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最不起眼的寿礼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最不起眼的寿礼(1 / 1)

沁心园中,落青峰与泷仙之相对而坐。

“怎么样?用了流年里的珍珠,你就什么都不是了?”这话听起来尖酸刺耳,可是落入泷仙之的耳中又是不争的事实。

“我不是,你就是?”泷仙之一时生气,也没管自己对面坐着的人是谁,他以前从不这么鲁莽的。

“小子,你明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样奚落我?”落青峰被泷仙之戳中心事,没有立刻动怒,反而淡然地看着泷仙之。

“我现在连死都不怕,为什么要怕你?”泷仙之国破家亡、双亲不在人世,现在就连镇云魄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可眷恋的?

落青峰嗤笑泷仙之一下,复道,“好样的!可是,你要知道,不怕死也不一定是王者,还有一种可能,是莽夫!”

“莽夫就莽夫。”泷仙之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才来到沁心园的,只是到了这园中,近处与落青峰交谈一句以后,才知道这人就是中天城中,差点使自己交代了性命的那个。

“若真不在乎,何必这般死人模样?我有办法,让镇云魄记得你。”落青峰故作深沉,他有闲情雅致搭理泷仙之,自是有他的目的。

泷仙之没有说话,但是马上看向落青峰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他自己的心思。

“你身上的‘携’,给我一用。”落青峰好像什么都知道,也不必泷仙之开口,向他伸出了手,打定了主意势在必得。

“原来你想要湘携?”泷仙之这时才似是明白了落青峰对自己客客气气的道理,他还琢磨呢,脾性那么暴躁无常的人,自己多番挑衅他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

“不,是‘携’!‘湘’不在你身上,所以,你什么都不是。所以,那丫头才会忘了你!”落青峰半句一顿,目的就是要刺激泷仙之。

泷仙之借着皎洁的月光,用那深邃的眼眸打量着落青峰。落青峰好像什么都知道,这让他想起了镇云魄处处小心翼翼在提防、又时时依附的寒月。

“你说什么?”泷仙之被镇云魄灌输的思想自己身上戴的一直都是“湘携”,此时一听见这话,不免本能意识地问了一声。

“你那块,叫‘携’。”落青峰看了看天边,无限怅惘,看着徘徊在度外的氤氲,‘这群废物,难怪连镇云魄都能轻而易举地将他们驱逐出城。’

半晌,落青峰不见泷仙之回应。也不强求。

起身负手欲离开,泷仙之见他要走,赶紧站起身来,“你要去哪儿?”

落青峰回眸看着泷仙之一眼,“我要去哪也是你能过问的?”说完。不见他前行,就隐没在黑暗中了。

龙府,龙吟月房间外面,小亭中。

镇云魄坐在袭南竹身侧,近的像是怕袭南竹随时会跑了,但是,也许那并不是像。大约就是那个意思。

此时,月明星稀,正是谈天逼供的好时辰,镇云魄无需准备,这就开始进入主题了。

“说说吧。”镇云魄捧着外壁温热的茶壶,给袭南竹倒了一杯清茶。话语是调皮的,可是面色却不是很好,她在想袭南竹他们口中,自己忘了的那个人。

“什么?”袭南竹结果茶器的手一颤,‘就知道小丫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感情这时有事问我?’

“你知道的。”镇云魄知道袭南竹惯着自己,所以也不废话,那些疑惑,早就该解开了。

“你指的是?”袭南竹明了镇云魄想要知道的事,但是,有些事能说有些事却不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少跟我打马虎眼,人都支开了,从头儿说。”镇云魄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明明不热却放在嘴边吹了吹,那闲散样儿,真像个被贬下凡间的小谪仙。

“头?”袭南竹心下想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这丫头还想掘坟掘到祖坟上去?哪个是头儿?’袭南竹也很是无奈,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头儿”在哪儿。

“嗯,从你为什么说好要带上我,又轻易地抛弃了我?”镇云魄提起这事儿还一阵伤心,要知道那时候她被潇湘哥哥带回镇氏是多不甘心。

听到镇云魄提的这个“头”,袭南竹蓦然觉得自己想得太多。

“我不能直接接触凡气,反正就会渐渐消失。”袭南竹捧起茶器,轻啜了以后杯中淡雅的茶水,望向幽深的银河。

“那现在呢?”镇云魄望见袭南竹身子另一侧的小黑影儿,桌下踢了袭南竹一脚。

袭南竹看了镇云魄一下,知道她不会平白无故地踢自己,假装要起身,然后看向镇云魄,镇云魄冲他眨了眨眼睛,袭南竹又坐了回去。

“是风儿,呵呵。现在,回归到可以存在的地方,根骨埋藏的地方。”袭南竹说起这事,唇角上扬,心中无尽的轻松。

石头后面,龙吟风没听见袭南竹和镇云魄说些什么,但是她看见哥哥笑了。

“哥哥喜欢仙子姐姐,所以他见了姐姐总是笑嘻嘻的。爹娘,我这个不省心的哥哥可算是被我嫁出去了,你们的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

