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败露(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九章 败露(求订阅)(1 / 1)

夜半,轻纱幔帐之中。

女子衣不解带将本该盖在身上的被子都蒙在头上,小手的里面还握着十来枚铸有“云、魄”二字的铜钱。

“姑娘就大发善心帮帮我们吧!”幽幽之音在帐外徘徊不去,扰得镇云魄片刻不得安宁。

镇云魄不怕他们,只是一到夜里就来求她这、求她那。

她是人,也要休息的。

镇云魄明明只与仁心相隔半面墙住着,为何他们不去找仁心,鬼不是最爱缠孩子的么?

心里轻哼一声,‘都怪那男子!’

她心中暗道之人便是“月光炒饭”,镇云魄可不是因为芳心暗动才睡不着的。

这两年,她别的没学会,倒头就睡这一招倒是很精通。

‘五千两,进账我的钱袋倒是蛮好的。只是那个男子,月光?炒饭?亏那个掌柜还真的信了。炒饭吃过……’想到“炒饭”一词,就忽然想到了娘。

‘那不是一样主食么?娘为我做过的。是呀,那…是娘么?’漆黑的脑海中突然蒙蒙的亮了起来,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那亮光里。

虽然不甚清楚,但是强烈的亲切感告诉她,那正向她招手,要她过去吃饭的女子就是“娘”。

“大胆鬼魅,竟敢扰我少主休息。”一生稚气的断喝生生地把正向“娘亲”那处走的镇云魄给揪了回来。

镇云魄气急败坏地坐起身,向帐外看去。

‘咦?不对,不对……’她看过去的时候,小娃娃正立在她的帐前。

而那些方才还纠缠不去的阴魂鬼魅们已退至门口,镇云魄看不见仁心在搞什么名堂。

屏息凝神,那微合的杏眸立时张开,‘这小子,在梦游?那些魂,在惧怕他?这小子有什么值得阴魂惧怕的么?’

好奇心引着镇云魄下了床,轻手轻脚地绕至仁心面前。

众魂见镇云魄出来皆欲上前。镇云魄与仁心对上脸以后就吃惊的怔住了,甚至忘了去理会身后的一干魂等。

“都说了!滚出去。”仁心拾起镇云魄落在地上的印符“云魄”,小手一张,各个铜钱就分置在他们周围。

将自己与镇云魄圈在里头,胆敢近前的阴魂一旦触到他们的“圈”便立即“烟消云散”。

蹲在原处的镇云魄,扬起了唇角。

原来,她真的不是被遗弃的!

“少主,你有没有伤到?”小仁心喝退众阴魂,又重新回到镇云魄身前。

镇云魄玄色的装扮由头到脚,若不是脸和手的白皙与之成为明显反衬。

此时的她早已完全融入了这没有烛火和月色的黑暗里了。

“俎玉。见到你真好。”下一秒。呆愣在床前的镇云魄将面前的小娃拥入怀里。

或许说。她是拥住了仁心不错,但更像是大人之间的相拥。

喜极而忘形,她认得他,不是仁心。

这小娃的样子。分明是她家中那“青梅竹马”的脸刻下来的。

否则,根本不会这般相像。

现下的镇云魄,一点儿也不为见到“青梅竹马”而感到讶异。

她来得,俎玉为何来不得?

“少主,我是仁心。”小娃娃的语气瞬间失去了方才的戾气,有的尽是白日里小仁心的天真烂漫。

怯怯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语气,使镇云魄心生疑惑地放开小娃娃并仔细端详。

是呀!她连亲人的模样都记不得了,为何单单记得俎玉?

镇氏老宅。大长老房内。

“家主深夜到访,不知所谓何事?”大长老依旧的淡漠态度,着玄色衣袍没有对镇云魄时的和蔼,更没有对待“家主”该有的礼敬。

静静地坐在藤椅上,仿佛只在自言自语。

“那孩子不欠咱们镇氏的。难道折了我一个人还不够?为何要把无辜的孩子也拉进来?”镇蓝忧站在大长老的对面,虽也面无表情,但言语中的关切已超出了她原本该有的情绪。

“要不是因为你没有灵根,镇氏又何苦用一个来路不明却拥有冥神之力的小丫头?”大长老的语气像是在责备,已有许久,镇蓝忧没再听到过这样的“教训”了。

大长老的回应有些漫不经心,甚至让镇蓝忧有一种“既是如此,你为何要活着”的闻后感。

“相信,爹爹也感应到,有一股强大的冥光…在接近她吧。”“爹爹”没错,就是这个称呼,这股血浓于水。

镇蓝忧毅然舍弃了寻常女子该有的一切美好,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此刻,镇蓝忧语气全无,只是浅浅地在陈述。

她做错了什么,狠绝?

