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了结?(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了结?(求订阅)(1 / 1)

如果有重新来过的机会,镇云魄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只身跳进结界而不计后果。

“傻子,叫你没听见吗?怎么还向前走?”镇云魄落在壤驷绝尘身后几十步的地方,稚气且恼怒地愤愤然,若不是他肉眼凡胎自己用得着跳进圈套里吗?

她想,如果可以后悔,她一定会理智地走开,才不会和壤驷绝尘一样犯傻。

只是,后悔药无处寻,她纠结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壤驷绝尘看了看那殿室内的幻影又回首看了看身后很近的镇云魄。

然后竟傻笑着对身后的镇云魄说,“这是什么道理,到处都是你?”

在这刻,镇云魄怔住了,她只顾着生气,却没想到壤驷绝尘为什么要到这来,因为什么样的理由中了计?

“你,是在找我?”镇云魄的心里很不舒服,她不明白那种感觉叫做“窝心”,娘没对她解析过此类的事情。

“海上风浪大,又在夜里,哪能放心?”壤驷绝尘完全确定了身后这个才是真的镇云魄,因为展颜冷清而且不理世事一般的女子才配得起他的青睐。

“是么?也是。”只当壤驷绝尘是在陈述意见事实,先是不解他为何如此紧张自己的问了一声,而后又自问自答地阻断了他继续接话的可能。

镇云魄一本正经地让壤驷绝尘无话可说,在壤驷绝尘眼中,她明明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妙龄女子。却有着一颗不理尘世老气横秋的心。

壤驷绝尘当然不知道,在镇云魄以着斋慕思的身份逃出生天那一刻,她的心,就不会为任何一个男子而动。

是家人的不放心。在她身上动了手脚,以至于遇见这么多优秀的男子,镇云魄还是心如止水,没有涟漪、不起波澜。

“那里面的是幻术,上一次当的是单纯,上两次当的就是傻子。”镇云魄依旧这样的强调谆谆教诲着壤驷绝尘。见壤驷绝尘听了这话还笑得出,复道,“笑什么?我娘说的不对?”

教育人家的话,都是镇云魄从她娘说她的话中生搬硬套来的,她觉得这样用着合适,那么就这样了。

“你娘说的?”壤驷绝尘对镇云魄更加好奇了,她说的那话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是趾高气扬的训斥,反而让人既觉得受用又明白她是在关心你。

“啊,我娘说的都是对的。”镇云魄轻“啊”了一声,表示事实如此。围着壤驷绝尘的身边转,向各个方向看着,想要从中找出破解之法。

但是,除了方才那处被自己破开又重新自我修复好的地方还有一点点的裂痕,根本找不出缺陷。

这时的镇云魄才惊觉不对,“糟了!”她暗叫不好。

‘原来那个胖子的主人不是只想干掉壤驷绝尘。那人是想要将我们俩聚在一起,集中杀掉?’镇云魄悔恨自己的不冷静。

“怎么了?”壤驷绝尘在黑暗之中,依稀可以从镇云魄天之嫁衣上面泛出的点点光亮看见镇云魄的脸色,此时的她似乎心情很差。

“还不是因为你?”镇云魄气恼地胡乱说了一句。

“我?我怎么了?”看着镇云魄壤驷绝尘就觉得很好,所以根本没有心情去想生气与否的时间。

“你一个大男人做事怎么不用脑子啊?那个胖男人都用界术在一天里诱惑你两次了,你还是那么容易就上当?真傻!”镇云魄嘟嘟囔囔地委屈极了。

“那还不是因为,想要护你周全。”被镇云魄这么“一训”,壤驷绝尘觉得十分有道理,平日里的火爆脾气也没有了,乖得像只小绵羊。

“护我周全?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我?”在说这些时,心里只不过是小伙伴之间的吵吵闹闹,无关什么大的痛痒。

可是,这句话却入了壤驷绝尘的心。

是呢,好像只是不到一夜的功夫。镇云魄已经施以援手救他第二回了。

从幸福的泡沫中走了出来,壤驷绝尘看了看周围,还是一切如常,甚至还能感觉到海风透过残垣断壁吹到自己的身上,没看见镇云魄说的界术。

“能不能再用这个让我看见你说的东西。”壤驷绝尘只手伸到镇云魄的面前,展开自己的手指,那枚“云魄”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

“它,没碎?”镇云魄不可思议地看着壤驷绝尘手中的“云魄”,那不是“云魄”使用后该有的结果,照理说,它应该碎成粉末才对。

“嗯,好好的。”壤驷绝尘一手伸向镇云魄身侧,拉起她没有握棒的手。另一只手将“云魄”放进她的手里。

结界在人的身上使用“云魄”镇云魄没有试过,因为她知道那样做会虚耗人的精元,不是件可取的事。

见镇云魄摇摇头,壤驷绝尘有些失望地道,“为何不可?”

