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三日遗忘(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三日遗忘(求订阅)(1 / 1)

翌日清晨,春日的朝阳像每天一样送来了和煦的阳光,院中的枯草也重新展现了春天该有的生机盎然。

守在房间外面一夜的每个人,神色虽显疲惫却没有一个人睡得着。

一夜的寂静,夜中渐渐欢快的虫鸣几乎就没有别的响动。

几个人没有听见镇云魄的呼救声,也没有因为袭南竹彻底死去的哭泣之音,宛星霓难得地笑了一下,暗道主人这是有救了。

只是,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泷仙之心却像是沉到了冰冷的寒池之底一样,神情落寞,再也不复生气。

“仙之,南竹先生能活下来不是好事吗?”月光炒饭上前安慰,他这个弟弟向来很怪,他也不晓得这又是在闹哪门子的脾气。

“以前是,现在不是。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对我?哼!得而复失,哪里好?”泷仙之弯弯绕绕地说了一堆月光炒饭听不懂的话,房间里的情况,他仿佛已十拿九稳了一样。

说完起身就走了,走去哪里谁也不知道。

月光炒饭只当泷仙之是一时意气,想一个人静一静,才没有去追他,谁知道又是傍晚时分了,泷仙之的人却还是没回来。

傍晚时分,死气沉沉的四周忽现繁花锦簇的气象,守在门外的几个人见远处总管小跑着向他们这边。

宛星霓蹙了蹙眉,“又有什么事?难道是又出事了?”

这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脚下,裙摆被谁拉了拉,低头看去,原来是小小的龙吟风。

“纵月明呢?就是明哥哥?”龙吟风一觉睡醒就发现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迷迷糊糊地眼睛都没睁开,就扶着墙走了出来。

远远看见几个人都是自己不认识的,哥哥不在、仙子姐姐不在、就连明哥哥也不在?

那他们是谁?为啥要在哥哥的房间门口?

疑问有很多,但是总得一解心疑不是?

所以,在小风儿看来。“姐姐”就应该是脾性最好的,不会对小孩子发火的人,不像她哥哥龙吟月。

可是,这个脸上颜色不那么祥和的姐姐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小奶娃退开两步。乐颠颠地跑向哥哥的房间,‘哼!欺负我?找哥哥去!看你不后悔?’

龙吟风方跑到门前,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小风儿只看见了一个裙摆就雀跃地扑了上去,“仙子姐姐!那个姐姐欺负我,她瞪我!”

“小风儿是不是淘气了?要不然你哥哥怎么生病了?”镇云魄矮下身来,抱起小风儿转身走向房间里。

知道龙吟风一听见这话就会紧张,她转移小风儿注意力的目的也可以毫不费力的达成。

“风儿没有,风儿发誓。”说着,一手揽住镇云魄脖子。

以防自己从镇云魄肩头上掉下来的小人儿,伸出自己另外一只手的四根手指在镇云魄的面前。

“嗯。还真是发四。”镇云魄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大事积压在她的心里了。

其他几个人见镇云魄表情十分轻松的模样,就知道不管是龙吟月或是袭南竹,都已经没事了。

管家赶来龙吟月的房间时,只见龙吟月一切安好地坐在床上膝头还盖着薄被。其他几个他们都不认识的人分别或站或坐在房间各处。

阴司王擎煞之时,是有很多人在场的,但是人毕竟是人,有时候就是“很容易”记不得一些惊心动魄的事。

所以,那时在场的管家,也完全不认得阴司王是谁。

管家上前像龙吟月一躬,全礼过后。见龙吟月温和地点点头便觉得纳闷。

‘城主今日是怎么了?是不是大病未愈身体不适才会这样?’对,管家很是不适应龙吟月的温和。

“回城主,槿岫城中各处皆现繁花景象,百姓齐集咱们府门的外面为城主祈福,期望城主早日康复。”管家这明摆着就是报喜来了,花团锦簇当然是好兆头。

‘春天如此。有什么可奇怪的?’镇云魄将小风儿放在伸手向她要孩子的“龙吟月”膝上,不解其怪地看了一眼那管家。

“知道了,告诉子民们,龙吟月谢谢他们。”“龙吟月”的态度仍是温和的,坐在他脚边的镇云魄隔着被子按了按他的腿。

他看向镇云魄。抿了抿嘴唇,微笑过后,会意地看向那管家,“去吧!将我的意思告诉大家。”

再次开口说的这些话已经不再温和,仿佛往日的龙吟月已经回来了。

“是。”听见这语调,那管家应了一声,也安心了似的离开了。

“不错嘛,南竹。”感觉到管家走远了,镇云魄天真烂漫地拍了一下他抱着龙吟风的手臂,赞许不掩于色地说。

“仙子姐姐,南竹是谁?”小风儿可不是个等闲的小女娃而已,她歪着小脑袋,满是可爱地问镇云魄。

“嗯?是个很好的大哥哥。”镇云魄闻言惊觉是自己一时高兴、得意忘形了。

“哦,哥哥,你也认识那个大哥哥?”小女娃得到答案不甚肯定,转眸看向自己身后的哥哥,一副哥哥说了我才信的神情。

“呃,认识!是很好。”袭南竹的神情有些僵硬,不知道何故?

