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宗庙遇劫(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宗庙遇劫(求订阅)(1 / 1)

常理推测,镇云魄这样倒下去必然会人事不省。

泷仙之也震惊地站在原地,以此同时他还看见在马车上的那名男子正伸手去拉他云心师妹。

似是介于“男女有别”,那男子特地只拉住她右手上的衣袖。

许是镇云魄的衣衫做工欠佳,“嘶啦”一声,衣袖就整条地被扯了下来。

眼见如此,泷仙之回过神来不能袖手旁观,扯下自己身上系着的披风仍向镇云魄的身下。

借着披风带来的劲力,倒下的镇云魄撑起身。

欲走近她的那个阴魂突然被弹开,,镇云魄和泷仙之都看见了。

是一道淡紫的光,形成了光盾将那阴魂弹开的。

但泷仙之离得不近,没看出那光源自何处。

可是,镇云魄却知道了,知道那是谁在保护自己。

‘小叔叔,只有您最了解思思的马虎大意。’镇云魄侧脸本能地避光行为倒成全了她的发现。

两年多来,若不是这次意外,她可能永远不会发现自己右臂上的“玄机”。

她的小叔叔是洒脱如风一般的男子,在她十岁以后,小叔叔就很少在渊国久呆了。

小叔叔最后一次与她相见好似是对她做了什么,那时的场面很是混乱。

镇云魄只记得右臂上一疼,自己就被两个哥哥带离寝殿了。

“云心,你没事吧?”柔软伴着暖意齐来,头顶响起泷仙之的声音。

“他说什么呢?”镇云魄被泷仙之用披风裹着,她没有先看对她讲话的泷仙之。

而是先注意到对面那阴魂对自己动着唇,镇云魄身处此时有些挫败。

有什么道理两年以来与阴魂交谈早已得心应手的自己,会听不见那阴魂在说什么,还要靠一个怕鬼的“胆小鬼”来转述?

“好像是一个女子的名字。”泷仙之很不高兴,不高兴自己扶着的这个“傻丫头”完全没有理会自己。

方才还看得见的那个男子,已经只剩下依稀可闻的声音了。

“师兄听得见那个大哥哥在说什么么?”镇云魄抽回思绪,想对策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的语气不怎么像“云心”了。

称呼、措辞全都一并改回“傻里傻气”。充分满足泷仙之被仰慕久了的习惯。

“好像是……宁儿?”泷仙之侧耳倾听之后,低头对上云心师妹“清澈”的目光。

顿时觉得是自己太过小气了,怎么跟一个“痴女”认真较起劲儿了呢?

“凝?”这个字是镇云魄下意识对反应,她只觉此阴魂与丞相府中的妃魂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思及至此,镇云魄忽然发现一件怪事。

昨夜自己和妃魂月光凝干耗了两个时辰,月光凝的意愿是让自己入宫。

可是,月光凝始终未道出她执意让自己入宫是为了何事呀?

‘难道,凝妃真是久居人世,时间长了长了本领?她就那么肯定只要我来了就会有所获?’镇云魄也糊涂了。

她不敢确信世间就一定不会发生阴魂久居人间,而生灵性这等奇事。

“仙之师兄是皇帝对不对?”自己捉住身上的披风。走出泷仙之由后面扶着的手臂范围一步。

转回身。灿烂且天真地一只手指着泷仙之身上绣着的金龙图纹问着。

“嗯。不过云心。在这些大房子里,是不可以直呼师兄名字的。”改不了以帝为尊的习惯,泷仙之叮嘱这镇云魄。

‘切,有什么了不起!我娘从来都连名带姓地直呼我爹爹。不过!我不是你媳妇儿,不和你一般见识。’镇云魄闻泷仙之之言,暗自翻了他一眼。

心下对泷仙之一顿瞧不起,瞧不起他的“帝王主义”。

“好的,仙之师兄。”镇云魄就是喜欢和泷仙之唱反调,她没说过不会“二般见识”。

而且,她在泷仙之的名字之前特意加上了“好的”两个字,看她这个师妹多么乖巧、知礼。

“哎,你有想做的事?”泷仙之知道自己争不过云心师妹。只得转移一下话题。

“是呀!我能去外面玩儿么?”镇云魄深感自己还是不能那么草率的笃定,那目前为止已经不敢再次接近自己的阴魂就是她此行的目标。

所以,“小痴女”又出新花招。

她现在是“傻瓜”,不用怕别人看不起自己。

“不行。”虽然是否定的回答,但是泷仙之在语气上已经尽力平易近人了。

泷仙之才从奶奶那里听了半个时辰的教诲。他可不想自己再丢人了。

“那好吧,我去找炒饭哥哥玩儿。”镇云魄刚刚那讨好的笑容立时不见了。

自己在母亲那学得最多、最好的就是“现过河、现搭桥、过了河就拆桥”。

当然,她们母女的“过河拆桥”个别人的不一样,全不是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作为。

“也不准。”泷仙之亲眼见过以后,自是相信他的云心师妹是可以和鬼一起“玩儿”的了。

同时,他也就开始相信云心师妹真的是南竹先生的徒弟一事。

泷仙之留下云心,就是期盼说不定不用出宫也能见到袭南竹。

“它们都能出去玩儿,凭什么我不能?那个哥哥现在都不跟着你了,仙之师兄还用云心作伴吗?”