镇云魄想要直言不讳,却忽然间想到结界外那只“小乌鸦”可能还没死,大大方方地让人家知道自己的底细毕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所以,她不说,也不看壤驷绝尘,一看他就让自己有种非得告诉他不可的感觉。

照旧寻找自己想要的“突破口”,可惜依然无果。

就在这时,结界之外忽然明亮起来,透过那层人不可见的薄膜,壤驷绝尘看见了母亲还有她身畔侍奉多年的“侍女”。

“娘,这回不用费力讨好他了么?”母亲身旁的女子,无心且无脑地问着壤驷绝尘一直以来最最信赖的母亲。

妇人一身华服都是玄色,只有那张美艳的脸庞和一双细致的手是白的。

镇云魄不等妇人回答,就先一步站在了壤驷绝尘的前面,她的预感又来了。那不怎么明朗的预感。

但是,这两次,只要自己一觉得有事要发生,事情必然马上来至。她只得相信直觉不能粗心大意。

“是的,这次真的高枕无忧了女儿。娘整日对着别人的儿子两百多载,早就倦了。”这话一出口,何其伤人。

先前不明白镇云魄为什么突然站自己那么近的壤驷绝尘蓦然间就明白了,身前这女子当真不凡,她预料到了事情的发生?

镇云魄猜想。对面远处的女人话再说下去也不过是更难听、刺痛人心的说辞罢了,与其让她叨叨个没完,不如自己与她对话,在话中若是找到了破绽也好出去不是?

所以,不待伤且恼得说不出话的壤驷绝尘开口,镇云魄就先不干了。

“真是个没良心的养母,害死人家的亲娘篡位夺权,还装无辜?上瘾是吧?”镇云魄这话说得尖酸刻薄,脸皮薄点儿的没准就快气得去投海自尽了。

“你怎么还没死?”妇人见镇云魄还好端端地站在壤驷绝尘转盼就瞪了身后的胖祭司一下。

这细节被镇云魄捕捉个正着,便笑道。“自己没本事生儿子就怨妒别人生的出?老天多给你的命数是要你还债的,你以为自己真能独霸这片海域?”

镇云魄一句句的话都像一把尖刀,直接扎进那妇人的心头上了,当年她是冒着被壤驷绝尘父亲发现而处死的危险害死壤驷绝尘的生母。

多年以来,她每天夜里无时无刻不被梦魇所缠,她不相信有鬼这件事。但是却逃避不了良心的不安。

“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身后的壤驷绝尘喃喃地无法释怀,云淡风轻似的问镇云魄。

“我倒是情愿什么都不知道。”双手负在身后,一只手握着木棒一只手扯住壤驷绝尘的衣袖,阻止他欲冲上前去的。

外围的夫人无从回答,“我道落青峰大人所说的劲敌是什么样的人物,不过是一个未经世事就只会讲大道理的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

妇人不理胖祭司的出声提醒,只图口头痛快.

“又是落青峰?”镇云魄顿时生气了,她不明白自己每到一处都找不到出入的地方,为什么那个落青峰却可以来去自如。

“是仇家?”壤驷绝尘听出这名字是个男子了。也因为这个名字安静了下来。

“是个怪物,你听着!既是逝者已矣,那就只能节哀顺变。闪一边去!今天我要是不把这几只乌鸦的毛都拔得一根不剩,我就不是我爹娘的女儿,不是我哥哥们的妹妹!”

拨开壤驷绝尘。在手中的木棒上按下好几枚“云魄”,实打实地冲向那妇人的方向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想要以木棒在结界上戳出一个大洞来,然后出去狠狠地揍他们一顿。

如此活泼的一面壤驷绝尘根本就没有见过,被拨开的第一瞬只管自己欣赏着俏皮的一幕,待镇云魄真的冲了出去才意识到现在如此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为。

站在结界之外的胖祭司见镇云魄来势凶猛,立时就服软了。

他贴近面前的妇人一些,轻声带有颤音地说,“主子,这女子真的非同一般,咱们还是先躲一躲吧!否则,她冲开结界,咱们许是就走不了了。”

那妇人却在这能人面前讪讪地一笑,“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落青峰大人早就给了我以防壤驷绝尘反扑的办法。”

说到这里,妇人深深地看向壤驷绝尘和镇云魄身后的那座破败的宫殿。

不待镇云魄冲到结界的边上,她的手中就出现一只不小的火折子,“刺啦”的一声,那火就燃起了。

不惧海风,更不怕被吹灭,自然而然地将火折子抛向结界的边缘,火折子触到结界那一刹,镇云魄的面前“腾”的一下布满了火光。

是的,整个结界都随着那小小的一处迅速窜开、扩大、蔓延的火蛇而变成火海。

镇云魄再也不能直接接近结界的边缘,她想回头找别处突破,怎奈结界之中自己使不出师公和母亲教的功夫,不然那妇人也不会有机会点火。

转身的时间,镇云魄就惊见壤驷绝尘被蜡烛焰心一般的大殿吸向那里。

“壤驷绝尘。”镇云魄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都怔住了,她是什么时候记住他的名字的?

自己大步的向前似乎催动了功夫的开启,眼看着自己和壤驷绝尘就差几步的距离却相互碰不到。

发力让手中的木棒向前伸,壤驷绝尘也抓住了那木棒,握住自己的这头用力一甩,将镇云魄甩离火势最大的自己身边。

壤驷绝尘将木棒抱紧在怀里,镇云魄看见他灿烂的笑容,仿佛一朵正在盛开的的火莲花。

镇云魄看着壤驷绝尘的身影向火海里飘去却上不得前,她见他把木棒放在自己的脸边轻轻嗅了一下,而后口型似乎是“梧桐木”。

镇云魄惊了,而且是立时的一身冷汗。

凤凰非梧桐不栖,这是她儿时就听她娘说过的。

火海湮没了壤驷绝尘那绝美的身影,镇云魄口中喃喃道,“抱薪救火凤槃成……”

最新小说: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