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早来的“归宿”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早来的“归宿”(1 / 1)

许是她的声音小了些?

在小姑娘讲出“镇云魄”这个名字后,才注意到对面那个“没礼数”的根本没有听她说话。

他东张西望了以后就,跑了???

‘娘说了,这种让人无法形容的怪人叫奇葩!’一时生气,也没再去理会。

反正鬼也跟着人一起走了,少年是死是活与她何干?

她就没见过这么“没家教”、“没修养”的男子,顺便合上双眸腹诽一阵。

当小小的脑袋里划过那样一句话、这样一种感觉后,猛然睁开晶亮的眼睛。

‘我刚才想到了什么?娘?对,是娘!’

思绪到了这里,小姑娘心里多是窃喜。

能那么想起“娘”,就说明自己不是个没爹娘的孩子。

而且,这样想时,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爹娘都很疼她是她深信不疑的事。

“小姑娘!你有见过一个样貌俊秀、器宇不凡的少年来过么?”突然,一道“不速之音”打破了她“自我向往”的美好。

闻听对面那中年男子口中“样貌俊秀、器宇不凡”二词,小姑娘内心底有种嗤之以鼻的感觉。

讪讪地想,‘就那个没家教的,还配得起…咦?我怎么记不得他的模样了?’

小姑娘此刻的震撼远不是草草几句话可以形容的。

她犹记得自己方才还与那少年对视过,没理由记不住他的样子啊?

再不济,自己仍记得少年身边有只“阴魂”,那魂较之少年脾气温和得多。

这些事,她都记得,为何独独忘了那少年的相貌?

中年男子见小姑娘不理他的问话,只是自顾自地冥想。

以他的身份,从不会有平民敢这般待他。

“这是谁家的女孩,竟如此无礼?”中年男子身后的随从可没有他家主子的大度。

这人讲话已是三分客气,但那七分不待见,她看出来了。

小姑娘自不是“痴儿”,就算是痴儿也受不住那随从的盛气凌人。

‘怪不得小的如此,有这般下人耳濡目染,有礼教才是鬼上身呢!娘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然不假。’

小姑娘脑袋里暗骂前一句时还对“外界”有些许的反应,可一想到“娘说”的话,便全身心投入那种“有娘的欢喜”了。

管你是谁,爱哪儿哪儿去!

“总管,咱们还是去找小主子吧。这丫头都不会应人,没准儿是个痴儿,没人要也未可知。”随从贴心地找“台阶”给中年男子下。

这样的年月,下人的身存之道无非是“察言观色”四字罢了。

“没人要?眼拙的东西。”被唤作总管的那名中年男子白了身边有眼无珠尽想着“拍马屁”的下人一眼。

转而负手而去,心道,‘独那流水玉佩,此女也绝非是无人问津的池中物。’

这男子眼下急于寻觅他家小主子无心他顾。

否则,仅看女娃身上将自己裹得严实的那件白色衣袍和缝隙中露出的那“流水玉佩”,也必将此女出身弄个明白。

中年男子一行十几人才走,又一批人由隐及现。

为首的是一名仙风道骨般的青年男子,他身着一袭深蓝立在竹林之上。

“告诉主子,咱们少主找到了。”那男子眸子紧盯住“幽篁居”内,沐浴在午后阳光里那熠熠生辉的小姑娘。

男子半回身,偏过脸向后面的一群下人道了一声。

“可是圣公子,此…是个女子呀?”身后的人迟疑一番还是把心中的担忧尽数讲出。

“主子不是女子么?”目光没有从那竹椅上的人移开半分,之前那波人是谁他了然于胸。

以对方的身份,换做他人如此无礼早就处罚了。

小姑娘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原处,足以断定她有过人之处。

“是。”属下不敢多言,他们圣公子今日的兴致不错,一切的回答都是淡淡不冷的。

趁他还未动怒,“明白人”就不能犯糊涂。

不然的话,准没有好下场,说不定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名男子,名曰圣潇湘。

立在圣潇湘身后的人,单手捏住脚下主子的一片竹叶。

并没有折、也不曾摘,仿佛只为了捏一下。

在这人松手之后,一股含竹叶之彩的墨色雾状物从那叶中抽离出来。

先是化成一缕,而后聚作一团在那人掌心。

圣潇湘又把左手负在身后动了一下,那人点头,表示已明白要主子快些回音的意思。

那人将手掌抬至腭边,对手中“墨气”轻吹了一口气。

那气团在眨眼之时,飘出数丈远看不清了。

就在“墨气”飞出的一瞬,被抽了“魂”的那片叶子由茎处“咔”的一声断离母体。

仿若一只在空中折了翅膀的蝴蝶,缓缓地打着旋儿飘落下去。

小姑娘缩在白色外袍里还是觉得阴风阵阵,尤其是两刻钟前,她竟见到有一团墨黑的小东西从院子外的竹林飞向另一头。

她在干什么?

