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轨之心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轨之心(1 / 1)

为什么人家不但没有亡国,反而江山稳固了几百年,而你就亡国了呢?

崇祯朝最大的问题就是两线作战,明朝在辽东投入的军费实在是太多了,财政根本供应不上,再加上袁崇焕死了之后明朝在辽东就没有打过什么像样的胜仗,这使得崇祯的财政更加雪上加霜。

打了败仗得花钱修城墙,招兵买马,发抚恤金,然后再打败仗,这都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了。

钱都用来买回城卷轴了,哪里还有钱去买装备?

当时,若是早听袁崇焕的与清朝议和,然后腾出经费来,着手解决内部问题,那明朝的江山还是可以稳固下去的。

唯一丢掉的,无非就是皇帝的面子罢了,只可惜,崇祯是个死要面子的人。

朱桂打算按照后世的区划,将青海划分为八个郡,除了最东面的三个郡已经有了朝廷的卫所和管理机构他不能插手之外,其他的五个郡他可以随意安插自己的人,就算是老朱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这毕竟是人家打下来的地盘。

身为皇帝也得讲理,也不能太鸡贼了,太鸡贼了的话,谁还愿意给你干活啊?

这样以来,朱桂的地盘就一下子扩大了五个郡,从原来的河西四郡,变成了现在的河西青海九郡,而且面积还扩大了好几倍。

但是,朱桂的实力并没有因此成倍的扩展,原因就是青海之地本来就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他虽然得到了不少的土地,但是并没有得到多少人口。

收编的军队也就是忽兰王妃的一万多人,另外还有几万拔都的战俘,这些人他可不敢都留在青海,要知道,留在青海的明军总共也就两万六千人左右,把这些人都留在青海,万一他们要是心怀不轨,搞一点事情,也是够当地的明军喝一壶的。

朱桂打算将忽兰所部的军队留下来四千人给曹震,让他凑个整数,然后将剩下的几万人都带到河西。

现在河西四郡所有的军户、军属、百姓加起来已经有了几十万人,消化他们几万人还是可以的。

再说了,寡人的田庄不需要劳动力吗?将来征讨关西七藩的时候,不需要这些精锐的蒙古勇士冲锋陷阵吗?

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朱桂突然想起来一个人,那就是青海原来的王妃忽兰,这个女人能防守海西城这么久,看来也是有些能力的,而且朱桂也是见过她的,长相身段都很不错,很符合他的胃口。

朱桂打算纳她为侧妃,这不仅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私欲,更是为了青海之地的长治久安。

游牧民族跟中原汉族的习俗不太一样,他们对母系一脉也是很重视的,忽兰出身于蒙古的大家族,有做过青海的王妃,朱桂若是能纳她为妃,那对青海蒙古对他的认同感增强是很有帮助的。

别的不说,就说后来的皇太极打败了林丹汗,然后纳了林丹汗的王妃为侧福晋,就成功招降了蒙古部落,此后的日子里,蒙古部落就彻底抛弃了明朝这个多年的老大哥,开始一心一意地跟着皇太极打明朝。

别人能够做到的,朱桂相信自己也能够做到,现成的例子摆在这里不用,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于是,朱桂便懒懒地斜靠在自己的座椅上,淡淡地说了一句,道:“穿青海王妃忽兰见驾。”

门外的亲兵不敢耽误,忙向朱桂抱拳应了一声“是”,然后便快速地离开,去传召青海王妃去了。

没过多久,忽兰便跟着朱桂的这名前来觐见朱桂,她这是第一次接受肃王的召见,为了能够在肃王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好打败之前的妮丝娜那个妖艳贱货,她来之前,还是略微整理打扮了一下的。

忽兰来到朱桂的大堂之后,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盈盈地跪倒在朱桂的跟前,叩头道:“臣忽兰叩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朱桂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便对身边的军士说道:“赐座。”

“谢殿下。”忽兰缓缓地站起身来,冲着朱桂嫣然一笑,然后便坐到了朱桂赏赐的座位上。

虽然朱桂是赐座,但是她还是不敢像朱桂一样,大大咧咧地坐到座位上,而是选择了跪坐,姿态很是恭敬。

朱桂定睛打量了一眼这个忽兰,见她果然是风采逼人,长着一张巴掌脸,身段也很火辣,再加上稍微上了点淡妆,便更加光彩夺目了。

这一波出兵不仅得到了五个郡的地盘和无数的战马牛羊,还收获了这么一个大美人,实在是不亏啊。

朱桂本来就是一个直男,并不懂得如何追求女人,再加上,他现在贵为藩王,更加用不着去追求女人,但凡是他在自己的封国里看上的女人,他都可以直接带走,追什么追啊,寡人用得着费这个劲吗?

于是,朱桂仔细地打量了忽兰几眼,便开口淡淡地说道:“忽兰,你今后愿意服侍寡人吗?”

忽兰一听这话不由地愣了一下,中原的男人都这么直接吗?她可是听说中原的男人们也很羞涩,在向自己喜欢的女人表白之前总是先绕几个圈子,然后再扯几句诗词歌赋。

怎么这个中原的肃王比他们草原的汉子还要直接?

