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召开会议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召开会议(1 / 1)

于是,见朱桂不高兴了,忽兰便立刻板起脸来,呵斥道:“达巴拉干,你这是什么意思?肃王殿下救了你的性命,现在又把你封到兰州去做一个指挥使,你难道还不知足吗?

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感谢肃王殿下的恩典,而不是在这里讨价还价,明白了吗?”

达巴拉干被忽兰一顿训斥,立即吓得呆若木鸡,跪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到达巴拉干的这份应变能力之后,朱桂便更加确定这番话是别人教他说的,这样的一个呆瓜是不大可能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的,除非他演的太像。

不过,朱桂也知道,自从罗丹汗死后,他们这一系的事务便暂时由忽兰打理,由此可见,这位罗丹汗的亲儿子水平也不怎么样,否则也不会让忽兰牢牢地抓住大权。

所以,他是个呆瓜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但是,不管他是真傻也好,还是假傻也罢,他的这个条件,朱桂都不可能答应,他一个青海的王子,本来在这一带就很有人望,要是把他留在这里,万一他要是生出异心来,那也会给当地的明军惹来不少麻烦。

于是,朱桂便将脸拉的更长,对达巴拉干怒目而视,狠狠地教训道:“达巴拉干,你记住,寡人不管这句话是谁教给你的,此事到此为止。寡人答应给你官做,自然不会食言,你到了兰州当一个三品指挥使,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生。

而且,按照我父皇的恩旨,指挥使是可以世袭的,你的后代也会得到你的荫庇,但是,你若是还不知足,妄想着在这一带称王称霸,那就不要怪寡人不客气了。

寡人杀了拔都那么多人,不在乎多你们几个,希望你回去告诉撺掇你的那些人,让他们仔细想清楚,好自为之!”

忽兰见朱桂动了真怒,生怕他一时生气杀了达巴拉干,连忙板起脸来呵斥道:“达巴拉干,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肃王救了你的性命,还给你官做,你为什么还要和那些有野心的人来往?

你若是因为谋反被杀了,这一辈子就会背上污名,你对得起你的父亲吗?你现在老老实实地去甘州上任还来得及,要是再敢有非分之想,我第一个不饶你!”

说句心里话,忽兰为了活命,将罗丹汗一辈子的基业都献给了朱桂,她自己也跟了朱桂,她的心里对罗丹汗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罗丹汗对她也不错。

因此,现在见到达巴拉干想要做傻事,她便果断地站出来阻止,若是能救的达巴拉干一命,她也算是报答了一些罗丹汗的恩典,自己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达巴拉干印象中第一次见忽兰对他如此发火,他虽然有些呆瓜,但是也知道自己这次是闯祸了,便忙跪在地上,向朱桂磕头赔罪道:“殿下饶命,臣只是一时糊涂。求殿下原谅臣一次,臣不再想要留在青海了,想要立即去兰州上任。”

朱桂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了他,否则的话,在天下人眼里他就是在杀降,将来就没有人愿意投降他了,因此教训一下也就行了。

现在见达巴拉干认了错,态度也很不错,朱桂心里也颇为高兴,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淡淡地说道:“你肯知错就改,悬崖勒马,寡人自然会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从今往后,老老实实地当我肃藩的臣子,老老实实地给寡人效力,寡人是不会亏待你的。

但是,这种事今后不准有下次,否则的话,你就不要在怪寡人对你不客气了。”

达巴拉干吓得心胆俱裂,忙跪在地上给朱桂磕头不止,道:“臣记住了,请殿下放心,臣以后再也不敢了。”

朱桂冷哼了一声,依旧板着脸说道:“行了,这次的事情寡人就不追究了。你先下去吧,明早就随着寡人启程去兰州。”

达巴拉干忙给朱桂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臣遵命,臣告退。”说罢,便老老实实地退出了殿外,而此时,他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湿透。

就在达巴拉干走后不久,朱桂将在门外的亲兵传唤进来,阴沉着脸,一字一字地说道:“去告诉景川侯曹震,今日有人撺掇达巴拉干谋反,你让他迅速查清楚这件事,这些人,除了达巴拉干之外,一律格杀勿论!”

