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壤驷绝尘的宽容(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二章 壤驷绝尘的宽容(求订阅)(1 / 1)

苦于无法脱身,纤月试着挪动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臂。

与一般女子不同,若是寻常女子遇见房外有异声的情况下,定会躲还来不及,没有一个会像她一样,反而想要出去看看。

“别动,是我娘的下人来了。”壤驷绝尘轻不可闻的声音若太阳烘烤来的热浪一般,吹得纤月直拧眉。

因为是与壤驷绝尘面对面,所以她伸出手指戳了戳紧闭双眸的人,壤驷绝尘艰难地张开眼睛看着怀里被凤冠硌得生疼的人。

纤月示意要他抬一抬手,他安静不语摇了摇头,人家再次戳他,他开始因身上的灼热,不耐烦的蹙眉。

纤月见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就以手指做笔,在他心口上写字。

待她书写完毕,壤驷绝尘又张开眼睛,“我不会将你怎么样,我对你没兴趣。”

那般难忍的灼热已经够折磨人的了,小女人还絮絮叨叨地让他干什么?哪有心思去感受?

听了他的话以后的纤月毫不客气地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以防他再次闭上眼睛。

被她敲了额头的壤驷绝尘反而不焦躁了,反握住她的手压在自己的脸颊上,似乎是一件不错的解暑物件。

这次纤月可是真的恼了,张嘴就要咬他的手,内室的门却在此刻被人推开,闻声,壤驷绝尘放开她的手,振袖挥落床外侧的幔帐,不悦地隔着幔帐向门外瞥了一眼。

观此系列的链锁事件,鬼精的纤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不待壤驷绝尘来拉自己的手。就先他一步将自己的手压在他的面颊上,与她想到的差不多,原本烫的发红的肌肤碰到她的手以后就立刻降温了。

顿时了悟,感情自己还是一味不苦口的良药?

壤驷绝尘听见有人走近的声音,将自己的大手放回纤月的腰上,冲床里侧的她眨了眨眼,纤月嘟了嘟唇就闭上了那双狡黠的大眼睛。

壤驷绝尘好似不满意她的不情愿配合。在她腰上用了用力,纤月干脆当即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抚在他脸上的手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他那水样的雪肌。

然后,才不情不愿地向他的怀里窝了窝,毕竟头上戴着那样华丽的东西。想全数窝进去也是不可能的。

“谁进来了。”待那人走进厅中离他们不远不接的地方时,壤驷绝尘掌握时机地问了一声。

那人显然是没有防备床上的人还没睡熟,吓了一跳,差点儿碰落桌上的茶水。

“我口渴。”壤驷绝尘还不算完,‘这人太没规矩了,即便娘要探底。也不该大胆到登堂入室。’壤驷绝尘就是这样报复心重,不把进门的人整治一下,他怎么能安心入眠。

“寻白羽!抓人!”那人听了这话“噌”的一声一跃出了内室。壤驷绝尘没有要动身去追的样子,只喊了寻白羽的名字,而后下达了命令就算了事了。

今夜难过,他十几年不遇地碰见了这么一个堪称宝贝的奇女子。不“本本分分”地过个“洞房花烛夜”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脸被人掐了一下的损失?

大约是半刻钟的功夫,寻白羽已然回来复命了。

“主人。”寻白羽习惯性的先唤一声,待壤驷绝尘应了声在开始回报。

“小声些。”本来壤驷绝尘也没注意,只是他向侧个身的动作还未实行的时候,发现纤月已枕在他的手臂上合眸浅眠了。

寻白羽不明所以,但还是依照命令压低了声音。

“人是有预谋的,不像是老夫人那边来的。闪出门。就不见了。撒出人手去找,现在还不见有人来应,此人功夫了得。要不要全岛搜捕一下?”

“不必。”壤驷绝尘素来都是成竹在胸的性子,在他看来即便是仇家进门也没什么,只要对方敢来第二次,他就会让对方竖着进门、抬着出去。

“还是按老规矩办?”寻白羽很意外主子没有危机意识的习惯依旧未变,现在有了需要保护的内眷也是一样。

“嗯。”一个字,看似给寻白羽的发挥空间很大,其实这只会让他更紧张。

寻白羽出门以后,各处交代把守森严,生怕再有无知鼠辈进了门扰了他主子的好梦,到那时他就得与那些喂鱼的厨子一个下场甚至更惨。

‘这女人是太聪明了,还是笨?这样随随便便就睡在人家的怀里真的好吗?’寻白羽走后,壤驷绝尘凝视着纤月娴静的睡颜发呆。

“你……”不到片刻的时间,睡着的人忽然张开双眼,不待他问完话就用小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的食指还放在自己的唇上做出让他别出声的手势。

壤驷绝尘以为她是听见了什么异样的声响,所以配合的不再开口。

谁知道,她卸下头上的凤冠搁在自己和壤驷绝尘之间就又阖上眼睛睡觉了,壤驷绝尘期待的所有事情一件都没发生。

待他不满地想要对纤月大呼小叫时,才发现自己的热症似乎是去了大半,喜悦之情连闭着眼睛的纤月都感觉到了。

每次极热之症复发时,他都要整夜被那灼热折磨一天一夜,现在只不过是个把时辰的时候,热竟这么容易的退下去了,又岂是简单的高兴能比拟的?