不过,纳闷归纳闷,忽兰也知道,她现在除了跟了肃王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否则的话,肃王一生气,说不定就会把她发配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啃沙子,这样一来,她这一生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事关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万万不可大意,此时可不是矜持谦虚的时候,于是,忽兰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立即跪直身子,给朱桂磕了一个头,道:“启禀殿下。能够服侍殿下,是臣的荣幸。殿下救了臣的性命,臣愿意此生为奴为婢来报答殿下。”

朱桂对她这副乖巧恭顺的样子很是满意,便招了招手,示意她走过来,然后微微地笑道:“如此甚好,甚合寡人心意。你放心,你守城有力,足以证明你很有才能,再加上你献城有功,寡人是不会让你只做一个奴婢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寡人的侧妃,等寡人回到了甘州就正式册封你,并且昭告天下,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

没有哪个女人是不在乎名分的,嘴上说不在乎,那其实都是暂时没有那个实力,君不见后世的小三为了上位还无所不用其极,更何况是一个堂堂的侧妃之名分。

于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忽兰一开始还不敢相信,但是又见朱桂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蒙她,她心里便立即乐开了花,她生怕朱桂会后悔,

便立即跪在地上,给朱桂重重地磕了几个头,道:“臣妾谢王爷恩典,臣妾能够服侍王爷是臣妾三生有幸,臣妾一定尽心尽力服侍王爷,若违此誓,长生天不会放过臣妾。”

朱桂哈哈一笑,忙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寡人相信你的忠心,来,陪寡人喝两杯。”

忽兰抿嘴一笑,跪着蹭到朱桂的跟前,低了低头,道:“是,臣妾服侍王爷。”

朱桂没有再迟疑,便拥女入怀,喂了她一口酒,然后便带着自己这个新纳的侧妃开始饮食宴乐。

几日之后,朱桂安排好了青海的各项事宜,便准备在第二天返回甘州,他此次出兵,总共带了三万步军精甲和一万精锐骑兵,由于他出其不意地直捣黄龙,明军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朱桂经过仔细的权衡,便决定给景川侯曹震留下两万步军精甲和六千精锐骑兵,再加上忽兰部的四千骑兵,应该够他用了。

剩下的一万步军精甲和四千铁骑朱桂要带回甘州去,将来攻打关西七藩的时候还用得着。

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朱桂便搂着忽兰开始饮酒,实话实说,忽兰觉得跟着朱桂要比之前跟着罗丹汗更为快乐,因为罗丹汗毕竟都五十多了,她才二十出头,年龄差距太大。

而这个朱桂年纪和她差不多大,二人在一块更有共同语言,这几天天南海北的聊了很久,越聊越火热,忽兰甚至感叹命运的不公,

抱怨老天爷为什么不让她早点遇到朱桂,要是早点遇到朱桂的话,她就可以安安稳稳地给朱桂当一个妃子,不用经历这么多的周折了。

不过,有道是好饭不怕晚,虽然经历了不少波折和惊心动魄的事情,她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王爷,臣妾敬你一杯。”忽兰呵呵一笑,犹如黄莺一般好听,端着酒杯,递到了朱桂的唇边。

朱桂今天很高兴,已经喝了不少酒,也有一些微醺,但是,既然美人在怀,那多喝几杯也无所谓,便拿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捏了一下忽兰的小脸蛋儿,笑道:

“你这几日服侍寡人颇为用心。足见你对寡人的忠心,寡人已经想好了,你要是能为寡人诞下子嗣,寡人便封他做这青海之王。”

忽兰闻言不由地一惊,随后又大喜过望,她的儿子若是能做这青海之王,那她还有什么其他的奢望呢,忙放下酒杯,跪到朱桂的身边,叩头道:“臣妾谢王爷恩典。臣妾此生愿尽心尽力服侍王爷,以报答王爷的恩德。”

朱桂捏起她的下巴,将她的巴掌脸抬了起来,坏坏一笑,道:“好了,一辈子还很长,现在你得先给寡人生个儿子。”

说罢,便拥女入怀,要行周公之礼。

不想此时,门外的亲兵突然开口说道:“启禀殿下。青海王子达巴拉干求见。”

他来干什么?朱桂一脸无语,顿感扫兴不已,便推开忽兰,淡淡地说道:“宣他进来。”

朱桂和忽兰忙整理了一下衣衫,分别坐好,过不多久,达巴拉干便在亲兵的指引之下来到了朱桂的卧房。

见到朱桂之后,达巴拉干不敢均礼,忙学着中原人的礼仪对朱桂纳头便拜,道:“臣达巴拉干叩见肃王殿下,愿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个乳臭未干的混小子竟然打扰了寡人的好事,朱桂心里对他其实是很有意见的,但是,为了表现出大王的威德,他也不好当众发作出来,便板着脸,淡淡地说道:“达巴拉干,你深夜到此有什么事吗?”

达巴拉干抬眼看了一下朱桂,又看见了跪坐在朱桂身边,两腮微红的忽兰,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儿起来。

忽兰虽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也是他父汗的女人,现在却陪在这个人身边,他们干了什么事,不用说也能猜得到。

没想到我堂堂的青海蒙古部落竟然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达巴拉干触景生情,心里不由地一酸,但是,他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有任何反抗的本钱,便只能将这份苦楚憋在心里,又向朱桂行了一礼,道:“启禀殿下。

臣从小生活在青海,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愿意留在青海为殿下效力,请殿下恩准。”

朱桂一听这话,脸色不由地一寒,你小子本来是青海王子,现在想要留在青海,你想干什么?

这个要求朱桂不可能答应,而且还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便板起脸来训斥道:“达巴拉干,这句话是谁教给你说的?”

朱桂不是傻子,达巴拉干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估计也没有多少心计,不大可能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这番话多半是他的一些不安分的手下撺掇他说的。

达巴拉干见朱桂动了真怒,心里害怕极了,但是他又不肯说出那些人的名字,便愣在原地,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话。

忽兰刚听到达巴拉干的那句话时,心里也是一揪,这孩子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这话是要人命的不知道吗?

达巴拉干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是他们是一个派系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此忽兰也不忍心看着达巴拉干为了一句话而送命,或者是受到了朱桂严厉的惩罚。

最新小说: 岂言不相思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望眼欲穿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天价萌妻 势不可挡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