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意外地相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意外地相遇(1 / 1)

镇云魄猜测,佟灵婵这样愣神,一定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所以反正有人找上门了她也不会让自己吃亏,有什么所谓?

不足一盏茶的时间,镇云魄轻笑一声。

“人已经来了,是那人的表妹,附带家丁九个。”镇云魄也坐了下来,关键时刻她脱身也不难,只是难得刚来就能赚到的一笔金子就这么飞了,她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佟灵婵没有听见一点儿动静,因为谁都知道同乐坊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也一定是有它的后台的,即便诗瑶家里有钱有势也定不敢“大动干戈”。

但是,就在佟灵婵这么想以后不足转瞬的功夫,就有敲门声传来。

“老板娘,大事不好了,诗大小姐领了许多家丁去而复返了。”佟灵婵听见这小声的回报先是一惊,但是她没有失态地跳起来。

想来,诗瑶发现事情不对去而复返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所以不必大惊小怪。

“几个家丁?”佟灵婵淡定地捧着茶器转头向门口方向问。

“九个!”来回报的下人没有半分迟疑,直接吐出了这刚刚吻合镇云魄说辞的数目。

“这么肯定?”讲到这里,佟灵婵已然不能淡然地不把镇云魄的言辞放在心上了,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对面的镇云魄,将手里的杯盏搁在身边桌上。

“诗大小姐领的是她家的亲卫扮作的家丁,带功夫的和寻常家丁哪里一样?”下人的言外之意就是,因为诗瑶的“兴师动众”让他格外注意到了这些。

“我知道了。叫人去‘沁心园’收拾一下。再找一个厨娘、一个婢子一起送过去。记住,要最得力的!”佟灵婵闻言二话不说,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

“这…时候不对吧。”外面回话的言语中似是迟疑了一下,仿佛是有什么不能明说的事。

“让你去你就去。”佟灵婵不悦地回了一句。什么时候她的话还需要下人来左右。

那人应了一声就走了,佟灵婵又看向坐在椅子上像是快睡着了的镇云魄。

“我叫人带姑娘去沁心园吧。”佟灵婵见镇云魄所言已经逐件应验了,也不禁害怕她之前对自己讲的“不得自由”一说。

“幽幽侧坐翠竹中,淡淡笑看繁花涌。反观世上皆喧嚣。唯得沁心解忧愁。好名,好名。”可是方才还着急的镇云魄现在反而漫不经心似的,摆弄着面前的小茶壶,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姑娘是在说沁心园和同乐坊的地势?她想告诉我什么?’佟灵婵不禁心中啧啧称赞镇云魄的精巧心思,只是现下并不是对谁大加赞赏的好时候。

“姑娘。”镇云魄的云淡风轻和佟灵婵的焦躁不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板娘别急,须得送佛送到西,否则怎么能坐实我之前对诗家大小姐的话呢?”思来想去,反正她以后也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在这“龙吟度”中过活的,借她壮大声势也很好。

慢慢起身。走到窗前。将手一伸就推开了临街的窗户。

“姑娘这是想干什么。”佟灵婵不晓得镇云魄想干什么。但是总觉得那是件危险的事情。

“别急,人来了。”话音方落,安静的门口就“哐”的一声响。门被人大力推开,进门的正是诗瑶和她的“家丁”。

“老板娘。我左思右想她都是个骗子,且让我把人带回去,问问再说。”孩子的稚气借口让镇云魄没忍住下了出来。

“姑娘真是会说笑,我骗姑娘什么了。”镇云魄此时已然准备好开始吓唬人了,所以没想过要收敛。

“你,你说……”诗瑶又不是傻子,自不会将“让我嫁不出去”这事说出口。

一时的迟疑换来了稍候更加无言以对的一幕。

镇云魄双足离地,倾身飞到窗外与她对视,“我不屑与你这女子一般计较。只是,休得再来与我不快,否则嫁不出去将成必然。”

夜色之中,镇云魄身着天之嫁衣沐浴着皎皎的月光,身姿凌驾在半空已然让人联想到那月宫之中的仙子。

同乐坊外,许多前来观舞赏乐的男子都为能亲见这一幕而感叹三生有幸,更有人妄加揣测,揣测同乐坊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有这位花神从旁护佑。

佟灵婵当然不会想到镇云魄出此奇招,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悠然自得地悬在半空中如履平地,‘这姑娘当真是有本事的!’

