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忆华年(三)(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忆华年(三)(求订阅)(1 / 1)

斋慕思冲出大殿不久,身边便出现一个身着墨绿色衣袍的男子。

“俎玉你回去吧。”这名与她年纪相仿的男子,就是她的“青梅竹马”。

小的时候,因为别人都比她大好几岁,所以只有她和诗姨家的尔宁、玉海曙和孤止若能和她一起玩儿。

可问题是那三个孩子介于她“公主的身份”,每次和她在一起玩都让着她,她从不尽兴。

现在,渐渐地长大了。

不明所以的,她开始讨厌俎玉。

就因为不明所以地讨厌,所以斋慕思才觉得自己更加烦恼了。

“你要去哪儿?”没有礼仪上的“生疏”,倒是居高临下的“轻蔑”感多一些。

斋慕思想,她大约就是讨厌俎玉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她爹爹是一代帝王都没有对她冷冰冰的。

“我去……”方想回答俎玉,才想起她出门之前是连父兄带俎玉一块吼进去的。

那么,她现在不应该正面回答他才对。

斋慕思觉得自己这么想完全在理,“讨‘寿礼’去!别跟着我!”

其实,斋慕思是在宫里呆够了。

她想去除了宫中唯一能去的地方,去找孤家三兄妹。

她在小的时候就困惑过,为何孤家三兄妹姓的都不一样?

这件事,她不能问爹娘,不想问白又不愿意问其他的哥哥们。

所以,除了就不回渊国的小叔叔斋暗夜,她只能去问师公环青乐。

记得师公一直享有“医仙”的美誉,而且她又总是觉得在师公身上,似乎所有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

师公只是告诉她,孤叔叔早年中了一种邪术。

恐邪术再度波及他和几个孩子,所以前两个孩子不论男女都必须用那两个名字。

那是她还小,不甚明白。

此番下来虽说懂了,却总有中师公言之未尽的感觉。

“都说别跟着我了,师公!你回来了!”她讨厌俎玉像监视犯人一样的看着自己。她又开口赶人。

但是赶了一半儿又察觉到没什么作用,灵机一动!

她知道俎玉长大了以后对师公“敬畏”得很,虽不晓其内因,但是有用就行。

师公出外云游已经有两载之久了,骗俎玉说他老人家回来了也的确有可信之处。

她煞有其事地冲着俎玉身后叫了一声,俎玉平时很精明,此刻竟真信了。

在俎玉回眸那瞬,慕思就消失无踪了。

从小到大,家人什么功夫都不许她学。

独有母亲和师公力排众议,说是女儿家一点儿功夫都不会太危险。

结果。她的“功夫”用来躲俎玉正合适。

轻盈地像是在飞。师公说以她的天分除了父亲和叔父以外也就是他自己追得上她。

不去孤叔叔和诗姨的家。她大可以去找外公、外婆的,可是自己刚被母亲训完,哪有心情去呢?

“诗姨。”慕思进孤家犹如进自家,依着她的功夫路数。一般的护卫根本看不住她。

白日里孤叔叔经常在宫里,所以她就完全不避讳了。

立在门口先唤一声,是斋慕思和小诗之间的默契。

有时候,斋慕思觉得有小诗这样的母亲很幸福。

无论何时,只要母亲一训她,诗姨总会明里暗里地替她说好话。

诗姨胆子小,所以斋慕思每每唤她时声音都很轻,自不会像与止若他们几个人玩儿时那样。

“公主又被姑娘训斥了。”斋慕思本想上前的步子止住了,因为近日孤叔叔在家。

出于本能的她想转身就走。去找孤家三兄妹“讨寿礼”,离开的脚步又因这问话顿住了。

从她记事以来,全都加在一起,也没听过孤叔叔说话超过十句,她还以为孤叔叔不会说话呢。

这个话题和她有关。“公主”说得是她,那训了她的“姑娘”就应该是她娘了,‘原来孤叔叔是这样称呼娘的。’

“小姐是怕自己不能维护‘小小姐’一世周全。”短短的一句话,寥寥不过二十字。

斋慕思的心却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心下喃喃,‘所以,诗姨比我懂娘的心。这一次才没有马上为我讲话?’

