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忆华年(五)(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忆华年(五)(求订阅)(1 / 1)

无绝大师对于姒寒雨而言,是她来到这世上第一个主张要“娇惯”她没有极限的人。

也是从那时起,她几乎就没再为任何事哭过。

转瞬一般的时光飞逝,她已是十个儿女的娘亲。

那个在她儿时“点化”过她的慈祥爷爷,就这样离世了,让她不禁怅若所失。

“无绝大师在圆寂之前,可是留了什么话?”无缘无故地“无绝寺”的和尚们,自是不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到一个看上去还是弱冠年纪的人手上。

斋暗尘知晓妻子的心意,所以这话是由他来问的。

“现任方丈讲,无绝大师说这是要经我的手送妹妹才能灵验的寿礼。”父亲的问话斋慕卿先是一惊,而后就释然了,他们九兄弟就是由父亲接生的。

试问从古至今,哪个皇帝能如此?

替妻子问话也便不奇怪了。

“古来医者难自医。”姒寒雨合眸轻叹,心中万分感激却无以为报。

“对了,无绝大师还说娘的仁爱之心为妹妹留下福荫。还说,妹妹的将来定不让娘担心,是‘大难不死’之命。”闻听母亲那句禅意颇深的话,斋慕卿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

“尘,你说大师是在告诉我些什么吗?”姒寒雨没有开口,抬起头,将脸转动些许,为的便是不让孩子们看见她心事重重的神情。

与夫君相守、相惜这么多年,他们早已心意相通。

什么事,只要是一个眼神就可以“交谈”,根本不需要说话。

“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谁也别想把你怎么样。”斋暗尘一样不语,见妻子的眸子里已经开始有了水汽,马上以广袖将她与孩子们“隔离”开。

斋暗尘夫妻这种“怪异”的举动一点儿也不让他们的儿女觉得不正常。

相反的,看上去顶多可以做他们“兄嫂”的双亲时常会“暧昧”一下。

斋慕思照镜子照够了,发现爹娘又在“演”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剧目。

“都看这里。看这里可否?怎么在某些男子的眼中永远都只装得下一名女子?”斋慕思咕哝着,是很大声的那种。

见人家不理她,“快瞧瞧她辛苦生下来,美若天仙的女儿吧!哎~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明明我才是寿星,却被人爱理不理。”

再用手指点了一下颈上那晶凉的花团,大“耍”了一套小女儿该有的“小脾气”。

也许,这样的行为在一般的皇室中会被视作“大不敬”,可身为皇帝的斋暗尘却一点也不生气。

因为,有人因为女儿的话转忧为喜了。

显然。他们的女儿不是在耍脾气。大约是她感觉到母亲在“哭”了。

有时候。斋暗尘总在想,国不国的无所谓,养了这个女儿真是比任何一个儿子都值得。

女儿总有办法让消沉中的妻子笑逐颜开,这样的事自己却做不到。

妹妹“耍宝”完毕。斋慕岚捏着一块儿蓝色的玉佩来到她身边。

“我说六哥,咱们渊国的小公主缺这东西吗?”玄衣兄长瞥了一眼斋慕岚手中的玉佩。

再度不合时宜地以他惯用的语调不分“长幼尊卑”地插了一句。

“思思的无礼定是你给带坏的。”服色蓝色鸢尾的斋慕岚“清凉”地回击了一句。

说话间,还细致地把婴儿拳头大小的流水状玉佩系在妹妹腰间。

那玉佩上自带了一条与其颜色相配的淡蓝长绳,那长绳仅有一根“焚香”般粗细,其长度恰恰够围着斋慕思的腰一圈又垂下一寸。

浅浅的水蓝流苏坠于其下,分外淡雅别致。

“六哥这话是摆明的诬赖,咱们的小公主自小长至这么大,有几时是黏在我身边玩笑的?谁不知道渊国小公主与七皇子和九皇子最为亲好?”斋慕玄一听不干了,说了一气还觉不够。

“听听!七、九。独独跳过了这夹在二数中间的八!我斋慕玄还没处讲理去呢!六哥凭什么用这件事来招惹我?”老虎须的外袍颜色尽显了斋慕玄的自恋之感。

斋慕玄从小嘴上就不给人留什么余地的,但是却称不上什么“心地不善良”。

这次对上斋慕岚本也是习惯了时不时地插科打诨一下,可是他忘了,他们九兄弟中,第二不好惹的就是斋慕岚。

若常时。给兄长训一下也无伤大雅。

可气的就是,他六哥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正巧”踩到了他的痛处。

所以,渊国的八皇子飚了。

“行了,快把你的礼物奉上吧!说不准思儿最喜欢也不一定呢。”斋慕皇拍了拍八弟的肩膀,缓和气氛的事儿经年来都是他在做。

谁让他嘴边总是那淡淡的笑,使人见而忘忧呢!

“哼,送也不喜欢,自讨没趣罢了。”斋慕玄闹着别扭以背对着床上的斋慕思,双手负在身后手上有了一丝微微的“小动作”。

斋家小妹心如明镜,八哥就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见他衣袖微振,而自己的头上也相应的跟着有了一瞬的“异样”感,她便晓得寿礼已在发间。

“哎呦!”边持着方才五哥拿给她的镜子对着右边头发上照,便叫了一声疼。

在头上寻找礼物,还惨绝人寰得嚷着,“娘——八哥把什么东西插进我眼睛里了,好疼!好疼!”