此时的佟灵婵才注意到镇云魄一身上下似乎都是价值不菲的物件,若不是她刚刚才让自己帮她打造东西,她想自己也会相信这姑娘就是个仙子。

镇云魄不着痕迹地向佟灵婵努了努嘴,示意她自己是要先走了。

而后翩然转身,飞向她已俯看到的目的地。

渐渐人少了些,她有听见风中传来寒月的歌声,“竹林的灯火,到过的沙漠,金色的国度不断飘逸风中。有一种神秘,灰色的漩涡,将我卷入了迷雾中。看不清的双手,一朵花……”

“娘,是你吗?”在空中停止了前行的脚步,向四周张望看去没有一个人影。

待她试探地问过以后,不觉笑自己痴傻,她竟崇拜自己的母亲到了这种地步,仿佛到处都有娘的指引似的。

再次侧目,因为她确实是听见了侧过头的这一边有她熟悉的声音。

夜色中,一道倩丽的身影正在向远处走去,镇云魄思量,这里不是荒漠之上,更不会惊现什么“海市蜃楼”,那一定就是母亲。

紧追了几步,忽然自己面前有什么将自己阻隔住了,而且她是自己撞上去的,就如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上一般。

“啊。”她低呼一声就失去功夫似的直接从空中落下。

由于方才她怕自己刮蹭到树木已然将自己的高度提了许多,现在“呼呼”的风声从耳边吹过猛然让她想起在中天城外那场与落青峰初见的恶战。

也是这般的狼狈。

突闻风声有异,一双修长的手臂将镇云魄圈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姑娘家,怎么这么调皮。还……”说话的是个男子,很显然,“训话”到了一半儿才知道自己是接错人了。

男子将镇云魄放在地上扶稳,便拉开两人的距离。

许是累了、许是落得快了些,镇云魄被人家接住的时候一时间没能睁开眼睛。

现在,她与人家相望而立才惊见又是让她意想不到的人、不!是模样!

“姑娘,夜深了,怎么独自出门。这是在下的家宅,敢问姑娘是怎么进来的?”男子儒雅非常,一点儿也不像是会武功和刚刚接住自己的人。

镇云魄望着对方有些痴了,忘了回答人家的问题。

‘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镇云魄忽然感到有些伤怀,本该对她心心念念的人对她生疏得紧,本来对她恶语相向的人又捧星之极。

“姑娘。”男子凝视着这位呆呆看着自己的姑娘,心中难得地道了一句,‘哪里来的孩子?这般绝色,不怕有人不利于她?’

虽说是自家的私宅,但是这大树就依着院墙而生,他想许是小姑娘为了逃避坏人才躲到树上也不一定。

本来他是出来找妹妹的,不想却接回一个美则静好的小姑娘。

“公子没打扰了。”镇云魄忽然想逃跑,可是她不动地试了一下,自己竟然腾不起身来,心里凉了一片。

所以,此次才迫不得已地回应了面前的男子一声。

“姑娘深夜在此,可是为了躲避坏人?”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只对妹妹有好性子的男子,竟不知不觉地为镇云魄找借口。

“是躲坏人,仗势欺人的坏人,请问公子知不知道这里有个沁心园?我要去那儿避一避。”镇云魄脸颊微微有些红,她是不擅长说谎的,所以低下了头。

但是那不会让人以为她是因为说了谎才有这样的反应,相反的,这情景在他人看来会看成因为见了对面的男子的羞赧之色。

镇云魄也不多说,更不犯花痴,她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想一想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到底是做梦,还是做梦?

“姑娘说‘沁心园’,那里好像很荒凉,去那做什么?一个人不害怕吗?”男子应该是知道“沁心园”的,所以浅浅地担心流露在言语之中。

“是同乐坊的老板娘给我的栖身之所,我初来乍到,有地方栖身就已经很好了,哪里管得了荒凉不荒凉?”镇云魄只觉得这个人有些“唠叨”。

她现在就想睡觉,然后赶紧醒来。

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场颠倒黑白、性情古怪的梦。

“同乐坊的老板娘,佟灵婵?”男子像是在确定什么似的,他略有深意地看着镇云魄这一身上下都是宝贝的装扮,任谁想也不该是与那里的人有交集的女子啊!

“公子,可知道沁心园。”镇云魄不愿意再做纠缠,这个梦似乎有点儿长,她得赶紧结束才好。

“好,姑娘稍待片刻。在下去去就来!”说完,不等镇云魄回答,男子就潇洒地转身向不远处的房间走去。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