镇云魄话里话外地指桑骂槐,直到现在镇云魄才有心力去发现那两只小狐狸一下马车就不见了。

镇云魄从不会吃“亏”这种东西,她必须得到光明正大的许可到处去“玩儿”,那样才方便确定月光凝心之所系到底在哪?

“那,我让几个人陪你去玩儿。但是,你不可以乱跑。”泷仙之还有那些烦人的朝政需要去处理,不能陪着镇云魄。

况且,泷仙之才被人训过,也不好再招摇过市,更不能让云心师妹太惹人眼红。

“行呀!可是,云心的衣衫坏了,有新的不?南竹从来不给我旧衣服穿。”晓得泷仙之喜欢拿袭南竹作为榜样。镇云魄连要件衣服都拿袭南竹做幌子。

反正是袭南竹先把她弄丢的,镇云魄这是在报复。

御花园中,梅花艳压冰清玉洁的白雪成为冬之仙子朵朵绽放。

镇云魄穿着白色为衬上绣清泉奔涌的小棉袄,外面还罩着那件狐裘到处乱转。

“哎,你说这位怎么独爱男子喜欢的山水?”宫女甲好奇地凑到另一个宫女旁边,声音压低些才问。

“你没觉着,这位主儿的这儿有点儿……”被问及的宫女指了指凑过来那宫女的头,言未尽,话已止,意甚明。

镇云魄走在她们面前十多步远的地方。

话。她是听见了。可是并不在意。

镇云魄在找那两只小狐狸。受狐之托,即便她根本就没有答应,也有种不能坐视不管的感觉萦绕在心上。

酉时三刻,泷仙之在处理完他出宫一日就堆得像座小山的奏折以后。才想起有个人还没回来。

“云心姑娘回来了么?”目光扫向殿下的小宦官,小宦官垂首不言,“说!”

穿上龙袍的泷仙之比常日里的更具杀气,小宦官讷讷不敢言。

在他前头可是死了不少人,大多是因为言之有过。

现在他该怎么办?

说也不是,不说就肯定会有事。

“姑…姑娘说要找狐狸,结果她要找的狐狸,去了…去了宗庙!”犹豫再三,事情冲口而出。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如果痛快死了,也省得自己提心吊胆。

“怎么不早说?”在宫内,泷仙之不便动用轻功。

大步从龙椅上走下殿,不见喜怒的颜色让小宦官的心都快要跳出喉咙了。

泷仙之心里烦得很,现在的他恨不得立时斩了那几名跟着云心师妹的宫女。

宗庙是宫内称得上“禁地”的一处所在。除了祭祀,他自己都很少到那儿去。

“您素来交代,批奏折时不许人打扰。”小宦官觉得自己横竖都是死,干脆痛快了嘴,跟在泷仙之身后道。

“太皇太后知道了嘛?”眼下,要是祖母不知道泷仙之还有办法周旋。

“没有,冠大人封住了信儿。”听到他们的皇帝破天荒的还愿意问自己,心下庆幸自己福大命大。

利落地将还算是好事的消息告知泷仙之,泷仙之对他挥手,命其退下。

出了殿门,泷仙之在眨眼之时就不见了。

泷氏皇朝的宗庙,很大也富丽堂皇。

镇云魄凭借身上的狐裘在夜色中,泛出不是常人可见的微蓝之光,一路找到这儿。

所谓宗庙,便是泷氏众皇室阴魂的归宿。

镇云魄本不愿意进门的,可是越是走近,蓝光就越强。

“喂!你们在哪!”在双手合十,对堂中各处皆一拜后她才开始找狐狸。

若在以往,镇云魄才不会将这些阴魂放在眼里。

只是今日与那守在泷仙之身边的阴魂较量过后,镇云魄再不敢轻敌了。

在大堂中找了许久,都不见小狐狸们的踪影。

身上的狐裘明明就在指示她,它们应该是在这儿的。

隐约间,镇云魄发现自己的周身涌动着数以千计的阴气。

环视一下烛火不算鼎盛的堂中,众多牌位里开始“走出”人形的阴魂来。

镇云魄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腰间,没有?

又摸向自己的胸口,也不在?

‘坏了!换衣服的时候忘在榻上枕下了!’想到这儿,镇云魄回头看自己身边也没有泷仙之身畔的那阴魂踪迹。

换衣服时,镇云魄连颈上的那条保命的也解下来了。

此时此刻,镇云魄被围在众阴魂之中莫名地想起来到这个国度之前,家中她对紫哥哥说过的话,“真该去个你们念不到的地方,让你们干着急。”

双肩垂下,两只手攥成拳头。

不晓得是否是恐惧让自己产生了幻觉,她觉得众阴魂都在死盯着自己。

他们的目光中,镇云魄仿佛看见了要将她生吞的意味。

镇云魄没指望那几个宫女会回去报讯,即使泷仙之来了也管不了祖先们要“祭品”不是么?

‘娘!死,是什么样的感觉?’合上了双眼,感怀自己此生多舛。

竟在不到一日之内,遇上两次生死大劫……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