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二百零四章 初定风波,束手无策

第二百零四章 初定风波,束手无策(1 / 1)

泷仙之的责难,镇云魄顿感凌乱,他们现在不是在讨论救人的问题吗?

这跟选“谁”有一文钱关系吗?

当然,自认为聪明的镇云魄是不会说,她没理解泷仙之这话中的“深意”的。

“不好回答?”泷仙之见镇云魄此时还在“犹豫”,不禁更加生气了。

自己为了她连皇位国家都可以不顾,镇云魄居然还是犹豫自己到底要选择谁?

“确实。”因为没明白,所以镇云魄觉得这样的回答比较靠谱,其实她更不懂,这样的回答是下下之选。

泷仙之闻言,负气,转身就走。

镇云魄一见此状立时就急了,站在远处也不追泷仙之,双手就叉起腰顾不得面子是什么,“泷仙之!你还是个男子吗?你动不动就和女子一般见识?你到底什么意思?”

泷仙之才不管镇云魄这等小儿科的挑衅依旧大步向前走,镇云魄见泷仙之真的硬起心肠不理会自己的话。

大声地向泷仙之的背影喊,“亏我九死一生也不后悔的到处找你,你当真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么?”泷仙之照旧向前走。

“好!你不管,你见死不救!你不救,我救!大不了就是一死!”镇云魄也生气了,转身就撞向关着龙吟月结界的外壁。

这便是阴司王看见光柱擎天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就连一切尽在预料之中的寒月也未意料到的结果。

早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动静,或许寒月会出言向泷仙之为镇云魄解释一下,镇云魄是不懂感情的姑娘。

阴司王赶到之时,被生生地隔在了光的外面。

光柱的里头,也没有了寒月的影子,她能支持着在龙吟度短暂的出现,也是因为命数。

凭空飘落的花瓣因光柱引领出气流所生的大风刮得到处都是,立在光外的阴司王扬手接住身边飘过的几片花瓣,渐渐攥紧。

光柱中。结界丝毫无损,镇云魄却倒在了泷仙之的怀里。

“镇云魄。”泷仙之脑中一片空白,懵在原地。

忽然觉得自己不该不理镇云魄就走了,那时他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就那么固执?为什么不追自己呢?

他们居于光的内心,气流稳定了下来,不似方才的狂涌。

但是,这稳定似乎是快了些,只看着镇云魄的泷仙之却没注意到。

被泷仙之抚着脸颊唇边上血迹的镇云魄轻哼了一声,“嗯?”

“你没死?”没想到镇云魄还能回应自己,因为方才发生的一切太剧烈、太突然了。

“你才死了呢!我的阴司王老大在那儿,哪个不怕形神俱灭的小鬼差敢顶风上,前来收我?”镇云魄确是很难受,但是实在是不至于达到死的地步。

靠在泷仙之的怀里。镇云魄尽力平顺着自己的喘息,胸口还是很难过,她想一定是阴司王救了自己一命。

泷仙之悬着的心缓缓地落下,虽然镇云魄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她还开得了口。而且说话也不是将死之人的那般低沉无力,就更让他安心许多。

樱花瓣扬扬洒洒地飘落下来,镇云魄渐渐地有气力睁开眼睛,勉强地坐起身,手经过腰际时,感觉到手背上一丝被利器划伤的疼痛。

扬起手放在眼前,感觉到疼的地方果然有一道细长的小口。

自己身上没有兵器。怎么就伤着了自己,低头一看,是六哥给自己的“流水玉佩”撞成了两截,心中“咯噔”一下。

“哥哥。”镇云魄喃喃地念出这两个字,那心疼怎么能用言语表达得出?

拾起两半玉佩想要重新将它们合好,却惊人的发现。玉的两半合在一起竟完好无损似的,一点玉屑都没丢。

就在镇云魄将玉合上之时,玉的内心变空了,而且里面真的若有流水一般。

耳边仿佛传来了斋慕岚的声音,“思思。可想六哥了?”

闻言,镇云魄只觉得眼睛湿湿的,六哥从没问过自己这样的话,即使自己平日里不与六哥最亲近,但是六哥那无言地待自己好她是知道的。

“镇云魄。”正出神间,发顶就传来泷仙之轻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嗯?”镇云魄两手捧住玉,偏过头看向身后的泷仙之。

“你看天上。”镇云魄看过去的时候,泷仙之也的确是在看天,镇云魄顺着他看的地方看上去,立时就觉得心神振奋。

天上的团团阴云中,一条水蓝色的神龙正在穿梭于其中,仿佛是为了搅散那扰人好心情的“黑东西”。

片刻的功夫,天上的阴云就被蓝龙驱散殆尽。

“泷仙之,快!快扶我起来!”镇云魄看见蓝龙,再加上哥哥那久而未闻的嗓音,立时就来了精神,甚至连自己身上的疼都忘了。

“干什么。”泷仙之见了天上那真龙也很是惊异,并且有种有天相助的如释重负之感。

知道镇云魄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却不晓得她遇到鬼都敢放手一搏,见了一条龙为什么那么异常的兴奋。

