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无情却有晴(一)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无情却有晴(一)(1 / 1)

俏皮的美妇挺着大肚子坐在相对速度已经很平稳了的马车上。

闭目养神,犹记得在临行之前自己只想带着朋来和小白两个人的。

可是,一下子,多了九个!

“九皇子是吧?臭小子!知道真相不早说,和你那个爹一个样!有什么事不能大家一起解决?非要自己一个人逞强,男人就不是人么?对,你们都不能算人!”本来其他八个小子都想挤进姒寒雨的车里,与娘亲近亲近。

听到车内从不对小弟发火的娘亲大肆发飙声音以后,他们果断的退缩了。

听了以后不用去想也知道,小弟是因为他们那个爹彻底把娘亲得罪了,小弟都成了“出头鸟”,他们可没有多余的脑袋伸进去给娘砍着玩儿。

娘亲现在都把他们归入“不是人”的行列了,马车慎入、慎入……

“娘和他都在一起过日子这么久了,还能让他做出连我都不会干的事。怎么只挑别人的错处、痛处,不检讨自己?”闻言,众兄弟真替斋慕白提心吊胆了一回。

小弟敢顶嘴?

他居然敢在母后面前回嘴?

他们的父皇身处此境遇时都不“敢”,大多数只是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心情就算“大不敬”了。

“不生了!”车内半晌没有声音,‘这小子,不白白在我肚子里呆了好几年了么?敢叛变!’姒寒雨轻轻道了一声。

“好吧!都是我们父子的错,娘别生气。”良久,斋慕白道之一句,斋家其他的八个儿子才放下心来。

他们的小弟从不轻易惹母后生气,也不是那种会轻易服软的人。

要知道,他们几兄弟盼着这个小妹可是盼了好久了。还好,他们的执拗弟弟终于开了天恩,服了软。

“态度不诚恳,要知道见了某个不负责任的人以后,我还不知道要生多大的气呢!要是这‘两把火’一起烧起来,我和我苦命的女儿大约就要下赴黄泉才得以相见了。”姒寒雨虽然表面上态度“强硬”,但是心下已经无数次地鄙视自己。

‘姒寒雨,你说你现在都沦落成这样了?没出息到,要靠着欺负儿子过日子,不觉得这么乖的儿子很无辜么?’想是这么想,但是还是强装镇定地继续厚颜的行径。

话音中正色极了,“你先出去吧!叫你八个哥哥来!”忽然睁开眼睛冲她的小白使了个眼色。

姒寒雨不忿,她又不是在“偷人”,至于那八个儿子在马上行驶的时候还盯梢么?

“算了,没告诉你的是我。他们几个都不知道,饶了他们吧!”饱览史书无数,斋慕白知道他娘这是在保护他。

帝王之家的兄弟,素来最忌讳的就是母亲宠溺幼子。

那样往往会让幼子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母亲把“讨人情”的机会留好了给他,他自是不会浪费母亲的一片苦心。

“不知道怎么了?难道我只生了你?知道我为何对你最好么?”姒寒雨故意停顿了一下。

“因为从你要出世开始就不折腾我,他们几个从没出生就是讨债来的!特别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我生他们出来多辛苦你知道么?让他们来!”反正儿子们也看不见她是不是真生气,她只把声音功夫上做足就是了。

姒寒雨晓得前五个儿子比较有“主意”,才有意将每个人都点了一遍。

斋慕白学着母亲的语态“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头伸出车帘的外面。

果然,几个兄长都回到了自己的马上多的老远。

见伸出头来的斋慕白“脸色不佳”,都在马上对他摇手或是抱拳求助。

斋慕白撇了撇嘴,冲他们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又把头缩回车内冲姒寒雨难得的一笑。

午后,一行人停在一家客栈休息。

原本当家主母是不肯停的,怎奈这家店是朋来的暗哨,说是打听到了斋暗尘的去向。

“回主子……”来报的人瞥见房间里除了主子和他们如雷贯耳的“主子义妹”还有两个人,回报的语气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朋来无言颔首才又道,“您听了莫急,渊帝似乎已遭……”这是他们探回来的消息。

据说,斋暗尘已深入忘忧国,又有忘忧皇帝处决了刺客一党的传闻夹杂着。

“讲内容前要看清楚是回报给谁,别欺负朋大哥性情随和。探听不到事情我们不予怪罪,随便报条讯息企图蒙混过去,你有几个脑袋够我来砍的?”不等姒寒雨开口,斋暗夜就先行发难了。

斋暗夜不敢想象,他嫂子要是真发起飙来会是什么状况,而且她现在有孕在身,又是临产在即。

要是嫂子和小侄女有个三长两短,他哪里还有颜面去见大哥!

“把你知道的讲清楚。”斋慕白冷冷清清地提出要求,自己得到的消息莫名甚少。

来报之人没有想到,自己头一次想蒙混过关就被逮了个正着。

还是,比他小的两个人。

主人的脸色自是不怎么好看,他只得老老实实地讲出他知道的所有。

“娘,别担心。”斋慕白素来“木讷”不太会安慰别人。

“是呀!嫂子!”姒寒雨的脸色,才是最让斋暗夜担忧的。

“我也觉得休原不会糊涂到自掘坟墓。即便不惧别的,他也该因为顾忌你而护佑斋兄不会有什么闪失。”姒寒雨的过去,朋来是历历在目。

“为何?”闻朋来之言,斋慕白反问,他娘现下除了生孩子还能干什么?

“以为小叔是唬你们的吗?那故事是真的。”他嫂子的喜忧可以撼动整个忘忧的事,斋暗夜早就给九个侄子讲过了。

其他几个大的大约都信了,只有这个最小的有诸多怀疑。

“不!现在的忘忧君主,也许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忘忧新帝了。”姒寒雨嘴上回答了朋来,但是她的忧思早不是心中承载得下的了。

如今的姒寒雨都不是什么单纯如泉水的性子了,原来就“浑浊”的休原怎么可能还是单纯的人?

“嫂子,你对大哥的感应一向很准,不是么?”从斋暗夜还只是他几个侄子这般大小的时候,嫂子在他心中就已经神化了。

“无论如何,在我找到他之前。他不要出事才好……”姒寒雨对小叔之言仿若未闻,心底只是揣度夫君是否安然无恙。

‘女儿啊!你要乖乖出世,不要折腾娘。你爹爹今夕不同往日,娘亲要留足了气力把他找回来。不然,你就没有爹爹了!’姒寒雨目光空空地回答斋暗夜的话,手不自觉地抚着肚子。

暗自出神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肚子,开始泛起了光……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