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统治之道

第一百四十六章 统治之道(1 / 1)

坦白来说,这次作战之所以能进行的这么顺利,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朱桂出其不意,直捣黄龙的妙策,若是按照景川侯曹震制定的方案,虽然最终也能打赢,但是肯定要废不少周折,还要增添不少伤亡。

而且,曹震的方案还有一个巨大的弊端就是不能一下子也将冷湖收复,如此以来,朱桂还得费时费力费资源地去攻打冷湖。

但是,朱桂是藩王,藩王怎么能够与臣下争功呢,便哈哈一笑,道:“诸位臣工实在是太谦虚了,虽然有寡人出的主意,但是没有诸位臣工的拼死血战,寡人又如何能一战定青海,因此,诸位臣工都是有功劳的,寡人一定要赏赐。”

以景川侯为首的一众将士听到朱桂说这句话便不再谦虚,纷纷向朱桂拱了拱手,道:“臣谢殿下恩典,此生愿肝脑涂地报答殿下,至死不渝。”

朱桂笑了一下,然后命令随军的王府文臣张德炳道:“张书记,此次诸位将领的功劳你要详加记录,不得有误。”

张德炳是王府的书记,这个书记不是后来的书记,而是专门管记录的小官,在听到朱桂的话之后,忙站起来拱手行礼,道:“臣领命,请殿下放心,臣一定办好。”

朱桂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开始了下一个议题,他转换了一下思路,然后又一脸凝重地对众位臣工说道:“众位臣工,自古都是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咱们打下来青海,可是将来要怎么去守住它呢?”

此言一出,众位将领不由地面面相觑,他们都是血里火里滚出来的大老粗,让他们打江山容易,但是让他们讨论如何守江山,那可就难死他们了。

举笔如扛鼎啊。

但是,既然肃王问起来了,他们又不得不回答,于是,这些臣工的领头人,景川侯曹震便站了出来,向朱桂作了一揖,道:“启禀殿下。依臣来看,此地刚刚收复不久,人心还没有完全归复,应该放重兵镇守,这样才能使此地彻底臣服。”

朱桂听完不由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景川侯说得不错,此地确实应该放重兵镇守,不过,单单靠军事手段,不是统治此地的最好办法。

若是只是靠军事手段的话,那不仅要花费大量的钱粮,牵制大量的兵马,还容易使此地的人与我肃藩离心离德,实在是有些吃力不讨好,不太划算。”

众人一听朱桂的话,便知道他已经有了腹稿,便都十分识趣地选择了沉默,等待着他进一步的指示。

朱桂也没有废话,接着说道:“当初宋朝时,辽金都是异族,却也统治了中原北方各一百多年。他们人口比我们少,为什么还能统治我们那么久呢?再到后来,蒙元入主中原,统治了更多的汉人,这又是为什么呢?”

其实,朱桂还想举一个例子,那就是满清入关,统治了中国两百多年,创造了异族统治华夏之最,其影响力颇为深远,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说清朝的好,在怀念什么康乾盛世。

朱桂问得这几个问题,这些大老粗们都答不上来,他们杀人放火可以,但是讨论历代的成败根本就是睁眼瞎。

朱桂也没有指望着他们能说出什么精辟的答案,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依寡人看来,他们的秘诀无非就是四个字——以汉制汉。他们人口虽然少,但是开国时期武力强大,可以靠武力来震慑住大部分汉人。

但是,他们也没有完全把汉人的路都给堵死,依旧任用了汉人中的许多有才能的人为官,只要将汉人中的这些英雄豪杰都给拉拢住了,那他们的江山也就稳固了下来。”

其实,若论以汉制汉,玩的最溜的还是满清,他们入关以后,一方面推行严厉的剃发令,文字狱来打击汉人当中的反清复明者,另一方面又开科取士,录用了大量的汉族精英为官,来维持自己的统治。

这样一来,便统治了中国两百多年,创造了历史之最。

而这个策略运用的最差的就是蒙元,他们不仅将全国的人口分为四等,玩命的压迫汉人,尤其是南方的汉人,还动不动就关闭科举,不录用汉人中的佼佼者为官,

最后逼得汉人揭竿而起,那些有本事的人,比如刘伯温、李善长等人全都投靠了义军,这些人便合起伙来,推翻了曾经不可一世的蒙元。

见众人不住地点头,听的津津有味,朱桂知道他们都听进去了,便接着说道:“现在,咱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方面对他们保持强大的武力震慑,另一方面,也有拉拢蒙古人当中有本事的人为官。

只要他们当中的英雄豪杰都为寡人所用,那剩下的人没有有才能的人率领,即便是闹事,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诸位都明白了吗?”

在座的大都是武将,对于排兵布阵,打打杀杀还是有一套的,但是对于治国便不怎么精通了,不过,他们一听也知道朱桂说得有道理,便不再过多的争辩,齐齐地向朱桂行了一礼,道:“殿下英明,臣等领命。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将统治青海的方法传达下去之后,朱桂便让众人散值各忙各的事了,只是将景川侯曹震流了下来,单独问他道:“景川侯,你刚才所说的青海需要放重兵来镇守,寡人深以为然。

但是,若是屯放重兵的话,粮草问题又该如何解决?景川侯想过吗?”

