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生耽美 > 魂归宿命之相携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新兵刃”(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新兵刃”(求订阅)(1 / 1)

之前,阴司王老大说他有东西可以是她衬使的,却怕伤了她的身,那时镇云魄还一阵失望。

要知道,惯能自己保护自己的滋味适何其痛快,她才不想事事都仰仗别人,自己的腰板一点儿都挺不起来。

现在,落青峰说有她能用的兵器,镇云魄哪里能抑制住自己那种兴奋劲儿?

“不走了?”落青峰好笑地看着镇云魄,眼前这个小丫头也算得上是叱咤风云的小魔女了,经历过那样的大灾大难以后怎么还能有这样孩子一般的天性?

“别唠唠叨叨的,比云魄还厉害?是什么东西?在哪呢?”镇云魄才不理会落青峰的故意打岔,她一点儿都不小气,只要落青峰乖乖交出“宝贝”,她就诸事都放他一马。

落青峰笑着捏了镇云魄的脸颊一下,镇云魄不悦地嘟起了唇,揉了揉被捏的发疼的脸。

心中喃喃地念叨着,‘得寸进尺,要不是看在那宝贝的份儿上,我才不忍让你呢!’

落青峰见镇云魄一副“委屈就委屈一回”的表情,转动了一下他那乌黑的眸子看向镇云魄身后的佟灵婵。

佟灵婵虽然明白落青峰的意思就是要她马上去取,还是迟疑了片刻,待到落青峰因为她没有马上应命而感到不高兴地垂了垂眸,才又出门去了。

“老板娘呢?”镇云魄继续揉着自己的脸,一边回头岔开话题问落青峰,落青峰刚要回答,脸就被镇云魄掐了一大把,“还欺负不欺负我了?”

落青峰被掐着脸,还觉得镇云魄好笑,‘这丫头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真是调皮!’

没有觉得窘迫,反而欣然地接受了镇云魄不与自己见外的行为,默默地看着镇云魄许多次的落青峰喜欢这样被看到了的感觉。

大约是两刻钟功夫。佟灵婵拿着一个小香囊大小、绣工精致的小口袋出现在内室的门口。

“丢过来。”落青峰的脸还是微红的,即便镇云魄已经放开他的脸半刻钟有余了。

落青峰的语气尽量地像是在和朋友说话,但是其中的生硬还是不能掩饰得住的。

镇云魄的小脑袋凑到落青峰手中的锦袋旁边,紧张地盯着落青峰手上的动作。落青峰打开锦袋的动作却在拉开封口的一瞬间止住了。

镇云魄等了足足眨十几次眼的时候,才发觉落青峰这是在故意逗自己呢!

一把从落青峰手里夺过那锦袋,迫不及待地打开,掏了半天就只拿出一枚较粗的戒指一般的金属圈儿?

镇云魄的脑海中瞬时画出了无数的问号,第一直觉就是落青峰在整治自己,报之前自己总是欺负他的仇。

可是,想一想又不对,要是落青峰骗自己也就算了,自己又没有招惹佟灵婵,人家没必要和落青峰连起伙来逗自己取乐子?

所以。镇云魄拿着那环状的东西想在左手挨个手指套一下。

左手试了个遍,都觉得太大了些,然后不泄气地又是右手,没戴戒指的手指也全都试了一下,可是结果是一样的。

‘这个落青峰怎么回事?总不至于让我一根手指头戴两枚戒指吧?这也太大了啊?’虽然这么想。但是镇云魄还是将这金属圈套上了右手的中指。

在金属环触及到指尖的一刹,镇云魄只感自己一下子捏不住那东西,那也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是的“咻”的一声,套在了她的白玉戒指上。

镇云魄吓了一跳,一大跳!

她以为这是落青峰夺去白玉戒指的一种手段,可是看见方才那一幕的落青峰就只是对着自己笑,动都没动一下。

镇云魄这才仔细地看着那套上白玉戒指的金属环。它不与任何金饰一样,是发着银光的东西。

“湘?”金属圈一套上去,就不可思议地泛起本不该因为白玉戒指发光而能穿透它本身的微光,但是,它做到了。

在那光透出来最强的一处,镇云魄看见了“湘”字。

“你这是什么意思?”镇云魄一下子勃然大怒。她瞪着眼睛看落青峰,‘这不明摆着是个记号吗?他这是怕别人都不知道我戴的是什么?’

