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六十章 启程前夕(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章 启程前夕(求订阅)(1 / 1)

ps:

谢谢大大们一直以来对展颜的支持,希望展颜不会被遗忘。。。

没有下文,倔强的人带着一身家当扑进袭南竹的怀里。

对!是南竹,袭南竹!不是什么狐狸精。

“啪、啪、啪”一下接一下,清泠、脆生生的珠宝坠落撞击声自袭南竹怀中传出。

房中的其他人只是听得见声响,却见不到袭南竹广袖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前不知,如今有了。”镇云魄幸福洋溢地依偎在袭南竹的怀中,抽泣间嗅到了一丝清清的竹香和水气。

那味道沁人心脾,使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仰面与正宠溺地看着自己的袭南竹对视,‘对!这是南竹!这个眼神,不会错的!’

“南竹,去镂月吧!到时候,我带你回家,爹娘一定会喜欢你!”镇云魄欣喜于自己找到了南竹,完全忘记思考南竹为何借狐化身,南竹为何最初不认得她。

“方才,最后一次哭。”袭南竹淡然的温和慢慢地渗入镇云魄的心里,镇云魄闻之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咱们走吧。”南竹没有阻止她,南竹只说不许她再哭。

镇云魄开怀地抱住南竹的手臂,加上小箱子和卷轴,在他人看来还真是有一种满载而归的意味。

“回皇宫去,跟着我们干什么?”镇云魄没有觉得自己哪里说得不对,回镂月有炒饭哥哥就够了,为什么要跟着一个一国之君?

“两仪很快要沉了,让他跟吧。”袭南竹侧目看了一眼气得鼓鼓的镇云魄,依旧不温不火地说。

“行。泷仙之!我可没有盘缠,我还需要一对成色上好的龙凤琉璃佩。”镇云魄没有半分迟疑,立刻答应了下来。

转脸就是一脸爱答不理的样子,瞥了一下泷仙之身旁的肖子谦和月光凝夫妇二魂。

月光凝抬手指了指那香炉下面的柜子,镇云魄回到圆桌边上放下小箱子和卷轴,又向那柜子走去。

“镇姑娘在做什么?”月光炒饭一介凡人之身。见镇云魄的一举一动有如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可他明明就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

“炒饭看不见?美人姑姑有好东西要给姐姐。”宛星霓俏皮地冲月光炒饭眨了眨眼,开口称呼月光凝时更是亲近。

月光凝闻言回转目光在宛星霓身上,先是不解和不愿,当镇云魄取出一对玉石来至她面前时,她的眸子转了转不再介意小星霓是什么了。

宛星霓踮起脚尖,伸手在月光炒饭额头上以食指点住他的眉心,几瞬以后才老老实实地站好。

“娘娘,这玉成色极好。可是,玉不如琉璃通透。若在紧急时候。该如何脱身?”镇云魄两手各持一半玉。认真地凝视着月光凝。

月光凝则笑而不语。只是冲着镇云魄点点头。

镇云魄叹了口气,余光飞快地瞄了一下泷仙之。

而后,低声细语,念念有词。

“云之精髓。天的魂魄。愿二者相伴相随,生同居、死同穴,归则一处,相依不相离。”

随着镇云魄的话语,“云魄”口袋中飞出两枚铜钱,一枚“魄”字面贴合在她左手一半玉上,一枚“云”字面贴合在他右手一半玉上。

二“云魄”贴而化入玉身之中,此番完成后,镇云魄才渐渐放开自己的双手。

脱离了镇云魄双手的两片玉石浮在半空中泛起幽光。一阵强光晃得众人都睁不开眼后,两片玉紧紧地合在一起。

就连系玉的丝线也紧密地相互缠绕,遂而飞向泷仙之的腰间,系好在他的腰带之上。

刚刚还站着二魂的地方,现在就连虚影也没有了。

泷仙之注视了自己腰间的玉好一会儿。才将视线转向镇云魄。

镇云魄小步来到泷仙之身边,俯下身一手托住合二为一的玉佩,另一只手拂尘似地摩挲着玉上的图纹。

“万事有我,没有我的同意,不要轻易现身。在外不比相府,阴都那边,随时会再派人前来的。”

镇云魄话毕,玉佩忽闪了一下,光芒甚微,不过她还是嘴角上扬、心领神会了。

“泷仙之,爹娘都在这儿。有事没事别逞英雄,姐有南竹保护,不劳你大驾。”镇云魄拍了拍那对玉佩直立起身,快速走向袭南竹的步子因为他接下来的话而止住了。

“我去不了,我不能离开中天城。”袭南竹还是那个脾气,纵使人家都急死了,他仍旧不紧不慢。

镇云魄努力地看着袭南竹,试图从他的神情中找出玩笑的蛛丝马迹。

良久,眼睛都瞪得疼了,袭南竹依旧慢条斯理,怡然自得地与她对视。

“咱们走!”原以为是苦尽甘来了,哪里晓得只是昙花一现的幸福。

扯住泷仙之和月光炒饭的衣袖,镇云魄孩子气地向门外走。

未到门口便想起自己的宝贝们还在桌子上,转身这回房中将桌布四角一兜,看也不看袭南竹就走了。

边走边鼓着腮,‘娘说得对,上门的不是买卖!’