闭着眼睛的人,伸出小手在他的肩头安慰似的拍了拍,表示“大半夜的不要激动了”。

心情大好的壤驷绝尘自不会在此时与纤月计较没大没小这等小事。

移开放在纤月腰上的手臂,纤月重生了一般的翻了个身,到床里面去了。背对着壤驷绝尘,纤月心中无比畅快。

被无视的人也不气恼,学着纤月的样子翻身面向外侧也睡了。二人背对背相安无事地一夜无言。

翌日清晨,纤月只感自己还没睡醒就听见有人在唤壤驷绝尘起身。

眼睛没睁开就向床外侧踹上一脚,以为这么多人来叫自己踹了也肯定是空费力气。谁曾想,这一脚着着实实地踹在了壤驷绝尘的屁股上,而且人家不防备她,整个人被踹下了床。

“纤月。”壤驷绝尘恼怒地从床下起身,上半身伏在床沿怒视着她。

这时的她自然不好意思装睡下去。睁开眼睛半撑起身,冲着壤驷绝尘吐了吐舌头,无辜地努了努嘴。

“起来吧,他们来催了,今日是第一日。礼节性地去一次,以后去不去随你。”壤驷绝尘打从心里对纤月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打她吧!还怕打坏了以后不理他。

说她吧?自己又从来没针锋相对地骂过谁。

总而言之,就是打人伸不出手;骂人张不开口。

最后不就是妥协地交代纤月一声,自己绕过她去了床里面打算睡个回笼觉。

方要躺下,却被纤月扛住了肩头,她嘟着唇摇摇头。扯着他的衣襟不让他睡。

“怎么了?”壤驷绝尘问完,纤月看他一眼,伸手指了指门外。“你让我陪你去见我娘?”

闻言,纤月会心地冲着壤驷绝尘竖起了大拇指,她还以为要表达清楚这句话得费上一阵子功夫呢!

“我不想去。”壤驷绝尘也不做作,想什么就说什么。

但是。这话惹得纤月不大高兴。

她放开了撑住壤驷绝尘的手臂,将自己的双腿垂在床缘的下面没双手环胸、只留一个背影给他,充分地显示出,壤驷绝尘不去也没问题,反正他不去她就不去。

“你娘是不是被你气死的?”身后壤驷绝尘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因为他觉得纤月的脾气甚是倔强,比自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纤月做出了让壤驷绝尘猝不及防的举动。没有预兆地回过身在他脸上就是一巴掌。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被打的人一时间也懵了,但是他暴躁的脾气却没立时爆发,反而冷静地问了纤月一句这样的话。

纤月拉过他的手在上面急速地写了一连串的话,壤驷绝尘看过之后先是一怔,后来抚了抚自己发疼的脸庞反问她,“我的脸现在成了这样,该怎么向我娘解释?”

纤月打人只是一时冲动,她打过人以后就做好了被还击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壤驷绝尘反倒这样平心静气地问自己。

不好意思地伸出指尖去触了一下壤驷绝尘被自己打得有些红印的脸,内疚地收回手反指着自己。

“你承担?新娘子新婚之夜后就怒打相公?你就不怕护子心切的婆婆剥了你的皮?”壤驷绝尘毫不危言耸听地笑着问纤月。

纤月耸了耸肩,又做出一个“无奈”手势,诚然一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意思。

“要不今日就躲在房间里,别人来找就说我不愿意起身,也不许你离开身边一步。”望着纤月可爱的模样,壤驷绝尘疼爱小妹妹一般地揉了揉她的发顶笑着出主意。

纤月想了想,动了动唇,像是想要说什么,可是转瞬又觉得自己也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晶亮的眼睛看着壤驷绝尘,仿佛在问“这行得通吗”。

“行倒是行,只是!要是为此饿一天肚子,你忍得住吗?”他们之间的交谈都是轻声轻语的,所以也不担心有人破坏他们的预谋。

纤月笑着轻轻颔首,拍拍自己的胸脯,表示不是问题。

就这样,任谁也撬不开他们的房门。

多半儿是不敢越壤驷绝尘这个大雷池的,也有少数是要报几声被壤驷绝尘骂走的。

好好的“天衣无缝”,在夕阳到来之前的沉寂被一道敲门声划破了。

壤驷绝尘感觉到脚步声不像是下人们的,下意识地看了看熟睡中的纤月,心中咕哝一句,‘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这丫头什么?’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