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七十七章 心中有数,方向全无(二)

第七十七章 心中有数,方向全无(二)(1 / 1)

合眸,他们回来时“落红布”已经不见了。姒寒雨一直在心内挣扎,她是可以说服自己不对斋暗尘有“非分之想”的,可她同时又舍不得斋暗尘身上存在的,自己一直以来憧憬的安全感。

慢慢地,她越来越觉得斋暗尘所持有的各种“条件”都与她所需要的相符合,狠狠地想要借着翻身甩掉自己的胡思乱想。不知何故,她想要甩掉斋暗尘的决心并不如当初“不要”休原了时的一样坚定。所以一条手臂把她的动作压在“想”上,她怕“弄醒”身边的人,只得不动了。

斋暗尘亦是知晓怀里的人没有睡着,姒寒雨窝在他的怀里气息一直不似正常入眠时有规律。在她想翻身,斋暗尘让她未达意愿后。她也没有如往常一样因自己不快而发作,反而就那么顺了他不动了。

这样的事不禁让斋暗尘忆及他与朋来月下对饮时,朋来对他讲的那席话:“她对你很好,比对休原更好,你定要珍惜她对你付出的好。若做了什么让她伤心的事,下场一定比休原那个孤家寡人还惨。”半醉半醒之间,斋暗尘笑了。

但他的笑不是因为幸福而是源于辛酸,见他苦笑朋来又道,“别看她脾气拗,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好。”斋暗尘不由得怅然,朋来难道就只会说“她对你很好”这种话么?朋来拂了拂自己额前的碎发又在斋暗尘肩上一拍,“她活得向来洒脱,最不会做的事就是委屈自己,更不会任人不顺她的意。方才你对她那么凶,她都生生忍下了,你很厉害。依我对她的了解,就算是做戏,她定也忍不下这口气吧?”说到这儿,斋暗尘眼前忽然一亮,是呀!姒寒雨对自己似乎是不大一样了,无关做戏!斋暗尘方才只想,不让别人看到姒寒雨越来越美的一切,口气也有些强硬。凭借姒寒雨的性情不该不回敬他的,那时除他们三人外也没有谁能耳力那么好。

所以,千杯不醉的斋暗尘才放任了自己一次,喝醉了。

“寒儿,咱们搬出王府去住吧!母妃见不到我,自然会来软的,不再夹枪带棒。”斋暗尘深感这么默不作声的女子不像是姒寒雨,与父王母妃见面时,自己几度以为姒寒雨会当即发火。后来,姒寒雨都含笑不语地对待母妃的“挑衅”。斋暗尘不由得发现姒寒雨竟一夕成长了,反而是母妃太过孩子气了些。想到这儿,他拥紧了一下姒寒雨,在她耳边轻轻道。

“只有一个做儿子和丈夫的人做出不明智的举动,才会让自己两头受气。”这是姒寒雨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剖析一个丈夫会在老婆与母亲之间受“夹板气”的真谛。闻斋暗尘一时语塞,她也不抬头。伸出“小爪子”在他脸上摸索一阵后,食指和拇指停驻在他的鼻子上捏住道,“你那种做法是愚蠢的,只会让王妃更讨厌我。她揣着比寻常母亲近三倍的心力生下了你,就是为了要你长大以后‘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的么?把对我的细心分一半给你的母亲,一个男子一生之中只有三个女子对他最重要。一、生他的母亲;二、相守一生誓死不离的妻子;三、孝顺他的女儿。一生何其长?母亲会为你忧心一生,而妻女是享受着你付出的一生,斋暗尘!对王妃要有反哺之心。”姒寒雨不期待有一个男子会为了她不要自己的母亲,那不是个好男人。虽然她清楚那是心疼自己的举动,但心疼也不过只是心疼而已。她嫁进一个男人的家,不起到积极地作用,至少也不该让其破裂。

“那…你为何?”‘为何还闷闷不乐?’斋暗尘没料到自己一句疼惜她的话换来了这样一番透彻的见解,虽然听上去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是完全在理的。

“哎~小姐性子使惯了,总不能期待‘婆婆’像娘家母亲一样娇惯我。毕竟,我不是她生的。”姒寒雨的话被前来“兴师问罪”的宏月华听了个七七八八,对于姒寒雨方才的“沉静”,宏月华只当她是消极抵抗。闻听她对斋暗尘和姒寒雨的这番对话,她忽然觉得是自己小家子气了。

转身就走,回了自己的院子,一脸笑意遮掩不去。

“月华,什么事这么高兴?”妻子一进房间便对自己笑盈盈的,如此开怀,全不像之前出门去的那个人。

“尘儿眼光真毒,姒家的女儿教得很好。我们该想些办法,阻止皇帝把女儿塞给尘儿了。”宏月华也是女人,自然晓得不能完全占有自己的丈夫是何等的难过、悲戚。

悲剧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就已经够了,她的儿子不需要“小老婆”,她的这个儿媳更不需要“对手”。对丈夫讲过,她心下又道,‘直爽些也好,起码不必让尘儿费劲心力去猜。这么小的年纪就明白了做母亲的辛苦,也不知道这丫头的娘是怎么教的,可比我那个没良心的儿子强多了!’宏月华不禁羡慕起敏慧来,她记得暗夜讲过,她的亲家母很娇惯女儿的。怎么一样是娇惯,她的儿子就胳膊肘向外拐呢?