众人前面一走,袭南竹下一刹就坐在了桌字旁边的圆凳上。

“何必呢?早告诉过你被费力不讨好。”一道女声讪讪地在袭南竹身边响起,伴着这嗓音,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渐渐地化成实体。

女子单手抚在袭南竹的后颈上,顺着颈椎的走向自上到下抚了几寸。

“雨秋,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袭南竹没有回头,目光幽深地望着一行人消失不见的地方出神。

“不!不是雨秋!现在应该叫寒月。”袭南竹的身侧,女子轻轻否定。

她的手又回到了袭南竹的后颈,手指上移至后脑,自她的手指向袭南竹的体内注入幽蓝的水光。

大概是感觉到袭南竹很是虚弱,女子讲话的语调也平缓了许多,少了几分不祥和的讽刺意味。

“雨…好吧!寒月。”袭南竹再次做出妥协,方才自己被“云魄”打中之前是出于护主的本能,不能有自己原来的意识地去保护宛星霓。

好友好不容易为他制造出的一层可以在人间行动自如的界术,也因此化为乌有。

“你明知道的,没有。”女子淡淡的话语让人找不出破绽。仿佛实情便是如此不曾掺假。

“咳……”袭南竹轻咳一声,二人消失在满是香烟的房间里。

月光凝院外,几个灰影隐匿在曙光来临之前的夜色里,向房中探头探脑。

相府外,风中有两道身影,男子身姿矫健、女子步法轻盈。

“非得如此才行嘛?”袭南竹恢复了神气,似乎在追赶什么一般,且言且行。

“我说没有,你不甘休;我言有法,你又迟疑。”女子若飘扬在空中的绸缎。看似轻的会被风吹走。行动上却始终可以与袭南竹并肩而行不曾被其落下。

“能成功么?”最终。关于寒月的提议,袭南竹还是选择了放弃坚持已见,好像是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一般。

“是个人,就有意志薄弱的可乘之机。”寒风拂面。寒月的话更像是取人性命的夜之修罗。

可惜了她是个表象柔弱的女子,否则一定会成就一番不朽的霸业。

话语决然,随着再次漫天飘洒的冬之使者一点点地零落,沉寂在寅时未见天明的大地怀抱中。

与中天城相距不远的一座小城边,镇云魄一行人正在这座城的护城墙上。

“魄姐姐,这很冷!为什么咱们不等南竹?”宛星霓嚷着冷,实是怕月光炒饭冻出个好歹来。

至于提起袭南竹嘛,纯粹是依赖成了习惯,问问罢了。

宛星霓现在是有了炒饭万事足。才不会浪费神气去研究别人。

镇云魄不回话,坐在城墙的垛口上双腿垂着面对中天城的外面。

冷么?

镇云魄此刻的心情何止是冷?

她不怕暂时不能与双亲和哥哥们相聚的孤单,因为娘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可是。镇云魄讨厌眼前这种欣喜温暖后的凄冷。

南竹怎么能如此狠心呢?

“南竹先生便是你的归处?”脱下外袍罩在镇云魄的头上,泷仙之觉得自己真实富贵身、贫贱命。

以前欺负成功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是件很高兴的事,现下却犯贱地不愿意看见嚣张跋扈惯了的镇云魄像个死人似的,连理会人的行为也没有了。

“他不是!我的归处有爹娘、有哥哥。他是我的末路!”镇云魄气急了,对宛星霓的话她不予理会已是给了最大的颜面。

被泷仙之带着体温的外袍包裹住,她有一种眼中的冰要融化了的厌恶感。

她讨厌哭,尤其是现在!

她为什么要听袭南竹的?

他不让她哭、她就不哭,可是她的伤心谁来替?

泷仙之没有继续问下去,镇云魄落寞的背影足以说明一切,她是口是心非,其实她是很在意自己正在骂着的人。

镇云魄随着“啪、啪”的落珠声吸了吸鼻子,从城垛上站起身。

扯下身上的外袍转身递给泷仙之,她有良心,不会因为伤心难过就变成一只失去母亲的幼犬,害怕得到处乱咬人。

就在此时,立在月光炒饭身畔的宛星霓惊奇地端平手臂指向镇云魄的身后,中天城的方向。

“魄姐姐!中天城好像开始沉了!”关于一座“人类聚居地”的沉陷,小狐仙没有什么惶恐的危机感。

镇云魄闻言不信其真地继续递出她手中的衣袍,可泷仙之伸手去接时,衣袍却先他一步落在地上。

‘南竹,他不是在找借口么?好好的一座城怎么会说沉就沉?天象有灵,中天与两仪明明就是气数未尽的呀!’

衣袍之所以会落地,就是因为镇云魄在对宛星霓的“小谎话”嗤之以鼻的下一瞬后感应到了远方芒点一般的大城在塌陷。

“南竹。”足足与自己思想斗争了眨三次眼的功夫,镇云魄才低喃出心中那人的名字打算冲回去。

她不明白,既然袭南竹已然预知到了中天城会塌掉,为何还要对她说自己不能离开中天城那种话?

“且留步!”连自己那堆重要物件都顾不上拿的镇云魄,被身后的人扯住后衣摆惯性地拉入怀中。

伴着头顶传来的三个字和嗅觉,欲挣开的动作僵在原处。

镇云魄回首仰头。

是错觉?

不!

许是思之过甚……

最新小说: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