以一个女子之身,独挑一族大任。

她不狠,不绝,行么?

没有“灵根”?

那该怪谁?

怪她么?

“家主今夜是……”大长老还要怪镇蓝忧失态,转念之间便领会了镇蓝忧话外有音。

“死丫头,你做了什么?”听到大长老的气骂,镇蓝忧不仅没有气恼反而笑了出来。

“没做什么!只是借自己为咒誓的引子,如若那小丫头有个三长两短,便会有镇氏一族的千年基业为其挡煞。大长老,可还满意,家主我以此法子断送了镇氏?”镇蓝忧在继承大位这数载之中,自不是一帆风顺的。

每每觉得快扛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一下自己是为了父亲。

可是到头来又怎么样呢?

十五年如一日的守护,换了父亲的全盘否认。

在父亲的心里,镇氏依旧比她重要。

“镇蓝忧!”大长老闻言勃然大怒,那只长满皱纹的大手拍在身侧的茶几上。

木质的茶几不仅是被震裂、震断,而是直接粉身碎骨。

“女儿在。”镇蓝忧临此生死大劫眼皮都没抬一下,再不念及父女之情也不至于下死手,是她对大长老仅存的希望。

没想到,她错了。

一阵劲风向她席卷而来,此等情势她想躲开已然是来不及了。

“圣潇湘,你以何等身份来妨碍我与家主密谈?”听到这话,镇蓝忧睁开紧闭的双眼。

而方才欲对她痛下杀手的大长老还在房中,她则是与身畔的圣潇湘立在院子里。

大长老怒视着圣潇湘,他们之间的窗子早已被破坏的只剩下窗框了。

“少主出门前有令,大长老多年来企图独霸镇氏一族。假使大长老欲对家主不利,先杀之而后报,无人敢有非议。”圣潇湘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被“闲置”。

镇云魄早在几个月之前,就感应到镇氏一族将要“换血”。

不想正临“换血”之时,自己却被支开了。

所以,圣潇湘留下,便是为此。

“少主?哼!她才是十六岁的一个小丫头,乳臭未干也敢来与老夫抗衡?”听闻圣潇湘拿镇云魄来压制自己,大长老轻蔑地哼了一声,丝毫不将其放在心上。

大长老动了这么大的肝火,只因为他以往没有提防过圣潇湘。

想不到圣潇湘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救走。

“大长老可不要忘了,是谁推少主上位的?还有,是以什么理由推她上位的。镇氏一族之所以可以兴盛几千年而不衰,可不是因为每一代都有人倚老卖老!”圣潇湘初见镇云魄时,就料到她不是个一般的孩子。

那时,圣潇湘也猜到镇云魄必将在镇氏掀起滔天的浪头来。

只是,料想不到。

才短短两载,他所期盼的即将来临。

现在,圣潇湘心下泛起嘀咕,‘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难道真的被家主口中的冥光绊住了?能从这老头子的手里把人救下来已是潇湘的极限,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和家主就都交代了。’

“老夫推得上去,自也拉得下来。这般威胁,对老夫毫无意义。”大长老笑了,他垂在袖中的手掌心已聚集了不少不善之气。

在听完圣潇湘那番令他气恼的话后,大长老便知其中有诈。

言罢,双手齐挥。

两团漆黑之气只在出房间之前一晃而现,待出了烛火的照耀范围便隐没在无月的夜中了。

正在圣潇湘感应到有杀气临近却无法辨明方向时,空气中传来了使人为之一振的嗓音。

“云魄从不欠人人情,蓝忧姐姐非老头子亲生。老头子若将家主置于死地,为小丫头我擎煞的,老头子是首当其冲!”闻言,镇蓝忧望向幽黑的夜空中,那盈盈发光的身影。

房中的大长老闻言脸色大变,立时向自己发出的那两团要置圣潇湘和镇蓝忧于死地的黑气一抓。

与此同时,圣潇湘顿感杀气远去。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