房间里,二人静静地相拥而卧。

“斋暗尘,你忍气吞声的本事渐长啊?”方才姒寒雨莫名其妙地感觉到有人靠近他们的房子,她猜若是小诗,一语不发定不是她的脾性。所以,姒寒雨以为斋暗尘也知道外面有人,才做到如此忍让。

“什么?”斋暗尘还沉浸在刚刚姒寒雨那番令人深省的言谈之中,乍听这么一句话,反问罢了又补上一句,“你方才,是做戏的?”斋暗尘恍然,自己怎么的一个习武之人反败给了一个普通人的感知?是了,他微微凝神回忆方才,双眸睁大,‘母妃来过了?’

“谁演戏?我又不是戏子。”姒寒雨不悦地抬起眸子狠狠地剜了正疑惑看着自己的斋暗尘一眼,她掏心掏肺的一顿“教育”何着是白费了?

斋暗尘语塞,‘明明是她先损我的吗?怎么反倒是成了我的错?朋来说的不假,这女人断然不会让自己受委屈。’他苦笑着又将人儿压回怀里,无法,自己说不过她。

“哎呀~~人家都饿了!你们槿王府的人,平日里光是睡觉就饱了吗?起来,吃饭去!”姒寒雨此时是羞赧成怒,她虽然很喜欢与斋暗尘相拥的感觉,但也不能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就这样呀?而且,某人好像都习惯了,再这样下去就要弄假成真了。

他们的房间外面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人盯着,姒寒雨真怪自己,好不容易嫁一次人,出发点还弄错了。她好似忘了,她是为了保命才这么仓促的嫁给人家斋暗尘的。吃亏的是斋暗尘才对,糊糊涂涂地把精明的自己弄丢了!

催促斋暗尘起身,自己也向床下去。

“小姐……”姒寒雨方起身立于床边人都还未站稳,就因小诗忘记房里还有“姑爷”又一次闯进门而惊得她往后跌去。所以,小诗进门看到的一幕是,小诗正坐在姑爷的怀里怒目瞪着门口的她。

“什么事?有鬼追你么?毛毛躁躁的,小心‘小月影’不敢娶你。”赶紧以手推了斋暗尘一把,借力站起身。佯装发火来掩饰早已羞红的脸色,因为她被斋暗尘收坐在他身上时,他似乎…有了“特别的”反应……

“小姐那么…都嫁出去了,我……”小诗近日里脾性越发大胆了,竟敢当着她的面就小声嘀咕起来。

“你说什么?”感到斋暗尘在自己的身后忍笑,姒寒雨回头白了他一眼,斋暗尘见状紧抿嘴角不敢笑出声。

“嗯?没有,小诗听外头传,说是忘忧新帝已经攻下‘相南’,正要攻打‘灵枢’呢!万一他……”小诗莫名地从一开始就不大喜欢休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现下,连她也不相信休原是单纯的扩疆而来。

“行了,你退下吧!下次不唤你别这样鲁莽!”姒寒雨没容得小诗把话说完。其实,姒寒雨不过自欺欺人罢了,连小诗都弄明白了的事,斋暗尘的心里能没有谱么?

“暗尘,休离吧!将我送回忘忧去!”待小诗一出房间,姒寒雨便回过身与斋暗尘四目相望。很严肃地对斋暗尘将这这句,‘或许这件事儿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把他拖下水的。他的皇伯父膝下无子,防备他篡位的心情不言而喻。现在,如果休原攻打醇国的实际情况若是让他皇伯父知道了,那他们一家人岂不是要白白受到牵连?我不愿意忘忧无辜百姓受伤,难道别国的百姓就不是人吗?’她的话讲的语气不是商量,是已经决定了。

“寒儿,我问你一句话。你以实告之,断不要顾及颜面敷衍我。”斋暗尘突然双手扶住她的双肩,也丢掉了插科打诨的表象,正正经经地注视着姒寒雨。姒寒雨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地颔首。

斋暗尘缓缓地道,“若我使全家都如伯父、伯母那样待你好,你会不会不厌烦,真的成为我的妻子?”这话似是在问,却着实没什么底气,就连对姒伯年夫妇的称呼也变成了“不得已的疏离”。斋暗尘问话之后,生涩地如少年表白过一般,垂眸放下手静候姒寒雨的回答。

“可是,即便是将就。你记得吧,我说过,做我的相公有好多规矩的。就算你一样一天就学会,十年、八年的未见得就能做到完美。”这样的回应似乎有些“所问非所答”,但也总算是一句“有机会”的回应。斋暗尘闻言,有半盏茶的功夫儿,才抬起头。姒寒雨气结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反应迟钝,嘟着唇道,“还是休离吧!互不相欠,免得劳心费神。”

“不!定是上一世我欠了你的,‘规矩’你尽管讲,我定会做到让你满意。”姒寒雨的话给了斋暗尘勇气,一时忘形地伸手将其纳入怀中,下巴搁在她的颈弯,怕她会不见。

“哎~那我就凑合凑合成全了你吧!”任斋暗尘拥着,也将头放在他的颈弯,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坏笑。心道老话讲得好,‘人一坠入爱河,果然会脑子进水还会变笨。想这家伙能在休原反应不及时就把人从忘忧国偷出来,也不算是个笨蛋。怎地最近竟然智商、情商都归零了?’姒某人还好意思嘲笑斋暗尘,也不知道是谁不到一天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和自己合计好了不能把真心掏给斋暗尘的?

“好,你凑合得好。”没有像上一次的不满。有时候、有的人或事只有在被逼迫的极紧的时候才会让自己了解那个人、那事对自己有多重要。

此刻,斋暗尘拥着姒寒雨,仿佛坐拥了天下一样的高兴。

‘寒儿,真不知道你这个脾气倔、长相不倾城,有时又不给人面子的小女人到底哪里好?’心中喃喃,脸上却掩饰不住地笑,痴痴地,没了方向的笑。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