那名亲兵一听说居然有人想要谋反,自然不敢大意,忙向朱桂抱了一拳,道:“是,小人遵命。”

随后,便转身出屋,飞一样的去找景川侯曹震传达朱桂的命令去了。

看到这一幕,忽兰吓出了一身冷汗,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王爷城府竟然如此之深,前一刻还其乐融融,后一刻就要把人家格杀勿论。

朱桂看到了忽兰的表情变化,给她拿了一个水果,微微笑道:“爱妃,你觉得寡人处置这件事处置的如何?”

平心而论,忽兰能够理解朱桂,谁愿意容留一个想要造反的人呢,要知道,古代的政治斗争都是很血腥的,一旦失败可不是下台这么简单了,那是要掉脑袋的,甚至还会赔上全家的性命。

所以,历代统治者对于想要造反的人士是不遗余力地去镇压的,朱桂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更何况,朱桂并没有做绝,好歹还留下来达巴拉干一条命,让她对罗丹汗有个交待。

于是,忽兰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接过了朱桂递来的水果,盈盈笑道:“王爷眼明手辣,臣妾十分佩服,对这种想要造反的人,就不该有任何的宽容,该杀就要杀。”

朱桂呵呵一笑,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道:“还是爱妃有见识。”说罢,又继续和忽兰开始了造人计划,不,是巩固青海统治的计划。

次日清晨,准备妥当的朱桂便带着忽兰和妮丝娜率领着一万多明军精锐,押送着拔都部的俘虏和战利品离开了海西城,向甘州凯旋班师。

临走之时,朱桂又向景川侯曹震强调了几点统治青海的要点,然后便带着大部队上路了。

回去的时候,没有前去打仗时的那么紧张,朱桂等人几乎是以观光的姿态回到了甘州城中。

朱桂没有将妮丝娜母子带到甘州,而是按照之前想好的计划,将他们安置在了山丹,让他们配合当地的明朝官员重建山丹军马场。

对此,妮丝娜自然是很失落的,但是,她现在是人家的俘虏,是没有资格讨价还价的,只能带着不甘和嫉妒的心情留在了山丹,盼望着朱桂能偶尔想起她来临幸她一次。

朱桂大胜拔都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肃藩,甘州城内,肃藩的大小文武官员听说朱桂凯旋归来,纷纷在李景隆的率领之下,来到了甘州的东门迎接。

见到朱桂的队伍之后,肃藩的大小文武官员纷纷下拜,道:“臣等叩见殿下,恭贺殿下凯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打了一个打胜仗,朱桂心情大爽,伸手虚扶了一下肃藩的众位臣工,道:“众位爱卿都起来吧。此次寡人能够取得青海大捷,离不开众位臣工在后方的支持。众位都有功劳,寡人一定会论功行赏。”

肃藩的众位臣工一听说有赏赐,心里自然高兴,又纷纷向朱桂下拜道:“臣等谢殿下。臣等虽肝脑涂地,不足以报殿下恩德之万一。”

朱桂对这些奉承话基本上早已经免疫了,微微一笑,道:“众爱卿平身吧。曹国公,寡人这次凯旋,带回来了九千蒙古骑兵,他们都是忽兰部的精锐,现着你将他们安置妥当,以备将来为寡人效力。

魏长史,寡人还带回来了数万名拔都部的俘虏,你暂时将他们安置在寡人的庄田里充当劳动力,若是发现其中却又骁勇善战者,报寡人批准,也可以擢选为骑兵。”

李景隆和魏延嗣纷纷站出班来,向朱桂作了一揖,道:“臣领命。”

拔都的部下也都是骁勇善战之徒,但是他们之前是敌人,现在朱桂还不能完全相信他们,所以暂时不能给他们武器,只是安排他们去种田。

朱桂的打算是,等他在扩展几万名汉军骑兵就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拔都的手下了,因为那个时候自己的基本盘已经很大了,不怕他们整什么幺蛾子。

