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轮回

第一百一十八章 轮回(1 / 1)

这片刻的相依,在姒寒雨看来与愧疚之感无大异处。

但于朋来而言,却无异于是受宠若惊。

朋来于姒寒雨的相处,从遇见的那日开始就很坦然,从不做作。

这正是朋来心痛的地方,姒寒雨想让他帮忙的时候,似乎也从不会虚情假意地投怀送抱。

此次,朋来有些战战兢兢地提着身体里的那颗心。

朋来察觉到姒寒雨很虚弱,可是因为虚弱就任他抱着又完全不合乎姒寒雨处事的性情。

直到怀中的人,目光悠远地望着那片水光,口中却吐出八个字来,他才小心翼翼般,低头看了看那张微显苍白的脸。

“你呢?”朋来不明缘由,却下意识地不答反问。

“我当然信。而且,我切切实实地经历过。”望向远方的眸子忽地一转,对上朋来凝视自己的目光。

神采焕发的笑靥以对,朋来从没被她这么毫不避讳且目光澄澈地注视过,所以一时之间竟像是被施法定住身子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这样天真烂漫的神情让他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见朋来不答,就只是看着自己。

姒寒雨笑意更深地扬起手在他脸上捏了捏,“所以呀!姐姐我,好不容易在比阎君还可怕的死神那帮你抢回了一条小命,可不是为了贪图你报答我的。”

又扬了扬嘴角,“从现在开始,不论我是死是活,你都不许犯傻来管一下。朋来,人活一世真的很不容易,你得把我没活够的都挣回来,行么?”

手由捏变成整只小手覆在朋来的脸颊上,姒寒雨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奶声奶气的靖幽篁。

以前的她,原本是不相信“轮回”,可自从她恍惚之间发现,可以一直普通下去的自己,周遭的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后。

心态一下子变得,平和了许多。

以往的她常常抱怨“女主角”没心没肺地忽略对她最好的“男二号”。

可现下,姒寒雨终于有心力的“闲暇”反思时,想想自己对朋来又何尝公平过?

这般想来,即便她拼了命为朋来争取了一次投胎的机会,朋来也倾尽自己的小半生无怨无悔地付出。

再多的情分,都该抵消了,不是么?

闻言,朋来方才还幸福洋溢的心,一下子与脸色一般沉到谷底。

“你的意思是,即便有谁对你不利。我也不能插手?”见姒寒雨应其话轻轻颔首,朋来的气愤不虚言表。

朋来义愤道,“那我活着还有何意义?”讲出这句话,好似天经地义。

朋来的话,有一种事到如今,大可不必隐讳什么的意味。

姒寒雨也不搭腔,伸长脖子向他肩头上躺。

小手由他的脸颊移上眉心,指腹在那儿来回刮着,试图不让朋来蹙眉。

看似漫不经心的举动,却在她原本就没有大波澜的容颜上,漾出笑意后,戛然而止。

直到此瞬,朋来才明白,他“中计”了!

“朋来,那十个孩子就交给你了。我从未尽过一个当娘亲的义务,希望你不要太宠着他们,尤其是那个小丫头。”朋来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姒寒雨。

姒寒雨笑道,“凡胎之身,怎么禁受得起孕育九龙呢?我的孩子们就拜托给你了。小九心思重,他的话多是不好听的,你不与他一般见识,也就是了。”

在朋来追上姒寒雨时,她便有种关于朋来不太祥和的预感。

所以,姒寒雨自不信命地想保全为数不多的,对她全心全意付出且不求回报之人中的朋来。

“你此去自知凶多吉少,所以想要抛开我自己去涉险?”只有半盏茶的功夫,朋来缓缓地开口。

朋来还可以讲话,着实让姒寒雨一惊。

按照她的意愿,这种事是不该发生的。

接下来的一刻钟,朋来竟反客为主,让强打精神的姒寒雨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朋来……”姒寒雨皱了皱眉头,她已经对整个此生的来龙去脉很了解了。

那不过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纠葛,何必让可以太平度日的人也卷入这场风波呢?

可是靠近了这水汽的朋来好像也变得不一样了,浑身的衣袍逐渐向苍翠欲滴变化,眉宇之间也一改温和,阴郁了许多……

“也许,远没那么简单。”单手扶姒寒雨起身,另一只手臂振袖一挥。

口中意味深长地喃喃一句,又低下头向自己挥袖所置于草地上的一席小榻。

心中默叹,‘原本便可以这样呵护,为何直至今日才显现出来?休原凄凉么?最惨的是我才对。’

将姒寒雨安置于榻上,一方薄毯将其裹得严严实实。

随即,朋来便飘然而去。

姒寒雨尝试过开口,想要止住朋来飞向水光的身影。

却怎奈,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发不出,关于朋来克制于她并做了她想做的事,姒寒雨的心情无以名状。

要知道,姒寒雨根本不想连累朋来的。

一袭与翠竹有焕然天成之感的衣袍加身,朋来忽然释然。

“终于有一次,她一心只担心我的安危。不见外,怕我被牵连。够了,足够了。”望着似已清可见底的湖水,朋来炫耀般的冲湖底灿烂一笑。

正像他说的那样,“终于有一次”他在姒寒雨的心里不一样了。

而朋来的话音仿佛镀上了一层荧荧的光,丝缕般钻入湖中。

半刻钟后,湖面“轰然”席卷起两柱擎天之水,一明一暗纠缠在一起却更如两条巨龙分毫不沾染彼此。

朋来望见此情此景,唇边的弧度划得更大。

他以为次来凶多吉少,不料他心仪之人想要依靠一辈子的那个果然没有无用到让他瞧不起的地步。

“你究竟几岁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大英雄!只会伤了爱你的人!”纵身一跃,广袖力拨,较为明净的水龙被他剥离开去。

替代了那水柱,周身出现无数根参天巨竹,很快便把墨色水龙分流纳入虚空的竹腔之中。

巨大的竹子越来越多,湖水变成墨色又被吸走。

半个时辰后,原来的湖水竟生生地被抽干了。

取而代之的是,浓密、幽深的片片竹林。

被甩出很远的斋暗尘方要上前……

“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十丫头已然出世了!我这样做和你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朋来的声音幽幽的回荡在竹林之中。

“我如此纯粹是欠了她太多,否则她也不必有今日之难。妹妹产后虚弱,带她回皇宫好生养着。若你睿智,就别再让她忧心。”这可能已算是朋来最后的交代。

的确,如果当初朋来强行娶了姒寒雨,她便不会遇见休原;若他看护好她不让她受伤,她就不会遇见斋暗尘;如果他不那么纵容她,也许姒寒雨只是他的。

但是,也正因为有太多回不去的如果,才真应验了他们当初已定下的际遇。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之长虹惊世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