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八哥待她十分用心。

只是这个兄长常常神经大条的超越了她的心里承受上限,所以她才不像与紫哥和白那样对斋慕玄极为亲近。

斋慕思叫得十分逼真,以至于斋慕玄听后连思索的时间都来不及,就直接转回身。

“八哥的礼物真是难找。”用手指在发间摸了好几次,才触到如丝手感而看不清是何物的东西。

斋慕玄脸上顿时不怎么好看了,以自己的身手自知不会伤及妹妹分毫。

可他的心肝妹妹就是这么会吓人,刚刚听到“惨叫”声,他是真的当真了。

回过头后,却看见那个小丫头正慢条斯理地站在与自己三步不到的地方,满脸堆笑的“讨厌”神情。

斋慕玄不语,转身便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这一会儿工夫。他已经被“兄长奚落”、被“妹妹戏耍”两次了,有何颜面再留下去?

“八哥~~”小女子能屈能伸,按她八哥说的,她也确实是太厚此薄彼了。

孩童时腻着白,兄长被白下了“禁令”。

所以,她八哥不是说,她不与人亲近么?

她为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头上是什么的寿礼,大大地给了兄长一个“熊抱”。

关于“熊抱”这个词,是她娘告诉她的。

“我才不是鸟!”虽然嘴上还是硬的,但“肉”早就煮熟了。

这种待遇可是除了爹娘和白都没有人得到过的。心里正美想回身抱妹妹“炫耀”一番。身后的人却“自觉”地松开了他。

“现在我是了。”斋慕思心里无力的很。自己都十七岁了还被哥哥像“拎小鸡”似的,提着后衣襟,双脚离地三寸。

这就是白口中的“男女授受不亲”,和谁都不行。

“斋慕白!你这是何意?你当咱们小公主还三岁那?爹、娘!你们管是不管……”口中说着斋慕白的行为是三岁小孩才有的。自己却更像个打不过兄弟只能“告状”的小童。

“状”告了一半,视线扫向双亲一边时,“爹!娘她……”

本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八、九、十”兄妹三人这边,双亲在一起也常是没什么声息的。

被斋慕玄这惊异的一叫,十兄妹一齐看来过去。

但见双亲那头,姒寒雨的脸色煞白。

她的唇上也没有一点儿血色,微合着双眸,若往日浅眠着的神情无异。

斋暗尘眉头紧皱,手上扶着妻子心痛不已。

九兄弟见双亲周身的光渐渐被黑暗吞噬一起冲了上去。怎奈那头似有一面铜墙铁壁将他们统统反弹回斋慕思身边。

她愣在原地看着哥哥们什么都知道一般地去“救”双亲,可自己就只能站在这儿什么都做不了。

不!她不能见到母亲这样。

这是斋慕思心中唯一的意念,让众兄长瞠目结舌的是,他们做不到的,妹妹做到了。

斋慕思如看不见那黑暗似的。正常无异地走了过去。

她走到方才兄长们被“弹”到自己身边的那个位置,脚顺利地踏了下去。

“带上思思去找你们师公,她受了浊气侵袭,不能再耽搁了。”斋家兄弟正为他们的小妹“青出于蓝”而欣喜,斋暗夜忽然出现在斋慕思身边。

一手在她周身挥舞两下,暂时冲淡了黑暗,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臂。

在她右肩下三寸手臂上拍了一下,斋慕思疼得一蹙眉,顿时就从刚刚的胆大中清醒过来。

“叔父你怎么办?”白与慕紫一同接住被斋暗夜抛过来的妹妹,慕紫本能地看向已半个身子被黑暗拖进去的小叔。

后来,他眼见离那黑暗较近的兄长们来不及起身,就无一例外的和小叔一般被“拖”了进去。

这才明白,小叔为何不把妹妹抛给兄长们,却单单选上了距他们最远、而离门最近的他和白。

那黑暗来得太快,他与白甚至没有交换眼神的机会。

他们一左一右各扶住斋慕思的一边,纵身跃出小叔为他们开好的门。

只这一瞬,慕紫就注意到方才小叔对妹妹右臂上“造成的伤害”。

在那破开的衣袖处,白皙的肌肤上一朵花般的“新伤”正含苞待放。

余光瞥见身后的黑暗已扩散过来,手中出现一只紫金的臂环,有一寸多宽。

顺着妹妹的右手套了上去,正好遮住了那处“新伤”。

“好妹妹,紫哥不能和白一起送你去见师公了。你要听白的话,不要任性!”斋慕紫再看了一眼那镂空雕纹紫金臂环下若隐若现的“花”。

如此一来,若人家不仔细去看她的臂环,就应该不会发现她与常人有异。

最后一次,手指在妹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以自己做助力送了妹妹和弟弟一程。

“白……”此时的斋慕思才完全清醒,她侧目向左边仍抓抚着自己的白。

斋慕思见到紫哥哥消失在黑暗中,害怕的泪水溢满了眼眶。

“哭什么?兄长们永远保护你,你不会是孤单一人。去梦归谷找师公,娘能不能陪着咱们就全靠你了!”白已经好久没对她讲过这么长的话了。

斋慕白把一只“长相”很普通的白玉戒指套在妹妹的右手中指上,大小刚刚好。

在斋慕思还想问白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话时,白那如雪的外袍已然将她罩在内心。

从白玉戒指套在她手上,到外袍罩了上来都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一时间斋慕思什么都看不见,“外头”传来白的声音,“娘总是对的,遇到困难时,莫怪父兄对你的爱……”

后面发生了什么也不必再去猜测,若白不是有九成把握自己“逃不掉”,是断断不会舍她而去的。。。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