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阴沟里翻船(各种求)

第二百一十六章 阴沟里翻船(各种求)(1 / 1)

一拽一挣,定是天上的镇云魄吃亏,亏在没有脚踏实地。

不挣还好,一挣之下,整个人都被拖进了落青峰的怀里,没管自己身处的位置有多尴尬,本能的反应是右手攥拳、左手抱在右拳上,样子无比的紧张。

“镇云魄,我带你走吧。真正的保你不死。”落青峰一贯的阴险狡诈顷刻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地问话。

镇云魄一时不解,蹙了蹙眉,想伸手拂开他那讨厌的很容易让自己会相信他的神情,可是想起自己手上的东西尤其重要,又默默地忍下了这个意念。

她不说话,只是双脚拼命地踢着瞪着,小嘴也嘟得老高。

忽然,一个让镇云魄很是意外的稚嫩声音凭空窜出来。

“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姐姐生气了,还不放她下来?”龙吟风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仰着头,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大声地“训斥”着。

“小娃……”落青峰侧目看了看脚边上这胆大的娃儿,刚想说些什么,嘴就被镇云魄不得不闲置出来的手给堵住了。

“什么都别说,我跟你走。”龙吟风的安全和自己的安全二选一,镇云魄下意识地选择了前者,她不想做伟大的人,但是自己这样做,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抱着镇云魄的人唇角一扬,看了小风儿一眼,小风儿就“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喂,小风儿……”不等镇云魄说完,落青峰就从袭南竹和龙吟月共用的身子了走了出来,像是蝉的蜕变一样,是托着她自然而然地走了出来。

惊异于落青峰的本领如此强悍,又下意识地将左手盖回自己的右手上。

落青峰纵身跃起,这一跃之下镇云魄就知道师公口中所说的那个“境界”是什么了。与此同时,镇云魄也真正意识到自己学的其实不是功夫。

“要去哪儿?”此刻,镇云魄觉得自己没有大声地喊哥哥和阴司王老大救命是个最最致命的错误。

“沁心园。”对于镇云魄的问题,落青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神情轻松,眺望着前方已经不远的静心养性的好地方。

落青峰带着镇云魄落在那棵鹤立鸡群的大树上,俯视着下面漆黑一片没有烛光的小舍。

“你怕黑吗?”落青峰自己坐了下来,那么他膝上自会多了镇云魄,只是镇云魄太会配合这寓情于景的意境,乱动之下不像是才子佳人的名戏。

“什么意思?”落青峰无来由的一句话,镇云魄不明所以也实属正常。

“没什么。”落青峰见镇云魄没懂她的意思,淡淡地应了三个字,然后又是那副死鱼表情。

“我是抓鬼的,怕黑也该是我会的?”镇云魄挣扎了一下就要起身。落青峰没有阻止她起身的任性行为。

“是曾经,云魄已不在身,离开了我的身边,你将是被万恶分食的最佳补品。”落青峰在自己大张开手臂,镇云魄在树干上立稳了身形以后。才缓缓地讲了一句。

“你……”镇云魄气结,她向来不排除落青峰这话就是故意此时说的可能,一转身的功夫却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

落青峰打从兴起了要带镇云魄回来“沁心园”的想法时,便知道泷仙之已经不在这里了,落青峰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不会将好机会拱手让人。

他用余光扫了一圈儿,大树周围的恶灵、凶魂之流就吓得退避三舍不敢近前。

镇云魄回身去扶树干之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栽下数去,自己的功夫也使不出来,眼见着自己的小脸就要和下面的树干相撞时,时间停住了一般,自己的身子顿住半空。

感觉到脚踝的地方被人握住,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呼呼”地吹过轻风。

“这次,能老实一会儿了么?”落青峰瞪了镇云魄一眼,镇云魄抵抗能力十足,也回瞪了落青峰一眼。

落青峰,没再开口。只是用手指了指树下,只是“惊鸿一瞥”的时候,镇云魄后怕地凑近落青峰的身边,暂时管不了白玉戒指会不会被抢了去的事情了。

“怎么,知道这是什么阵仗了吧?”落青峰一笑,单臂一揽,尽管镇云魄多么不高兴,但是却没像刚刚那么抗拒坐在落青峰的身前。

镇云魄看着树下的一切,蓦然想起镂月城外,他们一干人躲避浊物大军来袭的情景,那一幕幕还就在眼前一般。

可是,小狐狸变了,不再那么活泼开朗、单纯可人;泷仙之变了,不再那么暴虐*……

想到这里,镇云魄一下子就愣住了,泷仙之?她想起了泷仙之,可是大家都说她至少要三天才会记得那个人的!

