的小诗几步就冲了过去。

顾及到礼数,又欠身向姒风齐道,“风齐公子好,小姐返乡途中染了小病,可是拖重了。将小姐交给我便好,别把病过到您身上去。”本以为姒寒雨是故意装体弱,小诗急忙“配合”她把戏做足。想借“病会传染”吓走姒风齐,可感觉到姒寒雨倚在自己身上的力道真切地将整个身子都压了下来。心中一惊,“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去请环师傅。”二人扶姒寒雨进房间躺在床上,姒风齐仍未马上离开。他也心有疑惑,若是作假,似乎是演不出这么真的。小诗伏在床边低声问着,也顾不得姒风齐在与不在,起身就要去找人。

“慌什么?死不了!老实坐下。”只是十个字,被姒寒雨断了三段地讲出来。姒寒雨觉得自己现在身上又与前两日一样了,‘看来,不用等上两天去验证了!原来真的是怎么回事!’拉住小诗坐在身边,姒寒雨知道小诗一定是吓坏了。

“风齐公子请回吧!我家小姐休息一下就无碍了,不必向长辈们提及。”小诗见姒寒雨说不出话来,深知她家小姐已经开始有病生烦了。遂而不顾主仆身份,下了“逐客令”。

姒风齐倒也不恼,只是点了点头就出院去了。

待姒风齐一走,姒寒雨就将她身边的小诗向门外推。姒寒雨讨厌小诗紧张地“盯着”她看,好像她真的快死了一般。

“可是小姐…好!小诗不会与别人说的…知道了,我出去了。”姒寒雨再三“大力”地用手推小诗,小诗就算有千万个不放心也只得服从她们家小姐的命令合上门出去了。小诗想,“小姐大约是怕老爷、夫人担心,可是这病总是反复也终究不是个办法。”就在小诗忧心忡忡地回到外间时,一道黑影晃到窗前。

姒寒雨在“梦中”挣扎着,不知自己折腾了多久才终于舒服了些。待意识清楚了,只觉口中有点儿腥咸的味道。身上仿佛用脱力而抽干了水分,睁不开眼睛,想开口亦发不出声音。

“水……”许久,姒寒雨多番尝试之下,嗓子才可以比只用口型之外略微地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那声音极低,根本不为人所闻。

自己已经被人扶起,微凉的水充斥着整个口腔。若在沙漠中渴了两天两夜的人一样,大口大口地吞咽着。

“还要么。”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姒寒雨才睁开眼睛。哪儿来的力气?不知道。也许,这就是她之前已经印证的疑惑。

斋暗尘陪着怀里的人折腾了近一个时辰,瞧见她虚弱无力得连呼吸都是负累似的,所以,他就又一次“犯忌”了。此刻,怀里的人知道要水喝又恢复了生命之气,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原来斋暗尘只在远处,想静静地看伊人一会儿就撤退的。怎奈半路杀出个姒风齐,而且姒寒雨好像还和他“很亲密”的样子。

斋暗尘觉得这一次自己万分值得夸奖,因为姒风齐还能在窥视“他的未来娘子”以后好好地站在那儿。距离不能拉得再近,斋暗尘见姒寒雨还活泼地跳开而且还在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什么。

这样逻辑一下,斋暗尘的唇角上扬,明白了方才的“亲密”大致是为何!再后来,他伏在小院中的大树上,听见小诗下“逐客令”的话语。

直到斋暗尘点了小诗的几处**又一次潜入姒寒雨的闺房,他终于觉得不全服从姒寒雨的意愿是对的,他差点儿就失去姒寒雨了。平日里神气活现的人,原来这么柔弱。

“你…怎么来了?”发现自己又倚在斋暗尘的身上,怪不得那么舒服。

“我不来,你还活得成吗?”斋暗尘瞪了姒寒雨的头顶一下。(斋暗尘大概也只敢瞪姒寒雨的头发吧?)

“你没收到字条吗?”见自己的问题斋暗尘不回答,姒寒雨捧住他手里的杯把剩下的水喝光。

“你要‘思考’嫁给姒风齐?”联系上字条里面的大意,斋暗尘再对姒寒雨的侧脸撇撇嘴。

“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么?”终于,姒寒雨偏过头与斋暗尘对视。不仅是对视,是在瞪他。

“能,哪一个?”算了,妻子没骗到家,他先实实在在地“惧内”一把,反正没有外人在,也无碍的。

“字条。”姒寒雨板起脸,一本正经地对上那双星眸,‘看什么看,小心把眼睛掉出来!’

“收到了。”发现姒寒雨显然看不清却努力瞪他的俏颜,不由得把脸贴近一点点给她瞪。

“那你还来!”看清了斋暗尘的脸,姒寒雨忽然没了瞪他的兴致,低下头,‘好吧!我承认我懦弱。’

“不来怎么发现你的小秘密?”‘原来这只胭脂老虎也是纸糊的呀?’斋暗尘笑了。

“我哪有!”姒寒雨极力否认,‘难道,他也知道……’依靠着斋暗尘,姒寒雨渐渐地觉得不那么累了。她以为斋暗尘也发现,只要有他呆在自己的身边,她即使不吃饭也有力气骂人。

“风齐哥哥,真是对不起,我……”这几个字是斋暗尘根据口型分析出来的,但是后面姒寒雨转了身后他就看不见了。

“哎呀!够了!那不是因为……”“我想赶他走”几个字生生吞回肚子里,姒寒雨完全没必要对斋暗尘心虚的。可是,她不由自主地解释了。

“我知道,你别那么大声,小诗的睡穴时辰快到了。”将手轻掩在怀中人的唇上,结果,“你…怎么又咬我?”斋暗尘失声低吼了一下,因为姒寒雨刚刚咬到的地方就是他为了救她割开伤口的那根手指。

只有伤在指腹上,才不会让他的母妃发现,这是斋暗尘在打算拿血喂姒寒雨的时候就做好的准备。可是,歪打正着的,被“崇尚当狗”的丫头一口就命中了。

+++++++++++++++++++++++++++++++++++++++++++++++++++

关于几部分的文文分章是(一)到(几)的,也许有的大大会“叉腰”觉得“展颜怎么那么懒呀?章节名字都不愿意细想几个?”

展颜汗颜,其实不是的,那是之前写得手稿的原因。当时没考虑到自己会将其上传,所以一章有的会2、3万字。

这才有了对不住大家的分章比较散,现在在赶的手写稿已经在克服了。

希望大大们不弃展颜继续支持,(*^__^*)嘻嘻……

最新小说: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