挣扎着站起身,镇云魄就要扑奔这那龙飞上天去,使得泷仙之根本来不及阻止她。

可是,身姿轻盈已是从前,许是受了重伤,腾空到一半的她眼看着就要抵达蓝龙的身边却失去本领地直坠向地下。

泷仙之见此情景心中一骇然,那个高度他根本就无法到达,更不用说能准确无误地安全接住人了。

“啊——”镇云魄自是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掉下去的时候自己的手都碰到没散尽的乌云的边儿了。

这个不甘心呀!

“啊”了一半,熟悉的身影由蓝龙幻化而成,不足眨眼的时候就来到她的身边将人托稳。

镇云魄的笑容如何?

若是没有耳朵拦着,恐怕这嘴就能咧的绕着脸颊转一圈儿了。

双手挂在着了一身精致的鸢尾蓝衣袍的人颈上,小脸不老实地在人家的脸颊上蹭了好几下,落地之前的一刻还在对方的脸上大大的“啵”了一大口。

“想我了?”男子笑着想要将镇云魄放下,可是镇云魄却死赖在人家的身上,就是不肯自己站着。

“我对你的想念,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镇云魄讲起话来更是甜腻地说着自己从来没有说过的“甜言蜜语”。

站着一旁的泷仙之看见这样的一幕。静且嫉妒充斥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他别过身,双手攥拳“咯咯”之响心中愤愤地气道,‘感情我和袭南竹都不是这丫头的最爱!怪不得她迟迟不讲,一副谁也看不上的样子。真龙作伴,哪里还瞧得起我这个假的。’

“哥~你怎么才来救我呀!你不心疼妹妹了?爹娘呢?他们呢?”与哥哥相见,镇云魄怎么能不忽略身边的一切?

既是见到了六哥斋慕岚平安无事,那她就可以大胆的假设其他人也都还是安全的,她就知道是俎玉诓她的,她的家人才不会死!

镇云魄那声撒娇撒得很明白的“哥”,让气得想找个地缝儿钻的泷仙之,一下子有种自己小气到家的感觉。

不禁瞧不起自己了一小下儿,这要是自己当下就走了,岂不是天大的损失?

“他是谁?”斋慕岚眼睛看向已经生完气转回头来的泷仙之。

泷仙之压住了一切火气和尴尬。问镇云魄自己“是谁”的,很有可能会是最有利于自己的助力,未来的“大舅子”。

“他是泷仙之。”镇云魄这样的介绍无异于和没说没什么两样儿,她是见到哥哥太高兴了,抱着斋慕岚都不肯撒手。生怕弄不见了。

“你看上他了?”斋慕岚不可思议地看着妹妹,按道理来说妹妹是绝无动情于人的可能的。

“我看着他呢!看上是什么意思?”镇云魄可不是装傻,她在斋慕岚和泷仙之之间来回看着,希望他们二人能有人为自己解释一下。

听了这话,斋慕岚便暂时安了心,知道妹妹还是老样子。

泷仙之闻言却好像也懂了,因为正常女子听了哥哥那直白的话。或是羞赧、或是不屑,总该是个人该有的反应。

可是,镇云魄那样都没有,泷仙之从她目光中看到的是懵懂,不似常时遇事的睿智,是和孩子无异的天真。

泷仙之了悟了这些以后。竟有种释然于怀的快感。

龙是祥瑞的话果然不假,他泷仙之的“福神”就是眼前的这名男子,镇云魄的哥哥。

“他们…咦?那不是舅舅吗?”镇云魄的这个问题斋慕岚似是不能回答,转盘之际正好看见结界之中身负轻伤的龙吟月。

“哥认得他?”镇云魄的注意力成功地被斋慕岚转移到龙吟月一边,她正愁没有可靠的办法将结界破除。巧了,六哥就出现了。

“那是自然,舅舅最宠母亲的。”斋慕岚的话依旧不多,望着那结界的边缘阵势之强,斋慕岚有些害怕自己会有负妹妹期望的目光。

“哥,有没有办法弄他出来。他好像给什么缠住了,这结界我破不开,否则也不会撞坏你送的生辰礼物。”镇云魄不好意思地捧着两半玉佩递于斋慕岚看。

斋慕岚心中却在叹息,‘思思,幸亏你命不该绝,不然我哪里救得了你?’

“这结界与凶离之圈有关,怕是……”斋慕岚做不到的事从来不轻易许诺于人,就算妹妹再怎么看他,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镇云魄一听,立时抿了抿嘴唇,六哥从来不诓她,这么说来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