当从镇云魄口中说出,“是个很好的大哥哥”的时候,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不晓得是因为他的年纪不应该是“哥哥”所致,还是别的什么……

“哥哥们,老大,咱们继续想办法吧。我昨天去沁心园看见落青峰了,咱们得加快脚步了。”镇云魄没事儿人似的欣然起身,看见自家的两个哥哥和一直照顾自己的阴司王笑道。

“思思。”斋慕岚有些吃惊地看着妹妹,总觉得妹妹少些什么,不太像他们自己的那个小妹思思。

“啊?”果然,镇云魄听见哥哥唤她,乐呵呵地看向斋慕岚。

“你是不是忘了谁?”斋慕岚听见这样没心没肺的应答更是心里不舒服,‘思思?该不会是将心弄丢了吧?’

虽然这想法确实很大胆,但是妹妹的反常还是让斋慕岚大胆地在脑中做出了这样的假设。

“人都在这儿,我忘了谁?”镇云魄环顾了一下房间里的人,看见月光炒饭和宛星霓以后,以为哥哥误会自己小心眼儿不和宛星霓说话,还冲人家好意地笑了笑。

镇云魄自己竟忘了,她的哥哥们本来就不认识宛星霓和炒饭哥哥,又何来的能知道她们之间矛盾关系的内情呢?

“就是…泷仙之呀!”斋慕玄被哥哥踹了一脚,都没阻止得了他将泷仙之的名字说出来。

“那是谁?”镇云魄好笑地看着斋慕岚和斋慕玄这互殴的一幕,‘咦?这是大事呀!六哥从来不管八哥神经大条的?真是稀奇!’反问他们时,满不在乎的神情。

“……”斋慕岚和斋慕玄都愣住了,他们的思思果然不正常,救了一夜的人,再见面怎么将昨日事事顺从的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即便两兄弟不晓得镇云魄和泷仙之到底是什么关系,自也能看出他们除了白和娘以外就没怎么乖顺过的小妹是很听那个叫“泷仙之”的小子的话的。

“傻丫头。”一旁的阴司王理所当然地看出镇云魄的哥哥们对妹妹的担忧,他试探地叫了镇云魄一声,虽然镇云魄刚刚说要商量事情的时候已经带上了自己。

“老大什么事?”镇云魄依旧笑语嫣然地转眸,这快乐完全不像是强颜欢笑装出来的。

“你过来,老大看看。”阴司王也开始担心这个傻丫头了,镇云魄没有任何防备地走向阴司王。

“风儿,哥想吃糕点,去向管家要。”袭南竹借着龙吟月的口说出这话立时分了阴司王的神,将小女娃放在地上。

“嗯!快去快回!”龙吟风应了哥哥快步消失在房门口。

“她会忘记泷仙之三日。”袭南竹不畏惧镇云魄知道这事的后果,他不想让小姑娘再恨自己。

镇云魄的身形一顿,立在与阴司王几步距离的地方回看袭南竹。

“你怀中的流年,每用一颗,你就会失忆一日。昨夜你喂我三颗,所以你不记得泷仙之。”袭南竹的话,直接有力,他不需要顾左右而言其他。

“这样啊,能一下子就不记得的人,应该也不是重要的人。”镇云魄大大咧咧地笑取代了方才那一闪而逝的诧异。

“傻丫头,那可不一定。”阴司王看了看袭南竹,袭南竹扬了扬嘴角,他知道床上坐着的是个豁达的男子,也便说了。

“不愧是青龙的后裔。”斋慕岚观袭南竹一举一动,尽是嘉许,‘母亲愿意相交的人果然很好。’

“说起青龙后裔,袭南竹你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是?”镇云魄阴阳怪气地将视线转向袭南竹,老大不客气地损起人来。

“好、好、好!我不是,我不是!”袭南竹心知镇云魄这是故意刁难自己,之前这个小姑娘明明都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倒戈可不是明白不过的证明?

袭南竹的让步换来一室的其乐融融,几个人也不在纠结与镇云魄不记得泷仙之的事,还有就是该不该去找人回来。

门外,一个身影做了短暂的停留。

听了他们的一席话,灰暗地一闪不见了。

最新小说: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