现在,他手下的骑兵本来也就三万多人,又留给了景川侯曹震六千人,若是一下子编入太多的蒙古骑兵,万一要是有人煽动,容易出事。

扩军也不是盲目扩张,最为重要的是就是要把军队的控制权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现在只考虑编入忽兰所部剩下的九千人。

这九千人跟拔都有仇,跟关西七藩和瓦剌蒙古都没什么关系,又在朱桂的骑兵和步兵的控制之下,即便是有什么变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再将投降的士兵和蒙古的俘虏安排好之后,朱桂顿感一阵轻松,开怀一笑,道:“众位臣工,今天是咱们肃藩的大日子。寡人在打算晚上在临时王宫设宴宴请众位,还望众位臣工万勿推辞。”

有人请客吃饭自然是好事,肃藩的众位臣工纷纷向朱桂下拜道:“臣等谢过殿下。”

晚上时分,朱桂因为高兴又多喝了几杯,回到后宫的时候,已经又是微醺了。朱桂其实喜欢喝酒,有了高兴的事情,不喝几杯酒,实在是感觉缺少了什么,但是,他不喜欢酗酒,每次喝到微醺即止,不会让酒精去伤害他的身体。

回到后宫之后,多日不见丈夫的徐妙莐一见朱桂又喝了不少酒,心里老大不高兴,噘着嘴嘟囔了一句,道:“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王爷不是答应臣妾要少喝一些的吗?”

朱桂哈哈一笑,搂着忽兰娇嫩的肩膀,道:“今天高兴嘛,寡人一战便平定了青海,让我肃藩的领地足足扩大了五个郡,多喝几杯也无妨。”

说罢,又指着忽兰说道:“妙莐,寡人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忽兰。她原来是青海蒙古王罗丹汗的侧妃,现在已经率部归降了寡人,为了褒奖她的纳土归降之功,寡人决定纳她为侧妃,今后你们就是姐妹了,要好好的相处。”

徐妙莐和诗剑两个人看着这个长相颇为俏丽的蒙古王妃,心里老大不是滋味儿,这王爷打仗就打仗吧,怎么还打回来一个蒙古妃子,若是今后每打一仗就带回来一个妃子,那这后宫还能装下吗?

但是,既然王爷喜欢,那他作为王妃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讪讪一笑,道:“臣妾知道了,臣妾会好生照看她的。”

朱桂非常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忽兰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见过王妃,这是咱们肃藩的正妃,你们将来都得归她管,知道了吗?”

忽兰听到朱桂的这句话,不敢怠慢,忙跪倒在地上给徐妙莐行了一个大礼,恭恭敬敬地说道:“臣妾叩见王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徐妙莐笑了一下,一把将她扶了起来,道:“好了,以后就是姐妹了,不必多礼。今后你只要专心服侍好王爷就行了。”

安排好后宫事宜之后,朱桂又和大小老婆们玩了一会儿,便搂着徐妙莐困觉了。

没办法,出差第一天回来,肯定是要给老婆交公粮的。

几日之后,朱桂安排好了各项事宜之后,便召开了全体会议,开始商讨肃藩的下一步发展大计。

朱桂为了表示隆重,特意穿上了表示自己亲王身份的九章衮龙服,在接受了肃藩文武大臣的参拜之后,便一脸郑重地说道:“众位臣工,现在我肃藩征服了青海,实力上了一个台阶,但是同时也面临着很多问题。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发展肃藩,又该怎样巩固我们好不容易取得的果实,还请众位臣工畅所欲言。”

这时候,李景隆的位置是最为尴尬的,朱桂平定青海的消息也早已经传到了京城,朱元璋对此自然是龙颜大悦,直夸朱桂是西北柱石,还写了圣旨要给朱桂赏赐。

最新小说: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风流村事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都市之神帝驾到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天降四个姐姐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盖世医神