不足一日,她又经历了无情的忘记和片刻之间的记起,这样的反复让镇云魄有些头疼,是呀,她已经有小半天没见到泷仙之了。

“是不是记得那小子了?放心吧!他是不会有事的。”落青峰敛下眸子一阵不悦,镇云魄瞟了身畔的人一眼,不知道他又在耍人什么坏人威风!

但是,落青峰说到了镇云魄的心里,她也相信此时此地,落青峰没有必要对自己说谎,他说泷仙之安然无恙,应该就不会有大问题。

望着脚下滚滚河流般萦绕在大树方圆几步的黑压压一圈,镇云魄右手攥拳、左手在白玉戒指上摩挲着。

这是镇云魄少有的紧张的动作,没有“云魄”就像失去羽翼的苍鹰,明明兔子就是自己的嘴边肥肉,现在却怕那弱小的兔子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落青峰伸手握住镇云魄的左腕,先是提起,再搭在她的右手上。

镇云魄不明所以地任他摆布,旁观者一般地注视着他这一系列的行为?

白玉戒指竟应了这动作绽放出柔和的白光,那一瞬间过后,他们脚下的那包围圈渐渐的退散、再退散,知道里面可以站的下好几个人。

“你不是那里面的么?”一时之间,镇云魄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依照她的理解方法,哪能明白落青峰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哪能不是?”落青峰没有叹气,可是那语气的无奈却让镇云魄觉得他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叹口气算了,这样憋着,是会得病的,这话是娘说的。

“那你为什么?”打破砂锅问到底是母亲为她养成的“良好”习惯,要是自己好奇的事情不弄个清楚,她是做鬼也不会干休的。

例如现在,跟一个充满危险的男子呆在一起,她居然还有闲心去管人家为什么心情不悦。

“为了,不是。”落青峰就像在和镇云魄打哑谜似的,越说越简单。

“呃……”直到这时,镇云魄完全听不懂了。

若是哥哥们或是阴司王老大,镇云魄一定会求解到底,可是这个人不是,镇云魄没必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我要走了,你玩儿吧。”镇云魄从与落青峰第一次针锋相对开始,每一次所保持的心态便是,这一回,可能是真的死定了。

只有这次不然,一见到落青峰就有一种莫名的、不会使她感到不安的感觉。所以,镇云魄树下的“热闹”也看够了,打算撤退。

“凶离之圈的再次来袭已经开始了,你确定自己不要和我合作?”落青峰语气淡漠,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更不像是在与镇云魄讲条件,只是纯纯地问一下。

“你说什么?”走到大树主干边上的倩影瞬时僵住了,这消息无疑是在与一个小孩在说,你爹娘被坏人抓走了,你去救不去?

诚然,镇云魄是不想让那大批的异兽进入这片还算是祥和的地方的,那么,作为小小的人不人、神不神的存在,她能做什么呢?

“把‘湘’给我,我有办法。”落青峰没有主动去抢,就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镇云魄的身后,淡淡地要。

“说来说去,你还是要我的戒指,都告诉你了,那是我哥哥给我的礼物,不能给你。”镇云魄对落青峰对付孩童一样的手段嗤之以鼻。

“若我落青峰扯谎就能让那地方崩塌瓦解,如何?”落青峰的话,于这几界中任何一名成员来说都太有诱惑力了,可是某某人似乎是个另类。

连话都不接,迅速地爬上树冠打算在哪里作为起步的支点。

落青峰没有拦阻她,镇云魄并不感觉到意外,但是,当她爬上树冠以后,一张血盆大口迎面扑来,镇云魄就立时傻了眼,落青峰也没有在此时救下自己。

镇云魄一惊之下,直接穿过层层的树干没有太多阻碍地追向地上,她可是记得那乌压压的一片,像是几万年都没吃过一顿饱餐的狼一样的异兽的模样。

轰轰烈烈地躺进了方才被落青峰施法逼开的空白圈内,蠢蠢欲动的一大群异兽口水的腥臭味已经飘飘悠悠地传入了镇云魄的鼻子。

重重树干之上,镇云魄看不见落青峰的影子,镇云魄摔得几乎爬不起身,却好像哪里都未受到重创一样。

她就不信,自己竟会这么卑微地死在这个“小阴沟”里。

最新小说: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