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三十章 暂时的了结(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章 暂时的了结(求订阅)(1 / 1)

大长老那招,是要对圣潇湘和镇蓝忧下死手的,那两团黑气被他召回即将收回掌心之时……

“哦,我忘了告诉老头子了。”对大长老讲这话时,镇云魄苦笑了一下,她也觉得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本不该发生的。

镇云魄抬手取下头上的斗笠,斗笠下缀着的那七枚早已不会响动的铃铛,同时振动了一下。

“您送丫头的礼可真是不轻,现在‘还’还来得及吧。”这斗笠是两年前,大长老亲手送给镇云魄的“礼物”,说是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可是,镇云魄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臂之力”可不是那么好用的。

虽然诸事因为有它而得心应手,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是娘的谆谆教诲。

言毕,手中的斗笠已随着那黑气而去。

镇云魄落在镇蓝忧前面,只手挡住镇蓝忧欲向大长老跑去的步伐。

她能明白镇蓝忧此时的心情,即便大长老对镇蓝忧很冷酷,可在镇蓝忧的心里父亲毕竟是父亲。

“姐姐今岁不过二十五,他带你回来时对你做了手脚,老头子真的不是你爹。”镇云魄一席话罢,镇蓝忧的身子震了一下。

这样的话,也许根本不具有说服力。

镇蓝忧的脚步顿了一下,镇云魄又道,“切勿念他养育之恩,养姐姐的是镇氏。”

大长老的哀嚎之声已再次是从房间那头传来,若是放在常日里镇云魄也不会如此狠心。

“姐姐!”再一次拦住镇蓝忧,瞥向房间里那顶悬在半空中罩着一团黑气还在旋转的斗笠。

镇云魄咬着下唇,虽然不愿意,可她还是说了,“姐姐,族中的长老都是他害死的!”

因为这句话,镇蓝忧上前的动作完全止住了。

是呢!族中的几位长老,除了大长老,大家对镇蓝忧都很好。

镇云魄的话顿了又顿。“还有仁心,”强行忍住心伤,“他才五岁…竟被他用作‘引煞’,想将我变成傀儡…供他驱使……”

这是最让镇云魄痛心的事,也是迫使她几经挣扎才对大长老下了杀心的诱因。

一看到那团还在挣扎的黑气,镇云魄就想起小仁心临死时痛苦非常的模样。

镇云魄咬牙切齿地取下腰间的“钱袋”,一整袋“云魄”砸向那团黑气。

终于,在布袋被黑气腐蚀后,“云魄”纷纷洒在黑气上,原本如熊熊大火在燃烧似的黑气被瞬间熄灭。

黑气。散了!

“潇湘哥哥。”镇云魄表情上释然许多。一双小手抱住镇蓝忧的手臂。口中却唤着圣潇湘的名字。

“谁?我么?”圣潇湘很意外,镇云魄从来没这么叫过他。

不!也许有过一次,但是被大长老训斥了以后就再没有过。

圣潇湘表面上以手指反指着自己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气。

心下却欣慰地笑了,‘这个魄丫头。最知道谁对她好,她该对谁好。’

笑过镇云魄,圣潇湘转盼看向镇蓝忧,‘家主这半生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恐怕就是帮了丫头这一次,这个丫头啊!是要成大气候的!’

“嗯!潇湘哥哥即刻起便是族中长老。”镇云魄亲昵地扶着镇蓝忧,嘴里还碎碎地叨念着,带着镇蓝忧向院门口走去。

说完,还留下一句。“哦,对了!哥哥别忘了一件要事,将这园子封了。从此以后谁敢涉足一步,以新族规处置。”

圣潇湘还沉浸在自己怎么就如此“草率”地被“少主”任命为长老的震惊中,另一枚“炸弹”就在此时炸开。

新族规?

什么时候的事?

谁立的?

他怎么不知道?

“臭丫头。我什么时候立新族规了?”镇蓝忧听了小丫头的事事周详心觉好笑,现在的镇云魄在镇蓝忧眼中变得可人多了。

说实在的,镇蓝忧知道开始的时候镇云魄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太喜欢初次见面时候的镇云魄。

那样的孩子没有人情味,镇氏已经够鬼气森森的,不再需要冷冰冰的傀儡了。

所以,即便镇云魄自作主张兼越俎代庖,镇蓝忧也一点儿都不觉得生气。

孩子嘛!

这样很好,像是在对姐姐撒娇,是女孩儿家该有的率性、活泼!

“姐姐都快过了待嫁的芳龄了,好不着急那?”镇云魄的这番话听起来“呛人”极了,但是听在镇蓝忧耳中也窝心极了。

“呦!丫头这是急着篡位呢!”镇蓝忧忍住落泪的冲动,‘这是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怎地如此会疼人?嫁人么?即便只有二十岁,恐怕也过了待嫁之期了吧?’

镇蓝忧口中虽在嗔怪镇云魄,心里却早接纳了这个妹妹。

不知几时,一直阴不见月的夜里绽放出了皎洁的月光。

‘这样的年华,这样的绝色之颜,担上这样的大任。岂不是要步我的后尘么?不!这么善良的孩子,不该是这样!不该……’借着月光的银辉,两年来镇蓝忧第二次认真打量这个名叫“镇云魄”的孩子。

两载黑纱加身不见天日的面庞,没有如死人一般的惨白。

反而因岁月的流逝,初显少女的美好容颜,佼佼之姿。

想到自己,镇蓝忧忽然不想让镇云魄变得和自己一样。

“篡什么位呀?家主,姐姐来当;有事,妹妹来扛!最近可能有一桩大生意,小妹我得养足精神去睡一觉。时辰不早了,姐姐也早些休息吧!”将镇蓝忧送回她的院子门口,一口一声姐姐地叫着,让蓝忧好不心酸。

镇云魄明媚的笑容让月光失色,在镇蓝忧的印象中,她从没有这么笑过。

那句“家主,姐姐当;有事,妹妹扛!”更是添了几分男儿的豪迈,让镇蓝忧会心地笑着点头。

镇蓝忧的方才的话是认真的戏言,可镇云魄这番言论却是嬉闹的真心话。

回到自己的房门前,镇云魄不愿意走进去。

那会让她想起仁心,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孩子。

坐在帐中,仁心没来找她,一直等、一直等。

悠悠入梦。

梦中,镇云魄终于见到了分别已久的,家人……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