她可不是在晒太阳,她正在用自己的“意念”等人,袭南竹!

‘咦?那个东西,怎么又飞回来了?不…太一样?’正怨愤地念着袭南竹为何不回来,为何把自己扔在此处?

天上,一小团东西从别处飞向竹林。

睫若羽扇忽闪了几下,表现出对这“怪事”的好奇。

那团墨色浮在圣潇湘面前,渐渐地展开变淡,空中显现出几个字:

“好生带回,免生事端。”

一阵微风,几乎在八个字方成形之后便随之吹来。

刹那间,呈现出的几个字又消失不见。

“这次没你们的事,我亲自出马。”浅浅数字后,原本站着圣潇湘的那根竹子已经空无一人了。

后面的一群人闻言皆压低了身子,统一的玄色衣服在阳光之下无声地消去踪迹。

镇氏一族的家仆,唯有圣家是历经千年而不被主家所弃的。

所以,圣家人经手办的事,无一例外的是只有成功一种可能而已。

‘镇云魄?为何是这样的名字?好吧!反正也没有别的名字可以叫,就是它吧。’似是因为全身都在放松,小姑娘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以再想的了,只得这样呆着。

圣潇湘立在幽篁居外,凝视着那白色外袍在阳光下的耀眼。

‘镇云魄么?主子说少主到了,难不成这女娃真是…不!事有蹊跷。’淡漠的目光中一闪而过的兴致。

圣潇湘,只要他想知道,凭谁的心事都会被“挖”出来,包括他的主子。

因为小姑娘一直把自己包在衣袍里,圣潇湘终是未睹其真颜。

可是从中溢出“冥息”让他不禁微微蹙眉,他讨厌镇氏、讨厌死亡的气息,从小就讨厌。

“云魄小姐。”然而,不喜欢和可以不去做永远是两回事。

眉目之间去了三分寒气,换上自认已经不太会让孩子害怕的神色。

轻向院中走了几步,淡淡地唤了一声。

小姑娘许是没有发现有人进院,惊得坐起身时,外袍从头上滑落下来。

小姑娘的模样这才尽数展现于圣潇湘的眼中。

目睹小姑娘的真颜刹那,强装温和的的圣潇湘微怔了一下。

转瞬之间,面上颜色如“冬沐春风”,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你叫我什么?”其实她听见了,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转念之间,心中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滋味,‘若他这么叫我,是不是说,我不是被遗弃的孩子?’

因为此人说话内容是她感兴趣的,所以她认真的看向立在不远处的人。

初看上去年约弱冠,方对上目光时,但觉那一袭深蓝像空谷中的幽兰。

用兰花来形容一名男子确实不妥当,可那就是她对圣潇湘的第一印象。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子,她可以记得。

“云魄小姐,主子找你呢!怎地贪玩儿不回家?”听闻小姑娘的话,圣潇湘笑意更深。

耐心地又讲了一次,孩子嘛!哄哄也便是了。

“是该回家了,玩儿够了。”小姑娘敛下眸子,容颜也不过是清秀而已,沉静地叹了一句。

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悲,圣潇湘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个“少主”,仿佛真的不似刚刚那一瞬间的“惊艳”。

“是了,那便随属下回去吧。”圣潇湘得到了小姑娘的信任,笑意继续持续着。

见小姑娘利落地收起外袍抱在怀里走向自己,完全没有对他产生任何怀疑。

‘呵,终于有好事要发生了。’圣潇湘心细如尘,他的本事也是在小事上察觉不为常人得知的秘密。

在此情此景之下,如此轻易地就相信了一个陌生人。

没有胆怯、没有迟疑,小小年纪这般自信,“冥神之光”她承之无愧。

(喜欢的大大们不妨收藏下。)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