小女娃煞有其事地双手合十,仰望着天上稀稀疏疏的星星祈祷一般地念叨着。

“根骨埋藏地?”镇云魄只道是按照“湘携”诗文中的指引去做也就是了,却没想到这其中还有“根骨”一回事。

“对,作为青龙的后裔,精良的根骨是必须的。”袭南竹知道的,有一半儿也是从寒月那里得来的。

镇云魄没有再往下接话,而是在思考什么似的。

良久,她再一次看向袭南竹,问道,“南竹,你最近是不是,时常感觉到,一半身子是极热的?另外一半儿却是极寒的?”

袭南竹闻言,竟下意识地向身后坐了坐。

“我猜中了?”镇云魄这下子算是明白了,‘所以,南竹说的身子才会这样,也才会变成龙吟月而不是袭南竹。’

风中,一丝不可闻的气息飘飘而至,袭南竹看着镇云魄的目光变了变。

“落青峰,你这样,有意思么?快点儿离开他的身体!”镇云魄瞬时间便察觉到袭南竹身上的异样。

“呦,这是正想我呢吧?”落青峰有些意外地看着镇云魄,没想到自己才进入这人的身躯就被小丫头发现了。

“想?想得美!”镇云魄瞥了身边坐着的袭南竹一眼,站起身,在袭南竹对面的石凳上落座。

“哎,夜深了,石凳上坐着不凉?”落青峰似是打定了主意要东拉西扯,就是不说出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你不说,我走了。”镇云魄脸色一变,又站起身,不似唬人一般作势要走出小亭。

落青峰顿时觉得经过大难不死的镇云魄有了很大的变化,仿佛是成长了许多。

“忘了人,不会连湘携也忘了吧?”落青峰用着袭南竹的身子还很随心所欲似的,眨眼间就出现在镇云魄的面前。

不仅如此,落青峰与镇云魄相识以来,第一次如此近的站在她身边,并且挽起了她的右手。

“落青峰!”镇云魄气得想要大叫,但是,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低喝了一声,隐忍是为了哥哥们的安全,有人欺负自己,哥哥们哪里还能看着?

“小丫头,你浑身上下都是宝贝,这事你知道吗?”落青峰握着镇云魄的手,不让她有机会抽回去。

“要你管,别碰我的戒指。”镇云魄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手上的戒指才是落青峰此行的目的,拼尽全力将手抽了回来,大步向后退了出去。

“镇云魄,你好坏不分又不是今天一次了,把‘湘’给我!否则,大难就要再次来临了!”落青峰阴邪地一笑,让镇云魄浑身不舒服。

“你说什么东西!我不知道。”镇云魄只知道那是白给她的东西,她一点儿也没看出这戒指金贵在哪儿。

“湘,湘携你没见过?一半在你身上,另外一半在那小子身上。所以,你才会……”落青峰欲言又止,似是他也有什么委屈要吐一吐,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时候说出来不合适。

“你说这枚白玉戒指是湘携中的‘湘’?开什么玩笑?”镇云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落青峰这次明摆着就是为了要自己手上的戒指来的,死都不能给。

‘泷仙之身上的玉佩那么大,这么小的戒指,怎么可能是那外环上的玉?’一边向后,一边垂眸看着自己手上的白玉戒指。

月夜之中虽不暗淡,但是也不似阳光里那样看得清事物。

“湘携,之所以被人称为神物,就是因为它可以保人性命又能牵引两个持玉者的命运。要不然,你的家人为什么千辛万苦地寻了此物给你?”

落青峰的话一出,镇云魄一阵心疼,她当初收到礼物是还错怪白为什么送自己最不起眼的东西,如此看来,最疼自己的还是白。

“你走吧!这是白给我的东西,别打它的注意。”镇云魄转身就跑,起步便腾空起身。

只是,在她纵身向前的时候,右手像是被什么扯住了一样向后拽,中指上的白玉戒指也在渐渐变大,自己的手已经要握不住了。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