镇云魄看见这个字,顿时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而且,镇云魄再尝试着脱下那金属圈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它好似原本和白玉戒指就是一体的一般。长在了上面,根本拔不下来。

“没什么,只不过是不想你出事而已。”落青峰不多做解释,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就像镇云魄口中常念念有词,她娘常说过的你总有一天是谁都不能守在镇云魄身边的,所以既不能保证随时随处都跟着镇云魄,就只能想个不是万全之法的“万全之法”。

“哼!就会骗人!”镇云魄气急了,她好不容易才相信落青峰是真的对自己好,怎么转过头来,落青峰就使出这样的阴招来诓她。

“骗没骗你,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例如,方才那一群阴魂!”落青峰也不示弱,他的心情,早晚有一天镇云魄会切切实实地明白的,他不急于这一时。

“你不说我也会去试!”镇云魄留下这句话就从窗户一跃而出,落青峰淡然地坐在那椅子上分毫未动。

“主人!”佟灵婵知道那东西交到镇云魄的手上意味着什么,她不喜欢主人付出诸多,对方却还不识好人心。

“闭嘴!”落青峰唯恐镇云魄去而复返听到自己与佟灵婵的关系是在骗她,厉声低喝住还欲开口的佟灵婵。

佟灵婵心有不甘地撇了撇嘴唇,别开脸望着落青峰的视线。

她不愿意看见那忘恩负义的小丫头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主人还是痴痴地望着窗口的目光。

那不该是她认识的落青峰,那个才不管别人高兴不高兴的人。

镇云魄一出了同乐坊,直奔龙吟月的府邸飞了过去,离开同乐坊之前落青峰不是大胆不怕穿帮地让她去试吗?

试就试,她可不是那种胆小的见到一条虫子都会吓得晕厥过去的大家女子。

远远地就闻到了浓重的尸气,镇云魄蹙了蹙那好看的眉头,喃喃自语道。“怎么扩散的那么快?他们不是应该据守在一处不该分开的吗?”

想着,镇云魄没有选择落实在地上,而是踏空在那污浊气息的上面。

‘呃?落青峰只说它厉害?厉害顶屁用?也得会施展才行!’镇云魄一阵瞧不起自己,自己刚刚光顾着生落青峰的气。竟忘了问使用的法门。

不自觉地看向那些仰面看着自己的阴魂,他们的怨气深重,不是什么简单的小招数能够摆的平的。

那些原本杀气很重的阴魂,不知道什么缘故,在这次看见镇云魄的时候竟开始畏缩起来。

扩散开来的一团渐渐地缩回那方小天地里,就像小兔子看见了猛兽一样害怕得动弹不得。

“奇怪,我还什么都没干呢!怎么就都怕成这样?”镇云魄哪里知道,落青峰给她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她想一想,事情就会自己了结。

镇云魄正觉得奇怪。身后就有一种有人接近自己的感觉。

镇云魄一回头,远远地看见阴司王和她的两个哥哥正朝着她的方向赶来。

三个大男人有些气喘吁吁地来到她的身边。

斋慕玄见了小妹立时就不干了,“思思!你又跑哪儿野去了?”虽然这话不怎么中听,但是却透露出一个当哥哥的对自己妹妹的担心。

“我……”镇云魄瞪了八哥一眼刚要说话,斋慕岚就打圆场地问了下一个话题。斋慕岚以为镇云魄是找泷仙之去了。

“丫头!这是怎么回事?”所以,斋慕岚也看见那团愈发强盛起来的污浊之气,渐渐地抱成一团,也不禁感到奇怪。

“他们都死了。”镇云魄一时没反应过来哥哥的用意,顺着表面的意思就应了声。

“你这丫头,这么简单的事,咱们六哥能看不出来么?”谁知道斋慕岚好不容易帮斋慕玄圆过去的场。又被这有脑不过心的老八插回去了。

镇云魄没理斋慕玄,她不是不尊老爱幼,只是她这八哥实在是让她没办法好好地当成是年长的哥哥来看。

一直在旁边没做声的阴司王,自从来到了镇云魄的身边就不住地看着她。

“老大,你看什么呢?”镇云魄被阴司王看得不好意思。

“看我的傻丫头这短短的一夜是得了哪位高人的指点,竟一下子精进到如此境界?”方才过来时。阴司王就觉得镇云魄周身的气息有所变化。

起初,他还以为是那团浊气误导了自己的判断,但是此时近处看来,镇云魄的确是不一样了。

“指点?倒是没有惹了一肚子的气回来,就会吹牛皮。还说什么凶离之圈就要大举进犯?那头不还是那样?哪有什么变化?”镇云魄嘴里嘟嘟囔囔。

‘原来他们是因为阴司王老大来了才害怕成这样的?我就说嘛!我什么都没做!他们怎么会怕呢?’镇云魄心中还不忘挤兑落青峰几句。

虽说是嘟囔,阴司王等人的而立还是听清了。

“丫头你说什么?什么凶离之圈大举进犯?”阴司王昨夜开始就感觉到这龙吟度中的气氛很是压抑。

犹如寻常百姓家中常道的那句“山雨欲来风满楼”。

“啊?我说了吗?”镇云魄不敢承认自己竟与凶离之圈里的高手成为了朋友,所以想要靠装傻蒙混过关……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