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景川侯曹震身为明军的百战之将,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是青海适合农耕的地方不多,他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粮食问题,便向朱桂抱了一拳,道:“启禀殿下。

这个问题臣也考虑过,只是,青海之地适合放牧,不适合农耕,臣只能在有限的地方进行屯田,尽量多打粮食,若是还有不足的地方,就只能依靠河西来支持了。”

坦白来说,景川侯曹震说出的这个方案很中肯,青海之地本来就不适合农耕,若是屯放大军,粮草方面,河西还是得给予支持的。

朱桂不会就因此认为青海是他的负担,因为每一块地方都有它的用处,就看你会不会用了。

关于解决青海的粮食问题,朱桂心里倒是有一个自己的想法,他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便一脸郑重地对景川侯曹震说道:“景川侯,我想你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

曹震先是一愣,然后又忙向朱桂拱了拱手,一脸恭敬地说道:“请殿下明示。”

朱桂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谁说我们汉人解决粮草问题就一定要靠农耕?你听说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故事吗?他令赵国人学习胡人的风俗和骑射,使得本来很弱小的赵国迅速强大,这么经典的案例我们为什么不学呢?

汉人难道就不可以放牧吗?汉人难道就不可以住在帐篷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吗?

你去传寡人的一道教令,今后凡是愿意来青海定居的汉人,每户给牛羊百头,令他们放牧为生。

另外,凡是屯驻在此地的军士,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也要兼职放牧,在这里就不要再把自己当成原来的汉人了,非要吃粮食喝茶叶,你们也可以吃肉喝奶酪。

最后,寡人这次攻破了拔都所部,获得了大量的妇女、俘虏,这些妇女就先紧着留守在青海的军士赏赐,俘虏也拨给你们一些,让他们帮你们放牧,如此一来,再加上种地打出来的粮食,你们的吃穿应该就够了,如果再不够,寡人还是会支持你们的。”

景川侯曹震听完这些话,心里不由地一振,这个王爷的心思也太活套了吧,不过,他说的也很有道理,谁说了汉人就只能种地,游牧民族就只能放牧。

现在,很多草原上适合农耕的地方也被那些游牧民族种上了地,以丰富他们的口粮,他们既然能种地,那汉人为何不能放牧呢?

朱桂的这个思路其实还是来自于邓爷爷的改革开放,谁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也有计划经济,那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不能有市场经济?

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听到朱桂的这个方略之后,景川侯曹震心里便更有底气了,若是按照朱桂提出的这个方法,将会解决屯驻青海的大军的很大一部分口粮,他肩膀上的担子也会轻很多。

朱桂见景川侯曹震听进去了,心里也轻松了一些,便正式下令,道:“景川侯,现在寡人命你留守青海。寡人会给你留下一万精锐骑兵,两万步军精甲,你要牢牢地镇守在这里,巩固我们的战斗成果,扫荡拔都的残余势力。”

对于朱桂的这个任命,景川侯曹震也早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青海刚刚平定,肯定是要留大军镇守的,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个大将除了他以为,朱桂还真找不出其他的人来。

曹震虽然上了岁数,但是建功立业的雄心仍然还在,忙向朱桂抱了一拳,道:“臣领命,请殿下放心,臣不会辜负殿下的嘱托。”

朱桂缓缓地点了点头,笑道:“寡人相信你的能力,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请先下去吧。好好准备留守工作。”

曹震确实没有别的事了,便又向朱桂抱拳行了一礼,道:“末将领命。”

曹震退下去之后,朱桂便又想着如何建设统治青海,自古以来,统治一个地方都要文武并用。

武力首先是基础,但是不能只靠武力,只靠武力的话第一容易引起内部的矛盾,第二容易使武将做大,难以控制,安史之乱和民国时期的军阀政治就是典型的例子。

所以,在安排景川侯曹震率大军留守的同时,朱桂还决定要派一些文官来管理地方事务。

北宋初年,宋太祖赵匡胤忧心忡忡地对宰相赵普说道:“现在节度使的权力太大,尾大不掉,该如何是好?”

不想赵普并没有太过为难,而是很简单的说出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地方上军政分开,节度使不得干预地方事务,所需的钱粮不得自行征调,而需由朝廷拨给,更不能干预地方上的干部任免。

如此以来,只要在钱粮一端卡主他们,那他们也就犹如婴儿需要母乳一般,乖乖地对朝廷俯首听命了。

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这个赵普虽然在历史上的名声不是太大,但是单从他给赵匡胤出的这个主意来看,他就是个有大才的人。

现在的朱桂也想效仿赵普的办法,在青海施行军政分开的制度,不仅派曹震等人分别守卫青海要地,将来还有派文官来管理这里的人口钱粮,以此来制约武将,如此以来,武将就没有坐大的机会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手里的文官还是比较少的,主要的还是王府的那群人,他们还都有别的事情,很明显是不够用的。

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得搞一些开科取士的制度,招揽一批文人了。

后世网上的一群人一听到文人便破口大骂,说是明朝末年的文官集团抱在一起对抗皇帝,不交税,这才使得大明走向了灭亡。

这完全就是扯淡,自己去翻一翻明熹宗实录和崇祯年编,那里面就有很多东林党人士提出增加商业税,来改善朝廷财政状况的记载,而且一加就是几百万两,不比魏公公的少。

文官贪污的确实多,但是也有不少报国的人士,自古以来,贪污都是免不了的,刘邦的手下就不贪污吗?自己翻翻《史记》看看他们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动不动就一掷千金去挥霍。

著名的宰相张苍只吃人奶,府里养了一百多个奶娘,这不是贪污得来的是什么?所以,贪污这个问题是历朝历代都无法避免的问题。

最新小说: 天降四个姐姐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风流村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盖世医神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