“有劝姑娘宽心么?”小诗倚在孤月影的怀里,静静地扶着小腹。

孤月影听到了斋慕思来时的那声轻唤,否则凭慕思从环青乐哪里学来的功夫,他觉察不到也是正常的。

正因为听见了,所以孤月影太特地开了金口。

“宽心?生了九个皇子的时候也没操‘小小姐’一份心多。”至此,小诗开始为她家小姐累得慌了。

想当年,她家小姐何其“霸道”。

管你是谁!

只要是她不高兴就没给过谁面子。

自从有了小女儿以后,愈发的像个母亲了。

渊后对小女儿的细腻、耐心,严重时让渊帝都妒忌。

“怎么?你不是常说小公主很让人省心么?”孤月影的这句话恰恰问到了斋慕思想知道的事上。

虽然斋慕思的性子怪了些,但是以孤月影的“沉闷”多少猜得出一点儿。

“那是较之别国的公主,可是比起她们来,咱们的这位哪里有那么多宫廷束缚?”小诗轻叹一口气。

借着忧心且为她家小姐着急地道,“除了不能到处乱跑,别的事小姐几乎都不苛责她。”

淡淡地思考,略略的停顿后,“有几次我听见姑爷说女儿家不应该太放纵。小姐却说她的女儿不用做大家闺秀。姑爷再劝,小姐就恼了!”

闻言,斋慕思心中深深地震撼了。

她从不知道母亲这样心疼自己,从小到大教训自己的都是母亲。

斋慕思的心开始动摇了,觉得今日那样顶撞母亲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诗称呼斋暗尘夫妇仍是“小姐、姑爷”,这也是姒寒雨给的特权。

“姑娘对皇子们不是一样好。”孤月影跟着斋暗尘跟久了,完全了解“教导”公主的心向着“姑娘”是最合主人心意的。

反正已经开了一次口,一击到底,也就不会错了。

“很好?”小诗听了丈夫的话表示否决而非否定。

“生了以后就不为他们操心,那叫好?虽说‘物以稀为贵’这话不假,但是小姐对待诸位皇子会不会有点儿太没个母亲的样子了?”小诗完完全全地进入了丈夫想让她有的状态,开始抱怨小姐对自己的儿子不像母亲。

“就像二皇子、九皇子和七皇子他们,看上去对小姐还比较亲近吧。可那还不都是孩子们对小姐好么?”孤月影根本插不上话,也不必插话,听小诗一个人唠叨就够了。

“咦?这么说来,敢顶撞小姐的还真就是小小姐。其他的皇子们都对小姐言听计从,影!你说这是何故?”本来是要反驳孤月影的人,在自己的喋喋不休之后竟“自取灭亡”了。

估计“小火文煎的时辰”已经够了,孤月影相信主人和姑娘的千金,不会愚钝得连话讲到这里还悟不出其中含义。

“行了,当心腹中孩儿和你一样唠叨。”孤月影感叹姒寒雨的“塑造力”非凡,他的妻子许是给“姑娘”培养习惯了。

拿谁都当成他们家那多事不经心的小姐,总“喜欢”嘱咐不停。

“我唠叨……”接下去,小诗对孤月影的“抗议”斋慕思就没再听下去。

她的“旗号”也是要“寿礼”来的,所以怀揣着对母亲的顶撞和自己的不懂事的负罪感,她改变方向去找孤家兄妹去了。

当斋慕思站在孤止若的院落里时,真心觉得自己是来的太巧了。

尔宁、玉海曙和孤止若三个人正围坐在一张小桌子前,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喂,你们三个!我提前收‘寿礼’来了!”斋慕思因为方才的事本,是心情不太好。

但也许是承袭了其母的“乐观”,暂时的用笑容压下了心中的阴郁。

只是,当孤家兄妹三人一起将脸转向她时。

她先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而后眼前一黑就没有知觉了。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